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网游之剑履山河 > 第37章 菜得真实!
    逼内息,让对手没法追上自己,掌握比赛主动权。

    这一套打法,是前世职业选手通用的打法。

    每一个玩家的内息都是一样多,除非是装备特殊的内息加成装备,不然大家都是同样的700点内息。

    内息在一局论剑比武中作用十分关键,因为内息跟血量一样,都无法在战斗中恢复。

    没有内息,你就无法翻滚、跳跃、使用轻功。

    论剑场有范围限制,50*50米的方形比武场内,一旦内息清空,那你能腾挪的范围极其有限,彻底沦为一个活靶子。

    血煞不明白内息的作用,楚言故意露出破绽引他不停翻滚上前偷袭,没两下就没了内息,然后就傻眼了。

    没有内息的血煞,只能依靠手里的突进技能进行快速机动,而一旦技能被楚言预判到位置,迎接他的,就是一场疾风骤雨般的打击。

    神刀的突进技能踏浪斩,距离没有太白的苍龙出水远,CD也更加漫长。

    楚言可以用苍龙抢下先手,然后不断压制血煞的走位空间,毕竟血煞没有内息根本跑不了只能硬吃伤害。

    而一旦连招被破,血煞想反打却发现没有内息根本抓不到滑溜的楚言。

    毕竟楚言可以翻滚跳跃躲避他的技能,而他却做不到。

    就这样,血煞心态炸了。

    面对楚言来自更高层面的战术压制,他被打懵了,完全失去了机会。

    [段位积分+15]

    [论剑币+50]

    拿下第二局胜利,连胜有额外的积分加成,所以楚言这一局加了15分。

    打血煞楚言感觉要比浅忆更加轻松,毕竟职业克制,太白打神刀,只要注意自己的内息条,顺便逼他内息,还是很简单的。

    血煞是因为初次遇上这种“逼内息”打法,所以才会输得一败涂地。

    等他明白该怎么对付太白后,打起来才会有悬念可言。但就目前血煞的表现来看,想和楚言打得有来有回,估计够呛。

    第三局,浅忆如愿排到了楚言。

    他很兴奋地表示,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对付楚言了,一定会报之前的一箭之仇。

    于是,他输了。

    甚至输的更快!

    第一次还能令楚言费些手脚,但这第二次比试,快得令人诧异。

    三分钟!

    楚言花了三分钟,解决了这个不知道从哪学了莽夫打法的浅忆。

    浅忆自以为太白身板脆,可以一套秒杀,却连太白的技能都认不全,同时也高估了自己的输出,被揍的更惨。

    “邪道啊!”

    楚言痛心疾首地说道:“你这襄州莽夫!去哪学的狂战士打法?说好的不动如龟呢?怎么就充盈道生上来拼命了?”

    这只狂战士真武被楚言料理后,他以为再也不会被其他事震惊了,直到他遇上了开局背水的神威……

    “背水一战!”

    浑身萦绕着血红色怒气,上衣爆裂而开,这视觉效果很棒!

    但是……

    “你就不能好好看看技能介绍么?”

    楚言捂着额头,不忍去看对面那个还没开打就已经把自己玩成残废的神威。

    后续更新中,因为吐槽太多,北极星集团不得不修改了背水一战这个技能,神威玩家再也不会出现使用后满血变残血的窘境。

    如果是修改后的背水一战,开局使用还是很正常的。但现在不是还没修改么,你这开局就自残的打法,还真是令人看不懂。

    游戏初开,每一个玩家都是萌新,除了楚言以外,没有人会是天生的大神。

    连续打了十局排位,随着满级玩家增多,楚言见识的“妖魔鬼怪”也是越来越多。

    不会打醉拳只知道平A的丐帮,隐身后原地不动装木头人的五毒,不会放鹰的神刀,从不放傀儡只会biubiubiu的唐门,出招前大声喊出招式名的中二太白……

    直到打上二段,楚言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都遇上了什么鬼东西。

    大概,这也是开服时大家都不会玩的一种普遍现象吧。

    每当看着前世自己熟悉的那些大神玩家,做出一个又一个蠢到窒息的操作,楚言就有一种开启录像保留证据的冲动。

    我要把你们现在的抠脚操作全部录下来,等你们一个个都成长为大神了,再放到论坛悬尸吊打。

    快看呀!这些职业选手,都菜成什么样了!

    但想归想,楚言最终还是没敢这么做。

    这打击面太广了啊!

    他这十几局遇上的,几乎都是后世剑荡八荒职业赛场上的熟人。得罪一个两个还没关系,全给得罪他还想不想混了?

    论剑排位的第十一局!

    就在楚言二段积分95/100即将升段的时候,他第三次排到了浅忆。

    “我就不信了!不赢你一局,我今晚不睡觉。”浅忆斗志昂扬地说道。

    “你想通宵就直说。”

    楚言很想知道,这货连输两盘后,到底研究出了什么骚操作。

    倒计时一结束,两人就开始了互相试探。

    浅忆这一次没有莽撞地抢先手优势,而是不断围绕楚言用道法天地和两秒CD的驱影进行骚扰。

    “真以为我还会输?”浅忆恨恨地想道。

    余光扫到楚言抬手的动作,浅忆顿时精神一震,以一名前FPS职业电竞选手的极限反应,放出了上善。

    叮!

    一声金铁交加的声音传来,楚言用来抢先手的苍龙出水,正好撞在了浅忆原地打太极的龟壳防御之上。

    苍龙撞上善?

    如果双手能动,楚言很想捂住自己的脸。

    这一手操作失误大了啊!

    浅忆这个小婊砸,套路他。

    上善成功反制苍龙,浅忆带着微笑,转身就是一个太极推手将楚言制住。

    “你丫次次开局都用苍龙突我,真以为我没办法反制啊?”浅忆畅快大笑,只觉头上阴霾尽去。

    古话云:吃一堑长一智!

    都吃了这么多次亏,浅忆若是还没一点长进,那才是值得惊讶的事情。

    虽然一手苍龙撞上善失误很大,但并不代表这局就输定了,楚言交出燕回朝阳解控后,立刻进行反打。

    不得不说,浅忆进步很大!

    楚言转身反打的回风落雁,被浅忆灵活的翻滚躲掉,然后归玄脱手,无迹驱影立即跟上补足伤害。

    和光同尘!

    又吃到一大波伤害。

    一连串大意下的失误,令楚言血量骤减一半有余。

    “浅忆碧池!”

    楚言一边暗骂自己大意,一边用鹰扬决解除击飞,利用轻功飘落论剑场一侧角落,认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