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网游之剑履山河 > 第68章 怎么舍得你离开?
    “根据检验报告,患者血象中白细胞异常增高,同时伴有贫血、乏力、盗汗等并发症状……已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可考虑采用诱导化疗缓解病情……”

    当血液科主治医师用冰冷的语气宣读出结论后,一向喜形于色没个正行的江婉儿,罕见地怔住了。

    白血病?

    我怎么可能会患上白血病?

    对于医生叙述的一系列专业术语她不甚理解,但她还是听懂了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

    她有些接受不了。

    “医生我身体很好的!我每天都坚持锻炼,我……”

    见她情绪似乎有些不太稳定,医生出言安慰道:“不要担心,现代医学发展至今,血癌也早已不是什么不治之症。你这个病情还不是很严重,化疗一两次,然后缓解病情之后就可以考虑移植造血干细胞了。”

    “真的么?”

    仿佛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江婉儿发红的双眼充满渴求地盯住医生,想从他口中,得到一个确切的答复。

    医生合拢检查报告单,微笑着说道:“真的!”

    “十几年前,我们的医学界就已经突破了人工培植造血干细胞的工程,可以根据每一个患者的需要,培植最完美的造血干细胞。你完全没必要担心……”

    “我能问问这个移植需要多少钱么?”江婉儿双手聚拢在桌前,充满忐忑地问道。

    “这个你要做好准备,人工造血干细胞并不代表成本低廉。只是比采用志愿者骨髓移植更加符合患者需求,也相对减少一些术后并发症……这个移植,少说也要四五十万吧……”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江婉儿就已经崩溃了。

    她双手无力地搭在原木办公桌上,双眼放空,满脑子都回荡着这个震慑人心的数字。

    四五十万?

    楚言见状不好,跟医生说了句抱歉后,立刻拉着江婉儿来到外面走廊里的休息区。

    “没事没事!你别担心,病能治好就行……”

    楚言的安慰没有起到效果,反而更让江婉儿感到绝望。

    “我是不是死定了……”

    楚言紧紧握住她颤抖的双手,吹了一口热气,语气坚定地说道:“病可以治!钱的事我来想办法!你会没事的,相信我!”

    “你凭什么啊?”

    江婉儿突然暴躁,像一只被激怒的母狮,冲楚言脸上猛扇一巴掌,喝问道:“楚言!我跟你很熟吗?你以为你是谁?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说完,突然暴走的江婉儿转身离开,留下呆滞的楚言蹲在原地。

    是我管太多了么?

    楚言觉得自己总是不自觉代入了前世的身份,总想以爱人的身份去呵护她,结果却忘了,在这个时空,他们只是互相谈得来的同学。

    对一个同学,他的关心就显得有点多余了。

    江婉儿之所以生气,或许也是觉得楚言管得太宽,亦或者是刚才那一句话令她反感。但不管怎么说,楚言都做错了。

    “算我自作多情了,不过这件事我不能不管。”

    楚言揉了揉生疼的右脸,在身旁护士长一副看渣男的眼神中,快步追上了离开的江婉儿。

    江婉儿的家庭情况楚言很清楚,父母早逝,跟着叔叔一家生活。只凭她那做市政绿化的叔叔,肯定是没法负担起这笔医疗费的。

    必须得管!

    他发誓,自己永远也忘不掉,前世他去见婉儿最后一面时,对她许下的承诺。

    说好的等我一个天下第一,你怎么可以先走?

    奔跑在大理石铺就的走廊上,沉重的脚步回响声中,那梦魇的一幕再度浮上心头。

    ……

    那是剑荡八荒S2赛季末,世界总决赛正在如火如荼地举行。

    作为华夏国服冠军,楚言不负众望通过了小组赛,淘汰了欧服的冰雹,进入最后的决赛,与美服的查理,竞争最后的天下第一!

    “这天下第一的虚名,我太白要了!”

    经历了S1赛季的挫败,无数人纷纷看好S2卷土重来的楚言,在门派职业克制的情况下,许多人甚至已经提前庆祝起了国服的第一个天下第一。

    全球媒体,都认为S2异军突起的查理,不会是楚言的对手。

    毕竟楚言已经在S1赛季证明了自己,虽然没能战胜Calm只拿了天下第二,但实力有目共睹。而查理作为一个神刀玩家,且不说神刀面对太白的职业弱势,单看他小组赛的战绩,就能发现他打得异常吃力。

    若不是最后300血险胜一手日服的石岛,恐怕也难以晋级决赛。

    然而就在楚言志得意满之时,失联多日的江婉儿,给他发来了一条消息。

    “楚言,对不起……”

    还不清楚江婉儿病情的楚言,迷迷糊糊地找人解答疑惑。通过江婉儿在学校唯一的闺蜜唐诗音,楚言总算知道了一切。

    原来,一直在他面前装得古灵精怪的笨蛋师傅,早就检查出了绝症。

    因为不想让唯一的叔叔担心,或者是不想给周围人造成什么负担,她选择了向所有人隐瞒自己的病情。

    可能她也知道,就算向叔叔坦白了病情,还要负担两个堂弟大学学费的叔叔,也没法帮她解决动辄数十万的医疗费。

    楚言怔住了。

    他顾不得晚上即将开始的S2世界总决赛,也顾不得什么天下第一的虚名,他开着车,连闯18个红灯,找到了唐诗音说的医院。

    在重症监护室,他见到了面无血色,身上插满各种医疗仪器的江婉儿。

    很幸运,那一刻她醒着。

    她见到被护士领入病房的楚言,像是惊讶地眨了眨眼,然后露出了微笑。

    “为什么不告诉我?”楚言如一头发疯的猛兽,抓住病床的护栏充满悲痛地问道。

    “你……你还要比赛……”

    她的声音细若游丝,仿佛梦中呓语一般低不可闻。

    但楚言听清了。

    他哭了。

    那是他第一次为一个女孩子流泪,眼泪很咸,充满了悔恨。

    “为什么会这样?我还没向你告白,你还没答应做我女朋友……”

    “其实……你知道吗?”

    江婉儿面带微笑:“我真的很想答应你啊,可我自己这个情况,又怎么敢答应呢……楚言!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道歉?”

    “护士!护士!”

    楚言叫来护士,询问江婉儿的病情。

    得知她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后,这个论剑场所向披靡,被誉为国服战神的男人,哭得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别哭啦!我听护士说,晚上有决赛呢……”

    “咳咳……”

    江婉儿仿佛回光返照,脸上充满着天使般洋溢美好的微笑,冲他伸出了尾指。

    “你会是天下第一,对么?”

    这是她最后的愿望,楚言怎么忍心置之不顾?

    “我答应你!拉勾!”

    他抹去泪水,伸出食指勾住她颤颤悠悠的尾指,低下头在她额头轻吻一口,开口说道。

    “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