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网游之剑履山河 > 第38章 军训结束!
    “开局有点炸……”

    楚言眉毛皱成一团,思考着破局之法。

    苍龙撞上善着实是一个不该犯的错误,特别是在寄托于苍龙抢先手的情况下,不光先手没拿到,还被浅忆逼出一个鹰扬诀,大概这就是传说中堪比开局背水的血崩局吧。

    现在楚言手里还捏有无痕剑意及后跳解控,按理来说不应该如此被动。

    但问题是。

    他和浅忆装备都未成型,血量浅忆甚至比他还高了一千点。

    这种前提下,他开局血崩,被打了半血,剩下的血量甚至抗不了半套技能。

    如果是按照楚言前世的论剑打法,这种前期就血崩的开局,他一般都是直接自断重排下一把的。

    可楚言现在并不想放弃,浅忆这个碧池前脚刚放完狠话,转眼他就自断?

    不能让他得意!

    比武场内,两人互相放一些小技能进行试探,谁也没敢第一时间冒进。

    楚言不断用CD时间较短的回风落雁及雨落云飞回复剑意,浅忆则是在等一波抓道生一剑突进的机会。

    “要把他离渊骗出来啊!”

    浅忆大概是吃过了亏,这一局离渊捏得紧紧的,到目前还没交出一次。

    不把离渊骗出来,哪怕楚言成功拿下先手,回头还是会被浅忆离渊罩住原地莽死。

    骗离渊?

    这可是一个高难度操作。

    “这个距离他苍龙戳不到我!”自从在楚言手上吃过亏后,浅忆背后的盛世俱乐部就为他准备了各门派的技能情报。

    苍龙出水18米!

    浅忆滑步的位置距离楚言足足有二十多米,他很放心地等一个道生,丝毫不担心对面的楚言会突然苍龙过来突他。

    很快,道生一剑CD结束,浅忆直接划破虚空揪起角落的楚言,砍下一剑。

    [-678]

    道生时间结束,就在浅忆准备秒接五连驱影时,被道生一剑送入空中的楚言还在低空状态下,用出了满剑意的飞燕逐月。

    “假的吧?你都没落地!”

    能在低空状态释放的“云体”效果都不懂,楚言懒得跟浅忆这个家伙解释说明了。

    满剑意的飞燕逐月具有一定的压制效果,转眼节奏就来到了楚言手中。

    浅忆不甘心,原地离渊。

    充满道家真意的阵法出现在浅忆脚下,这个离渊空了!

    提前预判一手的楚言翻滚到身后,通过翻滚主动取消了飞燕逐月的技能释放状态,躲过了这个险之又险的离渊罩子!

    说是预判有点假,其实就是在浅忆放出离渊的一刹那,楚言取消了飞燕逐月并且使用轻功微风抚柳翻滚离开了离渊控制区域。

    这个反应时间极短,约莫只有0.5秒的时间。

    离渊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顺发技能,他有短暂到不可差距的蓄力准备时间。

    这个蓄力时间大概是0.5秒左右!

    楚言抓住了这个机会,骗出了浅忆的离渊!

    只剩1400多血的楚言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立刻隔空小点穴浅忆,然后雨落一段起手!

    苍龙出水!

    转身,劈下二段!

    [-2122]

    神龙摆尾!梦幻一般的伤害!

    雨落云飞二段因为苍龙出水的效果,增加了50%的技能伤害。同时又因为雨落云飞二段只命中一人,额外附加一个势沉效果,再度增加50%伤害。

    之前的飞燕逐月破除了浅忆身上的定力,出了会心一击!

    这个伤害数值,简直就是不可复制的奇迹。

    一剑半血!

    这对楚言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惊喜,瞬间就将前期的劣势完全挽回了。

    “卧槽!”

    事实上浅忆已经懵了,不是说太白技能伤害加成全职业最低么?你看看这伤害都一刀半血了还低?

    被这幸运一击命中,浅忆元气大伤,血量竟然从四千多一下掉落到与楚言持平的斩杀线。

    两人都是斩杀血线,这就意味着谁拿到先手,谁就可以终结对方。

    很不幸,因为被雨落二段击倒,手上只有能解击飞的鹰扬诀,浅忆已经失去了先手机会。

    如果离渊没有被楚言骗走,那这个先手无疑是能拿下的。

    但离渊还在CD,鹰扬诀无法解除击飞以外的其他控制,浅忆凉凉。

    天峰五云剑!

    第四段时,楚言连给浅忆交鹰扬诀的机会都不给,直接风雷一剑饮血。

    [段位积分+20]

    [获得成就:三段]

    “噗!你特么三段了?”

    眼睁睁看着这货吃着自己的分数上了三段,浅忆恨得直咬牙。

    他还在一段10分左右徘徊,这货就直接上了三段?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你太菜了。”楚言是个老实人。

    明人不说暗话,浅忆你这个B不能带给我压力,还是去真武山上多修炼几年吧。

    浅忆:“……”

    肿么办?作为一个职业选手,被一个路人吊起来锤成这样,他还要不要脸?

    最重要的是,他好困啊!好想睡觉!

    大话都已经说出口了,不赢一次他也睡不着啊。

    浅忆最终还是颤抖着嘴唇去睡觉了。

    不是因为他没有契约精神,而是俱乐部职员都下班了,他如果再不离开,可能就会被惹怒困得直打哈欠的教练组成员和分析师们。

    回到宿舍。

    躺在床上,闭上眼皮。脑海中一直有两个小人在打架,其中一个背着剑匣的小人,一直被对面看不清面容的狗头人身怪物踩在地上疯狂摩擦。

    摩擦摩擦,是太白的步伐……

    想起一首老得掉牙的歌曲,浅忆发现自己似乎失眠了。

    ……

    浅忆离开后,楚言又坚持打了一会论剑排位。

    直到打上五段,他才结束对前世大神们的军训。

    “都是一群弟弟!”楚言鄙夷道。

    可不是嘛,他都上五段了,才有其他人慢慢登上二段。虽然排位人不多,但上分这么慢,说不过去啊!

    可能这也跟满级玩家稀少有关系。

    满级玩家不多,现阶段排位赛能排到的人就那么几个。楚言一直在吃分,其他人不原地踏步就算好了,哪还能上段?

    “楚言下线了!”

    开服第一晚的世界频道,似乎格外热闹。

    三千恋红尘:“排位通宵上分,来个靠谱陪练!”

    血煞:“抓紧时间,天亮狗就要醒了。”

    好听就是好锅:“浅忆呢?排不到他了!”

    血煞:“不知道,听说自闭了。”

    好听就是好锅:“真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