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网游之剑履山河 > 第35章 干戈止武?还是放歌跳舞!
    不同的段位,每周能通过论剑场获得的论剑币上限不同,胜利后获得的论剑币奖励也不相同。

    不过这都不重要。

    楚言目前就是一个数字段,还是一段的渣渣新号,考虑那么多也没用。

    还是先把段位升上去吧!

    或许是因为满级玩家稀少,打论剑的更没多少的缘故,楚言排了整整五分钟,才排到第一个对手。

    场景转换,楚言瞬间从钱塘城空旷的码头,来到了一处位于荆湖的竞技场内。

    “哇!怎么第一把就排到这个B了?”看到对面的ID,楚言有点心累。

    浅忆,真武,一段!

    “真巧!你也打论剑啊?”见对手赫然是之前还在世界频道调戏过的人,浅忆十分礼貌地招呼道。

    “你排了几场?我这都排了五分钟才排到人。”楚言问道。

    “人这么少么?我不知道啊,这是我第一把,点下匹配就进了。”浅忆一脸惊讶。

    楚言明白了,感情不是人少的原因,而是根本就没人的问题。

    他排了五分钟没进,浅忆这货点了论剑就秒进,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排位等待的五分钟,一个人都没有。

    真实!

    “行吧,大家都是第一场!”

    楚言点击准备,笑道:“准备接受摩擦吧。”

    对面浅忆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闻言不禁挑了挑眉头:“哦?这么自信?”

    “试试就知道。”

    30级各门派全技能都已经解锁,有着烟霞满天和无痕剑意在手,会怕一个只会原地离渊打太极的真武绿毛龟?

    开什么玩笑?

    [双方已准备就绪,论剑将在5秒后开启!]

    倒计时出现在比武场上空,两人分别拉开距离,准备抢一个先手。

    楚言左手持剑鞘,右手负剑,浅忆空着双手,背后背着好似龟壳的巨大剑匣,深情对视。

    倒计时结束,两人都没有动作。

    浅忆是因为不清楚太白的技能是什么,不敢贸然动手。

    而楚言,纯粹是因为担心浅忆这个刚玩游戏一天的憋孙,在他苍龙突进过去的瞬间,原地离渊罩住他。

    如果对面的浅忆是前世职业赛场上战无不胜的真武龟王,那他还没现在这么担心。

    毕竟职业赛场上的浅忆,套路他都了解,知道该怎么对付。

    可面前这只浅忆,才从其他游戏转型到虚拟网游,估计连真武技能也才刚背熟,和这个状态的他打,楚言压力很大。

    不怕你强,就怕你啥也不懂一通乱打。

    “这要是翻车了,以后还不得被嘲笑一辈子?”楚言暗想道。

    不能输!

    前世那么强的浅忆,都得被他秦川狗王按在脚底下疯狂摩擦,怎么可能输给一个初出茅庐的萌新浅忆呢!

    拿先手!

    秦川莽夫!苍龙突你丫的!

    楚言决定主动出击,锁定浅忆位置的霎那,一记苍龙出水瞬间划破15米的距离,穿过懵比的浅忆,将其击飞。

    戳中了?

    楚言眼中满是惊喜,还不会躲他苍龙的浅忆,真的好可爱啊!

    这要换做后世,浅忆一场论剑要是被他戳中三个以上的苍龙,都得被粉丝喷退役。

    打走位灵活的浅忆打习惯了,这突然傻乎乎让他苍龙戳中的浅忆,还真是可爱到爆!

    “我爱你浅忆!”

    楚言高呼一声,就在浅忆很想问什么鬼的时候,转身一记风雷一剑继续压制。

    太白饮血技风雷一剑的压制效果很强,足以让楚言过渡天峰五云剑的前摇稳定控制。

    天峰五云剑!

    俗称“五连”的连招一出,浅忆可谓是难受到了极致。

    要不要解控?

    处在被控制状态,眼看楚言一下一下磨着他的血线,手里捏着解控技的浅忆很纠结。

    身为职业选手,浅忆自然有着独到的眼光。

    不能解!硬吃伤害!

    加油!浅忆你可以的!你的身躯扛得住对面太白狗的撕咬!

    这个天峰五云剑已经被楚言打了三段,到第五段会有一个击飞效果,他可以用鹰扬决解除击飞并且反打。这个时候交解控,无疑是划不来的。

    鹰扬决是一个全门派轻功技能,主要效果是可以让玩家处在被击飞的状态下解除击飞压制,并且获得短暂的霸体效果。

    鹰扬决不算硬解控,毕竟只能解击飞不能解其他控制链。

    牺牲一个90秒CD的鹰扬决,省下一个后续可以发挥更大作用的解控技能,浅忆的这个选择很正确。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对手是一个和他相爱相杀整整三个赛季的狼人,又岂能不知道他打什么算盘?

    “不交解控是吧?”

    楚言嘿嘿一笑,就在天峰五云剑第四段打完的片刻,瞬间雨落一段起手,附着大量伤害的雨落云飞二段即将劈下。

    “去你的!”

    见对面这太白狗如此不讲江湖道义,说好的天峰五云剑,结果只打了四剑就停手换别的技能,浅忆无奈之下,只能离渊解控原地布阵。

    他的计划无疑是很好的,天峰五云剑第五段有击飞,他可以利用鹰扬决解除。这样就不用白白交离渊了,结果没想到对面这太白狗猜到了他的想法,天峰五云剑打完第四剑就停手了,直叫他郁闷得吐血。

    过分了啊兄弟!

    “你不是说第一场么?你特么骗我呢?这么会玩?”浅忆一边打太极一边骂楚言不地道。

    提前消耗70点内息翻滚躲避离渊控制的楚言回过头,看向原地打太极的浅忆,一头黑线。

    “喂!我说你这离渊布阵上善的套路,跟谁学的?”

    浅忆原地打完太极,一脸迷茫:“怎么?有问题么?”

    问题大了去啊!

    楚言很想吐槽这个前世的老对手,你特么到底会不会玩真武?

    想到这时候的浅忆不过刚玩,还没有进化到后期那种“不动如龟,太白的狗牙都咬不动我”的无敌境界。楚言才发现,自己还真是高看了这个时候的浅忆。

    “离渊不要被骗,一定要罩住人,只要对手吃了你的离渊,反手一记归玄破定,充钱……啊呸充盈道生教他做人!”

    楚言收起剑,比划着双手絮絮叨叨地说道:“你的驱影呢?你的道法天地呢?你的微明生灭呢?”

    “论剑多动动脑子!好好记下这些技能的说明,别再蠢乎乎的离渊布阵原地上善打太极了!”

    “你是真武,干戈止武!不是放歌跳舞!你这种打法,不叫真武,叫广场武明白吗?”

    “大概……明白了。”

    浅忆从懵懂中回过神来,眨了眨眼:“不对啊!你怎么比我还懂真武?你丫不是一太白狗么?”

    当然懂了!为了咬你这该死的绿毛龟,我狗牙都崩掉了好几颗,能不懂你们真武的套路吗?

    当然,这话不能对浅忆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