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网游之剑履山河 > 第157章 一场游戏一场梦!
    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江婉儿平时不是在游戏里忙活,就是在学校忙活,想见个面都很难,更别提和她培养感情提升好感度了。

    而且就算楚言死皮赖脸的凑上去,也会被她推开。楚言也是实在没办法,才出此下策的。

    为了制造这么一个独处的机会,他牺牲多大啊!

    “你带伞了么?”江婉儿回头问道。

    他们现在是在休息室外的过道上,敞开的大门外,淅淅沥沥的雨滴落下,溅起无数水花。桌上摆放的鲜花,被这场雨毁得美丽不在。

    楚言问道:“你是要回家么?”

    她微微点头:“嗯。”

    “我送你吧。”

    没伞怎么办,可以问别人借啊!这栋楼那么多人,总会有一把伞的。就算有人跟他们一样没带伞,这里离宿舍也不远,去取一趟也不会耽搁太久。

    幸好有个学美术的姑娘害怕被太阳晒黑带了伞,不然楚言真就得跑一趟宿舍楼了。

    不过他借到伞还是想不通,那姑娘本就挺黑的,为什么还要带伞怕被晒黑呢?

    想不通……

    楚言机智的只借了一把伞,对江婉儿问他为什么不多借一把的问题充耳不闻,执意要送她回家。

    毕竟是用来遮阳的伞,主人还是个娇小玲珑的妹子,这伞能遮挡的面积极为有限。挡住江婉儿全身后,楚言就只能露出一半身子淋雨了。

    哒哒!

    走在江大新老教学楼之间的小道上,除了脚步声,剩下的就是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声音了。

    “你最近……还好吗?”

    江婉儿的身体不好,楚言知道她一直在服用药物,俗话说是药三分毒,他也很担心江婉儿。

    “没事的,医生说移植很成功,我已经痊愈了。”

    谈起自己的病,江婉儿就显得很低落,似乎还在芥蒂楚言为她提供医疗费这件事。

    楚言知道这个问题早晚都得解决,索性坦白道:“你不必觉得亏欠我什么,我只是做了我应做的事。而且你也知道,我不差那点钱。”

    他有意淡化这件事对江婉儿的影响,甚至故意用轻松地语气说自己不差钱。这一切都是为了能让江婉儿少些心里负担,不要老是觉得她亏欠他什么。

    “楚言。”

    “嗯?”

    “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

    她似乎为这个问题纠结了很久,问出来的瞬间停下脚步,侧过脸对着楚言,眼神复杂。

    “因为我喜欢你啊!为喜欢的女神付出一切,这不是一个合格舔狗应该做的么?”楚言耸耸肩说道。

    “骗子!”

    江婉儿撇嘴道:“我很认真的在问你,麻烦你不要用这种话来敷衍我!还有啊,什么前世今生的话就不要说了,你觉得我会信?”

    “别问,问就是我爱你!”

    江婉儿怔住片刻,待看到楚言脸上那抹戏谑后才反应过来这是楚言的调侃。

    “你啊……”

    揉了揉眉心,江婉儿很无语地说道:“有时候真的看不懂你,整天嘻嘻哈哈的,也不知道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

    “我对你说的,都是真话。”

    楚言一副“我很诚实”的表情,把胸口拍得砰砰响:“你要相信你最忠实的舔狗!”

    “你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就像……”

    江婉儿似乎没找到合适的形容词,沉思片刻后才缓缓说道:“就像是一夜之间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我的印象中,你并不是这样的性格……”

    难道她看出了什么?楚言心惊不已。

    他的变化,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得见。但别人顶多会说楚言最近变得开朗爱笑了,江婉儿是第一个说他像变了一个人的。

    女人都这么厉害么?

    老实说楚言已经在尽力模仿以前自己的行事风格了,目的就是不让人觉得异常。但做事风格可以模仿,性格怎么模仿?

    三年前的楚言,跟三年后的楚言,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性格。哪怕他再怎么努力适应,也不可能不露出一点破绽来。

    没有接触天刀前,楚言是一个沉默寡言,性格冷淡的怪咖。接触天刀后,尤其是经历过三届剑荡八荒的风雨浮沉,他性格变得更加开朗圆滑,这是从底子上的改变,他不可能立马变成以前的性格。

    “大概是跟我做的一个梦有关吧……”楚言怅然道。

    “什么梦?”

    “我上次没说完的梦,你要听么?”

    “说说吧。”

    刚才不是说不想听么?怎么现在又想听了?

    这女人的心思真难猜!

    楚言琢磨不透,缓缓开口说道:“那是一个关于未来的梦,故事太长我就挑重点说吧。”

    “梦中,我接触到了天刀,加入了太白,拜了一个很笨很笨的同门师傅,她是个喜欢梳双马尾的死傲娇,口是心非那种。现实中和我一个班,挺漂亮的……”

    江婉儿扭头:“有我漂亮么?”

    诶你这么问就没意思了!

    傻子都能听出楚言说的就是她本人,这女人攀比美貌很正常,但你和自己比有什么意思?

    虽然对打断自己回忆的江婉儿满腔腹诽,楚言还是舔着脸说道:“你比她漂亮!”

    “嗯,你继续!”江婉儿得到满意答复,示意楚言继续说。

    楚言接上回忆片段,脸上挂满了笑容:“她比我先入游戏,对我很好,会带我去九华吃一个NPC厨神蒸的包子,会教我太白对阵各大门派的打法连招,会在我发春想女人的时候告诉我女人都是老虎……”

    “……”

    楚言比划着说道:“就是各种对我好,这你能懂吧?”

    “嗯,你继续。”

    “我这其实也算师徒恋了,我不否认我喜欢她,她没表露过态度,但我觉得,她也是喜欢我的,只是碍于脸皮不好意思说出口。”楚言摸着下巴说道。

    “不一定是喜欢你才对你好啊!”

    江婉儿听不下去了,打断道:“我觉得你那师傅可能是听了一句话,所以才会对你好的。”

    “什么话?”

    江婉儿一字一顿地说道:“请善待身边每一只单身狗!”

    楚言差点没被这话气死,闷声闷气地回道:“你能听完再插嘴么?她后来都亲口承认喜欢我了,你这个设想并不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