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网游之剑履山河 > 第254章 逐渐自闭
    你们可是正经的北极星集团,这是严肃的剑荡八荒赛前采访,怎么可以这么八卦呢!

    “无可奉告。”

    楚言抛下一句经典推脱语,匆匆传送到了比武场中。

    太尴尬了!

    他都能想到这个采访画面通过直播传出去后,他的那些狗粉丝会笑成什么样。

    “主持人好评!”

    “你倒是说啊?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滑稽]”

    “九号技师不要害羞,你看八号技师都已经认命了,你咋还嘴硬呢?”

    “我粉的不是国服冠军吗?”

    “错!大错特错!”

    “都是一群假粉丝啊,到现在才明白自己粉的是个什么玩意![笑哭]”

    楚言的采访结束后,很快便轮到了ズボンの股。

    “你对今天的比赛怎么看?”

    ズボンの股的打扮有些出人意料,不同于楚言那骚包的刹那白发寂夜星霜袍,他只穿了一件太白入门校服“剑鸣广陌”,粗布蓝衣很有侠客风范。

    “这会是很艰难的一场比赛,但我亦会全力以赴。”

    “你对楚言这名选手怎么看?”

    ズボンの股沉思片刻:“很强,他曾是我职业路上的引路人,对他我十分崇拜。如果非要决出天下第一,那我希望是他,也只能是他。”

    好高的评价啊!

    众多国服观众纷纷诧异地看向镜头中的ズボンの股,没想到在这种场合中,他会给出这么夸张的评价。

    “你曾经说自己师承楚言……”

    “没错!”

    ズボンの股毫无一点职业选手的傲气,面对主持人的提问,很是坦然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尽管他们没有承认过我这个徒弟,但我确实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包括告辞剑法,沉舟白的搭配……”

    “最后一个问题……”

    “你有什么话想对楚言说吗?”

    ズボンの股先是一愣,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如果,我赢了这场比赛,我希望他能承认我这个徒弟。”

    “那输了比赛呢?”主持人很好奇。

    ズボンの股很坦然:“那我会继续努力,直到有一天可以达成目标。”

    “这个人很骄傲啊!”

    采访结束,镜头回到解说台,小洦很是惊讶地说道。

    “可能很多人没有听明白他话里的潜台词,我来解释一下吧。”

    “ズボンの股这个回答,意思是只有他赢了楚言,楚言才可以做他师傅,他输了就没必要。从他话里的语气可以听出,他是很有信心能赢的。”

    “卧槽!这么狂的吗?”

    “这货不会学傻了吧,哪有徒弟打得过师傅的?”

    “楚言不会输吧……”

    “什么辣鸡玩意,还赢了就承认,楚言需要你承认?自作多情!”

    “就是,这鬼子偷偷学告辞剑法,还这么狂,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楚言加油!”

    国服的观众都很气愤,纷纷力挺楚言,要他好好教训这个满脑子“欺师灭祖”的混账玩意。

    虽然之前大家都对ズボンの股很有好感,毕竟堂堂日服亚军都是国服选手的徒弟,这多有面子?

    可随着这个赛前采访一放出,顿时风向就变了。

    在赢了楚言后再拜他为师,这话咋一听没什么问题,可如果真这么做了,楚言的脸面何在?

    难道说他一个师傅,还打不过一个徒弟?

    ズボンの股的想法,完全是“大逆不道”的,要把楚言这个师傅当做踏脚石,作为他成名的最佳背景板。

    这就让很多国服玩家接受不能了。

    好歹楚言头顶上还有一个“国服冠军”的狂欢,要真是让这个小鬼子达成了目的,那他们国服岂不是颜面扫地被人无端瞧不起?

    本来是小洦口中的“师徒教学局”,却一下又演变成为两国恩怨延续的“荣耀捍卫局”。

    哪怕是那些平时看楚言很不爽的人,在这个时候,也纷纷咬着牙给楚言加油打气,希望他能不负众望,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

    比武场中,楚言这一次错失了场地优先权。

    不过问题不大,场地总归是次要的,虽然拿到“秦川论剑坪”可能会给他带来一定程度上的主场BUFF加成,但只要实力够强,在哪打都一样。

    比武倒计时出现!

    楚言选中目标,然后开始贴近ズボンの股。

    太白内战最忌讳紧张,越是紧张越容易出现一些不该有的失误,从而导致局势逆转滑落下风。

    楚言作为一名“大赛型”选手,心理调节能力不敢说世界第一,那也是全世界所有职业选手中数一数二的。

    ズボンの股就不是这样了。

    虽然赛前说得简单,但楚言还是从他肢体上的小动作看出端倪,这个家伙有点紧张。

    “紧张就好啊!”

    楚言洒脱一笑,笑容感染了对面的ズボンの股,令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感,顿时面色凝重地盯着楚言。

    要抢飞燕么?

    楚言笑了笑,这个ズボンの股还真是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

    被他压了无数次飞燕后,在国服不管是遇到哪一个太白,基本都主动放弃了在他面前抢飞燕先手的机会。

    不是国服的职业选手们胆子小不敢冒险,而是这成功几率无限等于零。跟楚言对掏飞燕,那就是明着送先手,这不是傻子嘛!

    也只有ズボンの股这种没吃过亏的人,才有信心在起手飞燕上压楚言一头。

    不过他的信心,多半是来源于无知。

    当他还没完成飞燕逐月的前置引导动作,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满天剑芒压制而无法动弹时,他顿时面如土色。

    怎么可能……这么快?

    快!

    快到他根本没发现楚言已经完成了飞燕逐月的前置引导。

    明明是复杂的一套技能引导动作,为什么这个人就像“抬手”般轻松?

    “这下又自闭一个太白!”

    紫光微笑道:“在他冒险去跟楚言抢飞燕的时候,我还在想,这个人胆子这么大,应该是有过人之处吧?没想到啊……”

    属实没想到!

    所有人都以为他敢抢飞燕,那应该是有点本事的,最起码有成功的可能。可刚才的出手他们也看到了,慢!实在太慢了!

    “飞燕的前置引导时间都不能压到0.5秒以内,真不知道他哪来的信心跟楚言抢飞燕先手……”叶妄回喝着肥宅快乐水,对身旁的凌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