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木叶墨痕 > 第一百零五章 艺术就是爆炸!
    血液滴落,带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滴滴答答,落在下方砂隐忍者的脸庞上。

    那忍者伸手一擦,是黏糊糊的液体。

    “血?”

    猛地一惊,抬头看去。

    但就是这么一抬头,瞬间被木叶忍者夺去了性命。

    战场之上,鲜血不过是常见之物。

    若是这般容易被吸引注意,那么死亡就在顷刻之间。

    高空之中,罗砂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那种手感,不像是捏爆肉体的触感。

    但是跟分身又不相同。

    而且,那鲜血确实是货真价实。

    难道是因为那个木叶忍者太小了?

    就在这时候,危机感猛然袭来!

    “水遁!水刃斩!”

    水蓝色的刀锋从背后袭来,划向了罗砂的脖颈。

    罗砂瞳孔一缩,意识一动,砂金即刻护体。

    但时间紧迫,所能调动的砂金极为有限。

    只是形成了一道薄薄的防护层。

    刺啦!

    刀锋与砂金层相碰,出了钢铁摩擦之声。

    火花四溅。

    原本的绝杀之招也在这一刻获得了喘息之机。

    罗砂立刻抽身而退。

    下一刻,水蓝色的刀锋直接击碎了那薄薄的砂金层,砍向了正在逃离的罗砂。

    眼看着罗砂就要逃离水刃斩的攻击范围,墨锋眉头一皱,手中的查克拉立刻加大了输出。

    水蓝色刀锋立刻延长数厘米,追上了罗砂的身影。

    原本正在撤离的罗砂只觉得背后一痛,一道血痕立刻浮现。

    伤口不深不浅,衣衫已然破开了口子。

    但彼此之间拉开的距离已经足够。

    那伸长的水蓝色刀锋也无法了结罗砂的生命。

    罗砂吃痛,但还是用砂金稳住了身形。

    见状,墨锋暗道可惜。

    如果再延长一两厘米,此时的罗砂就是重伤了。

    可惜,他现在对水刃斩的掌控,只能延长到二十公分。

    罗砂的脸色极为难看,原本已经结束了墨锋的生命,没想到居然失手了。

    再看那琉璃碎中的墨锋身影,分明只是一滩血水而已。

    “在使用防御忍术的时候,就已经将自己的身形隐去,留下的分身故意露出破绽引我上钩,让我大意之下,撤去了砂金的防御。但是那分身之中,为什么会有鲜血?”

    罗砂低声说道,言语之中,多了一丝愤怒和惊骇。

    更有疑惑。

    短短的时间内,他竟然能够想出这样的方案。

    更奇怪的是,这个木叶忍者如何能够肯定,自己会用保护的砂金去攻击他?

    他对自己的忍术这么了解?

    还是意外的巧合?

    而且那分身为何那么真实?

    凭借自己的经验居然看不出一点破绽。

    墨锋没有回答,在战斗之中告诉对方自己忍术的作用那是傻子的行为。

    实际上罗砂说的也对了大半。

    砂金忍术,墨锋的了解并不多。

    但是对于沙忍术,墨锋还是知道不少。

    砂金忍术从原理上来说,跟我爱罗的控沙能力相差不多。

    只是载体变了而已。

    刚刚的琉璃碎其实就是我爱罗沙暴送葬的前身。

    从刚刚战斗之中,罗砂控制的砂金数量来看,想要用其他方式灭杀墨锋,就比如要动用到大部分的砂金。

    所以,墨锋推测,一旦使用类似的招数,罗砂的防御砂金必然会减少。

    到那个时候,自己也就有机会了。

    但是在那之前,比如让罗砂感觉到自己已经胜券在握。

    这样,他才会放弃防御,转而全面进攻。

    于是在使用长城壁防御的时候,墨锋便借助其掩护自身,放出了血墨分身。

    而本体则是附着在墨壁之中,落下地面。

    再从地面反攻,直扑失去了大半防御的罗砂。

    计划虽然不错,但罗砂的反应确实惊人。

    近在咫尺的危机感都能瞬间反应过来,进行防御。

    少量的砂金自然抵挡不住水刃斩的攻击,被墨锋轻而易举地击碎。

    但抵挡所消耗的时间,足够罗砂避开致命伤。

    而那滩留在砂金之中的血液,自然就是墨锋的血墨分身。

    血墨分身跟本体几乎一模一样。

    比影分身还要实体的分身术,别说是罗砂,就算是拥有瞳术的影级都不一定能够看出破绽。

    刹那间的交锋,但其中的消耗的心力,不足为外人道哉。

    墨锋也是临时起意,才想起了这么一个方法。

    不然现在的他早就撤退了。

    这种乌龟壳是真的难办。

    如果他的水刃斩能够再精通一步,就算是这个乌龟壳,墨锋也有信心将其一击而碎。

    但遗憾的是,他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

    见墨锋没有理会自己,罗砂也没有在意。

    战场上给敌人交谈,原本就显得有些傻气。

    “木叶的忍者,我承认你做的很不错。但这一次,我会确认你的死亡之后,再解除防御,看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说话间,砂金再度形成防御球,遮挡了罗砂的身形。

    墨锋见状,嘴角微微一翘。

    上钩了。

    砂金球内部,罗砂却现多了一点什么东西。

    “那个家伙的鲜血?难道说他的分身是用鲜血做的?”

    罗砂心中稍觉疑惑,但却没有在意。

    他的砂金,早就不知道沾染上了多少人的血液。

    但就是这些鲜血,会给他一个惨痛的教训。

    因为这些鲜血不是一般的鲜血,而是用爆遁之血制作的血墨分身留下的鲜血。

    也就说,这些鲜血拥有爆遁之力。

    拥有爆遁之力,就意味着,墨锋可以操控其自爆!

    哪怕仅仅只剩下一点血墨分身的鲜血。

    虽然经过墨锋那粗糙的手法制作,不能百分百挥爆遁的力量。

    但其威力,绝不会弱于一般的起爆符。

    近距离的爆炸,绝对酸爽。

    果然,下一刻,鲜血散出耀眼的白光。

    “什么!”

    罗砂大惊,下一刻,只听得外面的墨锋玩味地大喝一声。

    “艺术就是爆炸!”

    轰!

    鲜血如同起爆符一般,爆裂开来,巨大的爆炸力,直接将砂金球炸成了不规则的凹凸状。

    砂金球寸寸碎裂,再次沾染上了鲜血。

    只不过这一次,却是罗砂的鲜血。

    削弱的爆遁,依然可以挥意想不到的威力。

    砂金球散去,里面的罗砂,浑身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