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网游之剑履山河 > 第190章 被灭门的五毒
    “老了,斗不过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艰难地从地上站起,在智脑给他恢复状态气血时,锅哥颓然地打字说道。

    虽然北极星对场外PY监管极其严苛,但并不限制场上交流,顶多就不能实时语音聊天,在当前地区频道发言还是没有阻碍的。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道出了锅哥无尽的颓然。

    他败了,败得很彻底。

    尽管自负实力不逊于年轻人,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确实反应跟不上意识了。若是年轻十岁,他有信心击败楚言,可惜他这不可能。

    不会被我打自闭了吧?

    楚言感觉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老实说锅哥在他看来确实是老了,已经过了他人生中最强势的年纪。但是他能闯入季后赛,证明他其实也不差,只是跟楚言这个变态比起来略逊一筹罢了。

    “……”

    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就打一串省略号吧!

    锅哥苦涩一笑,带着一丝期待,提起精神来。比赛还没有结束,他还不能轻言放弃。

    他还有机会的!一定有!

    十五分钟后,他再一次倒在地上,这一局他做得足够好了,种种细节都发挥到了当前极致,奈何楚言属实更强,在他面前锅哥完全找不到赢的机会,只能遗憾落败。

    BO3的比赛,在他输了两场后就已经结束了。

    锅哥倒在地上,完全不想起来。他做好了输的准备,本以为会在结果出来后释然接受,但真到了比赛结束,他才发现自己真的好难过。

    对不起!

    他闭上眼,默默对那些一路支持他的五毒玩家说了声抱歉。

    不是他不想替五毒继续走下去,而是他真的没有那个实力。一想到那些赛前期待的眼神,他心里就分外愧疚。

    “对不起,我似乎……搞砸了!”

    尽管小组赛还有三轮未战,但是连败两轮,他出线真的只剩下了一个可能。

    比赛结束的瞬间,他就收到了妻子发来的私信,三千恋红尘2:0击败了曲曲,豪取两连胜小组积分仅次于楚言位列第二。

    这就意味着,他出线的希望,只有三千恋红尘接下来三轮小组赛全败才可以。只要三千接下来三场小组赛赢了一场,而他即使接下来连赢三轮,也会因为胜负关系而无法出线。

    三千恋红尘连败三场?

    这似乎并不可能……

    瞧瞧三千接下来的对手吧,凌云、血煞、楚言!对上楚言三千或许会输,但是打别人肯定能赢,这出线名额,已经彻底没有他的份了。

    五毒……小组赛灭门!

    想到这个事实,身为国服五毒大弟子的锅哥,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脸,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观看这场比赛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种无言的悲凉,此刻好听就是好锅这个ID,不仅代表着他自己,还代表着国服千千万万的五毒玩家。

    可是这一刻,五毒止步小组赛……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但我个人觉得哈,锅哥尽力了!真的尽力了……希望这之后,大家不要埋怨锅哥,他做得足够好了,但是没办法……”

    锅哥不同于血煞,他给众人留下的印象一直都是一个老好人,他的粉丝都叫他“佛系五毒”,不管是解说还是普通路人,都很喜欢这位认真努力的“高龄”五毒大弟子。

    血煞也连败两轮失去了出线机会,但是没有人会去同情他,甚至神刀玩家也不会觉得自己门派被灭门有什么难以接受。

    这也是有原因的,血煞联盟尽管是国服数一数二的超级联盟,但是平日里可没少欺负普通玩家,这也导致不少人对血煞并无好感。

    但是,锅哥不同!

    这是一个值得所有人敬佩的选手,据说当时剑荡八荒选拔初赛,自称“老咸鱼”的锅哥不愿参与,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去打职业完全是自取其辱。

    但他是五毒大弟子,在五毒玩家的呼吁下,还是接受了这份邀请。

    “五毒需要一个排面!”

    就是这句话,让好听就是好锅一直坚持到现在,在五毒其他选手纷纷被淘汰而他晋级季后赛之后,他身上就等于负担起了五毒所有玩家的希望。

    他此刻的泣不成声,对一个已经三十六岁的大男人来说着实有些丢人,但他是真的觉得自己搞砸了一切,对不起身后那千千万万五毒玩家的期待眼神。

    楚言不会觉得锅哥此刻的情绪失控是丢人现眼,而是颇有时光倒流的感觉。

    上一世,他也有同样的压力。

    前世S1赛季,季后赛中唯有他一个太白,而太白玩家的数量有多少,他的压力就有多大。

    但他远比锅哥做得更好,他作为不被人看好的太白三弟子,逆势而起,绝杀一众大弟子,登顶国服,拿到了那把无锋之剑。更是成为国服一号种子,出国远征剑荡八荒S1世界总决赛,那一次,他以震撼世人的黑马姿态,在外媒“不敌外卡”的冷嘲热讽下,闯进了决赛。

    他是天下第二!他没有辜负太白玩家的期望!

    这一世,在他提前开发出告辞剑法后,太白玩家中实力新星不断涌现,他不用再一个人孤独地扛起太白战旗。但命运的改变,却让锅哥和血煞成为了那种可怜人。

    就在锅哥泪水滴落比武场时,一双不算白皙却很坚定的手向他伸了过来。

    他愕然抬起头,对上了楚言那对充满歉疚的眼神。

    他以为楚言是歉疚于淘汰五毒出局,殊不知楚言的歉疚,是在为改变的命运感到愧疚不安。

    若不是他这只小蝴蝶煽动翅膀,S1国服季后赛本应有两个五毒,但是因为他改变了很多,五毒本该晋级的二弟子在季前积分赛失利没能进入季后赛。

    这是楚言的愧疚,但锅哥不明白。

    他摇了摇头,示意楚言不必愧疚于比赛结果,拍拍屁股站起身来,白染的五毒大弟子专属服饰“舒音袍”衬托出他出尘的气质。

    就在两人即将传送出比赛地图时,他走上前拥抱了楚言。

    楚言愣神片刻,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个肩负同门师弟期待的男人,虽然都没说话,但已经理解了彼此的心意。

    “加油啊!”

    “你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