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网游之剑履山河 > 第181章 充最多的钱,挨最毒的打!
    “心疼血煞,又双叒叕倒在了太白狗的剑下!”

    “这是第几次了?”

    “充最多的钱,挨最毒的打!血煞真乃吾辈楷模!”

    “血老板还是天真啊!要是用提功力的钱去贿赂楚言,小组第一还不是妥妥的安排上!”

    “楼上的计划我觉得可行!”

    “+1!”

    可能在普通观众眼中,这场比赛的结果早已注定,除了遗憾血煞没有爆冷外,就没有别的情绪了。还在比赛开始前,他们就明白血煞不可能会是楚言的对手。相信血煞能创造奇迹的,除了他的死忠粉外,就只剩下血煞联盟那些帮众了。

    但在血煞眼中,这就像天塌了一般难以接受。

    凭什么啊!!

    我特么充了那么多钱,难道是白充的么?就算我技术再差,在这么多钱的帮助下起码也能过两招吧?

    为什么一下就没了……

    小组赛第一场结束,小红帽感慨良多地说道:“诶柚子,你有没有觉得,这场比赛像是楚言压了血煞700功力,而不是血煞压了楚言700点功力?”

    明明是占据属性优势的一方,却被对面打成死狗,这就好像逆转了双方的功力一样不可思议。

    纵然小红帽是楚言的粉丝,也觉得楚言赢的这么轻松很不可思议。

    赢的太顺了,毫无波澜起伏。

    血煞比楚言多的700点功力,就好像不存在一般,愣是让她没看明白。

    柚子笑了笑:“不能这么说啊,起码我感觉血煞的伤害确实上升了,只是楚言躲了太多伤害,所以没有体现出来。就血煞这个面板,楚言如果吃了一个狂风刀,估计血量直接就要掉落20%以上!”

    楚言赞同这个说法。

    血煞的钱确实不是白花的,若不是他全程破定不断,可能技能打在血煞身上都只会冒白色伤害数字,不痛不痒。但即使是破定后输出,他全场也没打出几个暴击。

    这对主会心属性的太白来说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要知道太白的会心加成几乎是全门派最高的职业,一般来说太白的暴击会心总是不会少的,但这次确实没出几个会心暴击。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楚言也明白其中的原因。

    血煞大概带了一整套金色地势棱石,内、外功防御和韧劲高到可怕,若是换另一个属性不好的太白来打,估计狗牙都得蹦碎一地,根本咬不动血煞这层龟壳。

    想到这,楚言对集齐一整套金色砭石的渴望更高了。

    血煞已经成为国服第一位集齐全套金色砭石的职业选手了,虽然花了很大代价,但是可以预想到,以后这种选手只会越来越多。当别人都带着一整套金色砭石时,若他还用着紫色砭石,肯定要吃大亏的。

    而且谁都觉得血煞是国服属性最好的人,但楚言却不这样认为。

    浅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前世的S1国服冠亚军争夺战中,浅忆就已经拥有了一套专属金色砭石套装,让当时还在用紫色砭石的他吃了很大亏。

    虽然大家都在说李白清现在没有给盛世俱乐部输血,全心全力在搞联盟。但是这种首富公子哥,手里随便流出一点钱,就足够浅忆打造最完美的角色属性了。

    楚言想起了今天比赛前,他的专属游戏商人孟朗跟他说的事。

    “血煞这么一搞,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楚言你知不知道,今天的金色砭石,在拍卖行都卖出一千万金一颗的天价了,这特么换成软妹币都有好几百万了!”

    “在哄抢游戏物资的应该是有两方人马,其中一方是血煞,另一方不清楚,对面开了很多马甲身份掩藏很好。”

    在血煞发了疯开始猛砸钱哄抬游戏物价时,居然还有另一方人马在浑水摸鱼偷偷收购游戏物资!虽然对方隐藏很深,但还是被孟朗发现了。

    考虑到这个消息可能会帮到楚言,孟朗第一时间就告诉了他。

    其实楚言也有自己的猜测,血煞搅浑水,暗中砸钱的另一方是谁他也心里有数。

    不过知道归知道,他也没做出什么应对措施。

    现在正值季后赛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季后赛结束后,每个服务器的冠亚军角色数据都将陷入冻结调入线下比赛服,所以这段时间会有人偷偷搞属性他是清楚的。他也想搞啊,但是一听金色砭石已经涨到了几百万一颗他就打起了退堂鼓。

    一颗砭石几百万软妹币,这哪个家庭顶得住?

    他可不是李白清和血煞那种视金钱如粪土的超级土豪,对花这么多钱只为提高自己一点角色属性的事他可干不来。

    再说了,上辈子他比现在更惨,那时候他经脉中可是一颗金色砭石都没有的!全是紫色砭石,一点金光都没有。唯一的金色砭石,还是江婉儿发动帮众集资给他购买用来突破心法的。但即使如此,他不也照样打下了天下第二么!

    上辈子那么惨都能逆势而起,楚言不相信自己这辈子还会更差!

    那时条件那么差,为了一颗用来突破心法的金色砭石还得发动帮众给他众筹购买,装备坏了也舍不得修,每天上线拼命缉拿暗杀,只是为了省点钱去多提一点功力让自己不被那些大佬甩开太远。楚言还记得世界总决赛开幕前的几天,他还在为去线下的机票钱发愁,若不是北极星大方地承包了全部参赛选手的食宿机票,他这个S1国服冠军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因出不起机票钱而缺席世界总决赛的选手。

    “加油!你是最棒的!”那一日机场外,楚言所有的同学都来了,为他送行加油。

    楚言还记得那是当年的第一场雪,室外气温很低,小脸红扑扑的江婉儿,红着脸给他送了一个暖宝宝,让他多注意保暖别冻坏了……

    明明现在条件更好,天下第一的虚名就在眼前,却为什么笑着笑着就哭了?

    从比赛位面出来,看着空空荡荡的联盟驻地,楚言失落地想道。

    “我是不是做错了?”

    反正没人,楚言一屁股坐在驻地冰冷的青石台阶上,看着钱塘天边消退的晚霞,不禁思考起了自己重生以来的努力到底有没有意义。

    为了那个天下第一的执念,他似乎忽略了身边很多风景,也忽略了那个最重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