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网游之剑履山河 > 第206章 心魔
    “必不负重托。”

    虽是信心十足,但楚言未尝心里不曾打鼓。

    只不过在这么多师弟面前,他不好说出这种丧气话。送走叶妄回等人,这沉剑池畔便只剩他与江婉儿两人。

    “你怎么了?”

    常人只道江婉儿大大咧咧不似女儿身,殊不知她也是心思细腻缜密的女人,在凌云等人走后,她便发现楚言有些奇怪,不由出声问道。

    “有点不知所措吧……”

    没人陪练,楚言干脆就一屁股坐在了这雪地上。反正他已经穿上了北极星特制的虚拟舱内服,各种感知已是最低标准,即使是坐在冰天雪地的野外,也不会感觉到寒冷不适。

    对江婉儿的问题,他怅然一叹。

    “压力好大啊,这要是输了,还不得被骂死?”

    “你怕了?”

    江婉儿很奇怪,楚言一直给她一种自信爆棚,天老大他老二的感觉,居然有一天也会感到压力。

    要说压力,也不是今天才有,难道就因为这是决赛的关系?

    楚言看出了江婉儿的疑惑,轻轻点了点头。

    “若是寻常的比赛,输了也就输了。可这是决赛,国服剑荡八荒的总决赛。”

    “好吧。”

    这两者,是有些不同。

    之前的比赛,顶多算是个人胜负之争,还没上升到荣誉的层面。但这场比赛不同,胜者与败者,待遇天差地别,冠军与亚军虽然是一字之差,但享受到的好处可谓是一个天一个地。

    而且这也成为了太白与真武两个门派的角斗场,不管平时关系多差,但只要是太白玩家,相信都会期盼楚言夺冠。

    浅忆哪里,也是同样的。

    说两人身上肩负着各自门派的希望毫不夸张,胜利者荣耀加身万众瞩目,而败者就没这个好运了……

    虽然不至于人人唾弃,但也注定会在本门派玩家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们那么信任你,结果你还是输给了太白狗(绿毛龟)!我呸!

    从竞技这个词诞生开始,输与赢都是截然不同的两面。更何况,电子竞技没有亚军,输了就是输了。

    所有人都记得冠军是谁,长什么样,但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才记得亚军是谁。不得不说,这便是竞技输家的悲哀。

    楚言不想成为那样的输家,他要站在全世界数十亿玩家的巅峰,天下第一的虚名,只有他有资格染指!

    “你怕什么呀!要怕也是浅忆怕你好吧,换做是我,知道决赛的对手是一个从未赢过的家伙,肯定饭都吃不下了。”

    既然是开导楚言,那就不能让他继续胡思乱想。

    正如江婉儿所说,即使是有压力,他也没浅忆身上的压力大。那家伙可是一直没赢过楚言,偏偏又不能输,他才是这场比赛中压力最大的一人。

    浅忆么?

    楚言咧嘴一笑,这家伙估计也好不到哪去。不知道这次中海特训之旅,有没有把这家伙的心魔破除?

    要是没有破除心魔,那可就遭了呀。

    估计就连浅忆自己都没发现,他在面对楚言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不该有的失误和紧张。

    盛世俱乐部的教练组分析,这是因为浅忆太重视楚言,太想赢他,所以才会这么紧张,因此并没有当回事。

    甚至有分析师觉得,这反而是一件好事。浅忆重视楚言,那他就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败他的机会,这种重视很有必要。

    浅忆也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偶尔回想起自己跟楚言的几次交手,他总觉得有那么一点问题,但正如楚言猜测那般,他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

    楚言不记得这句话是谁说的了,反正挺适合用在他和浅忆身上的。

    浅忆把他当成“一生之敌”,知道他每一个操作习惯及战术想法。这也是盛世俱乐部高层,一致认为浅忆可以击败楚言登顶国服的关键原因。

    但同样的,浅忆了解楚言,甚至比了解自己老爹还多。但楚言也同样了解他,甚至知道他面对自己有一种魔障。

    什么魔障?

    用修道者的话来说,这就是浅忆修行之路上遇到的“心魔”。处理得好,从此修行一帆风顺。处理不当,怕是当场走火入魔化作灰灰散去。

    浅忆有心魔?

    这怕是连浅忆自己都不信,但楚言确信有这件事。

    赛场上,浅忆面对他的眼神做不得假,那是真的怕。

    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竟然会怕楚言,并畏如蛇蝎,战斗力大减并因此走入死循环。

    他一和楚言交手就打心底发怵,一身实力能发挥出八成都是老天保佑,这样的他赢不了楚言,一旦赢不了,那就会导致心魔加剧,愈发沉沦。

    “说人话行不?”

    江婉儿一听这套心魔论,简直头疼得要死。

    要不是知道楚言是无神论者,不信甚么神佛之流,估计她都得怀疑这家伙是哪个宗教的狂热信徒了。

    即使不是什么狂信徒,多半也是个中二少年,渴望修真逆天的中二病晚期。

    说什么浅忆心魔滋生,一身实力难以发挥,这不是扯淡嘛!

    就算是说浅忆有比赛恐惧症,都比这来得合理多,什么心魔论?江婉儿觉得这就是楚言这家伙自欺欺人的玩笑话。

    “你不信我?”

    楚言一脸无辜,别人不信他情有可原,可就连江婉儿也不信他,这就很让他受伤了。

    白了眼这家伙,江婉儿撇嘴道:“你说我不信,那我且问你,你这话自己信么?”

    真当老娘没读过书好糊弄啊?还浅忆对你有心魔,怎么不说浅忆是个受,暗自爱慕于你呢?

    “行吧……”

    或许是楚言也明白这套说辞难以说服江婉儿,换了个说法。

    “浅忆确实是对我有不知名的恐惧症,这一点别人都没发现,就我一个人发现了。”

    “你难道没看出,他在跟我交手中的实力水平,完全要低了一个档次么?如果不是对我有恐惧症,怎么会连本来实力都发挥不出?”

    “不一定啊!”

    江婉儿托腮故作沉思状:“说不定人家是真的喜欢你,故意放水的。”

    楚言:“……”

    没想到这妮子还有腐女的潜质!只是八卦自己的正牌男友真的好么?合适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