52小说网 > 网游之剑履山河 > 第209章 父子
    老父亲的谆谆教诲,听得楚言那叫一个尴尬,偏偏他还反驳不能,总感觉自家老爹说的是对的。

    “对了!”

    楚言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自己在江川找到了姑姑楚怀柔,这事本该之前就给老爹说的,奈何这段时间实在太忙,都给忘了。

    于是,他便将如何遇到这个所谓的“姑姑”,然后又将相认的过程无一遗漏的说给了父亲听。

    “当真叫楚怀柔?”

    楚怀远很激动,这么多年,总算是听到了关于家里人的消息,让他如何能不激动。

    “是的,而且她所说的信息,完全对的上号。”

    楚言又把姑姑和他说过家里发生的事,一一说给了父亲。

    “唉……悔不当初!”

    楚怀远心里愧疚么?

    那是肯定的,要不是他当初一意孤行,楚言那未曾谋面的爷爷奶奶也不会就这么早早去世。

    往事不堪回首,徒留一声叹息。

    楚怀远给楚言的记忆,一向是坚毅沉默的父亲形象,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看到父亲泪流满面一度哽咽到难以言语的一幕。

    这是一笔糊涂账!

    父亲做的对不对,这事轮不到他一个儿子来分辨,他只知道,这些都过去了,人总是要向前看,不能沉沦在往日的伤悲之中。

    况且,这个姑姑,咱到底是认还是不认?

    “你姑姑现在……过得怎么样?”

    楚怀远的声音沙哑,之前楚言虽然描述了楚怀柔的生活坏境,但终究是没有亲眼看到,他还是有些担心。

    楚言一时迟疑。

    要不要说出那个混账“姑父”的事情?

    这说到底只是姑姑的家事,更别说她肯定也不想让多年未见的哥哥得知自己这些年过得并不好,所以这事应不应该隐瞒,楚言有些犹豫。

    “算了,估计你也不清楚,问你也是白问。”

    楚怀远皱眉说道:“过两天,等你这次比赛结束有空了,咱们一起去你姑姑家看一看。不管如何,那终究是咱们家唯一的血亲,以后还得要多多来往才是。”

    怕是我那姑父得骂人!

    楚言一顿唏嘘,那天他可是见识过自己这混账姑父的丑陋面目,说真的他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想起这个姑姑,未尝没有厌烦的想法。

    他不讨厌这个姑姑,但想到她丈夫,瞬间就熄了打扰她的心思。

    父亲这般想法初衷是好的,但就怕好心干坏事,最后惹得那个姑父不悦,平白给姑姑增添烦恼。

    不过这事也不好说,他就算担心这个,也不能阻止自己父亲去见妹妹。只能到时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对方是个明事理的人,不然麻烦可不少。

    姑姑的事楚言不想再提,免得父亲想起故去的爷爷奶奶而感到伤心。于是他便换个话题,谈起了自己如今的事业。

    “你在打职业?”

    果然,自从姑姑给他说过父亲的往事后,楚言就知道父亲会在意这个事。

    瞅了瞅自家老爹的脸色,楚言一时有些惶恐不安。

    这老爹当年可也是个电竞职业选手,还因此惹怒了爷爷奶奶离家出走,闹得如今算是家破人亡,楚言不敢去想父亲会怎么看待自己。

    虽然担心,但楚言还是挑着好事说,给没玩过《天刀》的楚怀远解释什么是剑荡八荒,什么是太白。

    当他说出自己即将参加剑荡八荒国服总决赛争夺国服冠军后,楚言明显感觉到,楚怀远的脸色变了。

    “你……”

    犹豫片刻,楚怀远终究是个磊落的汉子,认可了楚言的努力:“你比我强!要是我当年能有你一半本事,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个下场……”

    “呃……”

    楚言脸一下就红透了,既感到开心又为父亲这话感到羞涩。

    他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夸赞,但被自己老爹说一句“你很强”,这就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摸了摸后脑勺,楚言很是谦虚地说道:“还好吧,其实我也不是真的就无敌了,只是在国服这个小池塘作威作福罢了。”

    “那就打出去证明自己。”

    楚怀远别看老了,但能做出离家出走打职业的家伙,那一身胆气自然不凡。

    “你小子做得很好,有我当年的风范。不过我可得警告你,我楚怀远的儿子,决不能是个外战软脚虾。”

    “你不是让我跟你去看什么世界总决赛嘛,既然都打出国门了,那就要打出咱们国人的自信来,那什么冠军奖杯……对了,你们这个冠军是……”

    楚言小声提醒道:“天下第一。”

    “对!就是这个天下第一,你能拿到我为你高兴,拿不到也没什么,但是千万不能给老子打个天下倒数第一,不然我饶不了你。”楚怀远恶狠狠地说道。

    楚言满头大汗。

    天下第一倒是有,问题是哪有天下倒数第一?不过老爹的担心纯属多余,他楚言就算再不济,起码也是上辈子的“三亚王”,没拿过天下第一,天下第二也是最差成绩,怎么可能拿天下倒数第一。

    况且,他这一次,就是奔着天下第一去的!

    上一世,剑荡八荒S1世界总决赛,他因为拿不出钱,老爹只能在家看了比赛转播。S2与S3倒是被他接到了比赛现场,但是他貌似都让父亲失望了。

    连续三年进入世界总决赛,连续三年国服冠军,连续三年天下第二……

    好吧,上一世他貌似就是老爹眼里的“外战软脚虾”。难怪上一世拿了那么多钱给老爹养老,结果还是不给他好脸色看。

    “这一次定然不同!”

    楚言攥紧双拳,誓要证明自己。

    不过说这些还太早了,老爹难得来一次江川,得带他好好玩玩。不过今天就算了,这都下午了,明天还有决赛,肯定要打完国服决赛才带老爹逛逛江川。

    “爸,你还没吃午饭吧?咱们出去吃。”

    楚言从沙发上提起外套,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楚怀远不想浪费钱,就摆了摆手:“出去吃什么,就在家里随便吃点。你挣钱也不容易,还在上学,又谈了个女朋友,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能省点是点。”

    你儿子缺这顿饭钱?

    楚言穿好衣服,觉得自己好像太低调了。这可不是个好习惯,回头就得给老爹看看自己的银行存款,他就不信还不能征服这糟老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