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网游之剑履山河 > 第141章 糟心事!
    上了楼,楚言先是替孟晚晚把门给锁上,回家换下身上沾染污渍的衣服,然后带上银行卡与身份证,关上门匆匆赶往医院。

    江川仁和医院,这已经是楚言第二次来这个鬼地方了。

    上一次来,还是他强拉着江婉儿来做检查。这一次,只是为了救一个陌生人。

    在急救室的门口,楚言找到了蹲在地上无助可怜的孟晚晚,一阵低沉的抽噎声传入耳中,令他有些心疼。

    “别哭,会没事的。”

    楚言把哭成小花猫的孟晚晚扶起,让她坐在墙角的排椅上,然后取了她家的钥匙还给她。

    “门我给你带上了,钥匙你拿好。你爸妈联系了么?他们什么时候到?”

    闻言小姑娘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呜咽道:“我……我爸妈不在了……”

    不在了?

    楚言晃神片刻,然后充满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这样。那你们还有别的亲戚朋友么?或者是你哥哥的朋友?”

    “没有了……”

    小姑娘哽咽道:“家里就我跟我哥两个人,他的朋友我都不认识……”

    是这样么。

    楚言惊讶之余,莫名也很心疼这对兄妹。

    孟晚晚的口音带有西南特有的味道,具体老家是哪楚言听不出来,但是可以肯定这两兄妹并不是江川本地人。

    双亲离世,一对兄妹艰难生存于异乡,其中苦涩楚言也可以想象得到。

    “先别哭了,跟我说说你哥好好的为什么要自杀?”

    小姑娘哭得令人心疼,楚言不忍让她情绪崩溃,递上纸巾让她擦干眼泪,询问起了他最关注的事情。

    孟晚晚与哥哥住在他隔壁,按照江岸小区目前的房价来看,两兄妹经济情况应该也不会太差。而且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租的,能承担起这份租金,她哥哥也不会因为经济问题而自杀。

    不可能是租的房子!

    楚言买房时中介说过一件事,那就是江岸小区住户入住率很高,用于出租的房子不多。而且孟晚晚身上的校服,是江大附属一中的校服,这可是一所门槛极高的学校,学费昂贵又岂是一般家庭承受得起的?

    “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昨晚我哥跟我嫂子吵了一架,然后我嫂子昨晚就走了,我哥今天也没去上班,我中午放学回来就看到他倒在沙发上了……”

    “你嫂子?”

    楚言像个侦探般敏锐地察觉了不对,昨晚吵架并且她嫂子还走了,第二天他哥就自杀,这其中要是没关系楚言直播吃屎。

    孟晚晚的嫂子是关键人物!

    “那你嫂子联系了么?她怎么说?会不会过来?”

    孟晚晚点了点头:“她说她马上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到。”

    “那就等她来了再说,这事十有八九跟你嫂子有关系。”

    孟晚晚啥也不知道,楚言问她也是白问,既然如此,还不如等她嫂子来了再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名侦探楚言根据目前掌握的线索,首先排除了经济问题,又因为孟晚晚说昨晚她哥与她嫂子发生了争执,所以他哥自杀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感情。

    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痴人……

    假如真是他猜测这样,那孟晚晚这个哥哥也太不称职了。即使再怎么喜欢一个人,也不能轻易放弃生命,这又不是无牵无挂的孤家寡人,下面还有个妹妹呢!

    急救室的红灯一直亮着,也没见有人从中走出来,大概等了有半小时,孟晚晚的嫂子才赶到医院。

    这是个精致的女人,楚言见到她的第一眼,便得出了这个结论。

    从她手上价值不菲的皮包,脖颈间明晃晃的项链就能看出,这女人不像是个很会过日子的。

    “嫂子……”

    孟晚晚问候的话被她粗暴打断:“别这么叫我,我和你哥已经离了,现在我可不是你嫂子了。”

    “你哥什么情况?”

    “你旁边这男的是谁?你背着你哥找的男朋友?眼光不错啊孟晚晚,我记得这不是那谁……楚言对吧?”

    “你认识我?”楚言指着自己问道。

    老实说这女人给他的第一印象极差,没有礼貌不说,还很轻浮说话不过脑子。

    他也是服了孟晚晚他哥,要是为一个贤惠老婆要死要活也就罢了,为这种女人要死要活真是……瞎了眼。

    “那可不!你不是天天上新闻么,大名人没想到你居然是孟晚晚的男朋友,我还真是没想到。”

    “他不是……”

    “我只是恰好住在隔壁,别乱想那些有的没的。我问你,昨天晚上你和孟晚晚他哥到底发生了什么?”楚言皱眉问道。

    她冷笑道:“不就是两口子吵架闹离婚嘛,怎么你也管这事?我真是想不明白了,大家好聚好散多简单的事,还整这一出……”

    “就你说的这么简单?”

    楚言感觉她在糊弄自己,如果真是这么简单,那正在抢救的那个男人也不会闹得要自杀。

    她在隐瞒些什么!

    终究只是个外人,楚言也不好询问些两口子之间矛盾,他也没那个立场干涉,只得悻悻作罢。

    “都怪你!”

    孟晚晚恨恨地说道:“昨天晚上我都听到了,你偷偷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还跟你的上司好上了。你这个坏女人,要不是你这么做,我哥也不会这样!”

    卧槽,这女人这么渣?

    特么打胎不跟丈夫说,还婚内出轨上司?看不出啊,这女人还真是有够恶心的。

    “那又如何?那是我怀的孩子,我有权决定如何处置。”

    她丝毫没有羞耻心,还振振有词地说道:“你哥就是个没用的废物,早上还痛痛快快跟我去办离婚手续,中午就后悔了,复合被我拒绝了还搞这一出?这是吓唬谁呢?要不是念及往日的情份,我都不想来。”

    “够了!你走!你走啊!”

    孟晚晚彻底被激怒了,站起来像只发怒的雌狮冲冒犯她的人发泄。

    那女人瞥了眼楚言,似乎是顾忌他的影响力不想把事搞大,转身便走,毫不拖泥带水。

    来了不到十分钟,双方不欢而散。楚言安抚住生气的孟晚晚,也为这事感觉糟心不已。

    这都什么人啊!

    孟晚晚他哥是被猪油蒙了心吧,这种女人离了也就离了,闹成这样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