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他们说我是害虫 > 第152章 故人相见
    方寸看向小泥鳅,问道:“小泥鳅,你的大名叫什么?”

    “公子,小的叫郑三,没什么正经的大名,从小到大,我爹就是这么叫我的,直到大家都叫小泥鳅后,我爹也跟着这样叫我。”

    小泥鳅挠着脑袋,有些赧然,“听我爹说,我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不过都没养活,我命硬,勉强活了下来……”

    “唉!谁都不容易啊!”方寸轻叹,“你娘呢?我好像还从未听你提到过你娘呢!”

    “听我爹说,我娘在生完我没多久就去逝了,我都不知道我爹长啥样,我爹说我娘和我有六分像,她在的时候,都叫我三儿。”

    方寸有些无言,轻咳了下,道:“算了,说点开心的事吧!我昨天的提议,你想的怎么样了?有没有兴趣来帮我做事?”

    小泥鳅点了点头,道:“我爹说,公子是个有本事的人,既然公子抬举小的,小的可不能不兜着。公子说吧!要小的做什么?”

    方寸微笑道,“你爹是个有眼光的人!嗯,明天你去找伢人,给我雇二十个年轻女子回来,嗯,买也行。”

    买回来的,可以说是奴隶,这种一般是犯罪家属受到波及,从普通人沦为奴隶。这个时代,可不讲究谁犯事谁负责,而是有诛连的。

    一人犯罪,全家受连累之事时有生。

    当然,这种罪一般出现在造反,以及占山为王的情况下。

    造反罪按理来说,诛连九族是常态,不过一般会视情节而定,通常是‘夷三族,连六族’。也就是九族之中,关系最密切的三族,男女老少全部诛杀,剩下关系远一些的六族,则沦为奴隶。

    而奴隶的构成,也不仅仅这些,还有一些是战败国的俘虏,又或者一些不服王化的原始山民等等。

    而奴仆,则是普通百姓通过雇佣关系形成的。

    这一类人,虽是仆人,但主人却是无权将其打杀,因为只是雇佣关系而已,一旦打杀,主人家就是犯罪,是要受法律制裁的。

    不过大多情况下都是赔钱了事,人权在这个世界……还是算了。

    “除此之外,再给帮我雇佣几个厨子,几个年轻小伙子。嗯,那些年轻小伙子的样貌一定要周正些,别给我整些歪瓜裂枣回来。”

    小泥鳅闻言嘻嘻笑了起来,道:“公子请放心,一定办成!”

    结果方寸直接在他后脑勺上来了一巴掌,“笑个屁啊!我们是开饭馆的,要是服务人员模样太难看,客人怎么吃得下饭?还有,那些年轻女子的模样也得周正些,咱们做的是服务行业,要懂得为客人考虑,要明白客人至上的道理,懂?”

    “明白明白,公子放心,一定给您办妥了!”

    “驾!”

    此时,迎面回来声声叫唤,紧随而来的是那轰隆隆的马蹄声,一时间尘土飞扬,一群年轻学子纵马奔腾而来。

    “这是干啥呢?”方寸随口问了句。

    结果一旁的小泥鳅便道:“公子不知道吗?听说谷阳四害之一的陈采儿,和大河剑派的少门主铁留名,准备决战于这东城门之上。”

    “啥?你怎么不早说?”方寸皱起了眉头。

    “呃!公子您没问小的啊!”小泥鳅觉得有些冤。

    方寸轻咳了下,问道:“这是何时生的事?我怎未听说?”

    “这是昨日才传出的事情。”小泥鳅说道。

    “昨日?难怪!”方寸微微颔。昨天除了搬家,便是在制作那个火锅,然后就在家里教奚芷芊商学之道了。

    如果不是找到奚明耀的埋葬之所,估计今天还得前往伢行买些奴隶或雇些奴仆回来,之后还得将那座大宅里里外外清扫一遍,该修的地方得修一下,该改装的地方也得改装一下。

    “公子想去看看?”小泥鳅说着,看了眼身后的马车。

    方寸想了想,微微摇,道:“算了,现在也没空!”

    顿了下,他又道:“大河剑派的那位少门主铁留名,年几何?”

    “听说年过十四,少有才名,也是观澜学院的学子。”

    “那为何他们要决战于东城门?西城门不行?那里离观澜书院也近些不是?”方寸随口说道。

    小泥鳅闻言,唇角微微轻搐了下,道:“这是这谷阳城的一大传统了,因为这乱葬岗便处在东城门外。是以,不论是帮派决斗,还是江湖游侠之间的决斗,都会将对决地点放在东城门外,意思就是指不死不休。只有一些有身份的人,才有资格登上东城门决战。”

    方寸闻言,眉峰微蹙,道:“儒门学子之间的竞争,难道也要不死不休?学院方面就不阻止?”

    小泥鳅闻言便笑道,“公子有所不知,学院学子之间的竞争,基本上都是点到即止,谈不上不死不休。更何况,东城门的守将,也不可能看着那两位观澜学子真个不死不休。那两人可都是观澜书院的风云人物,陈采儿不必说了,那铁留名,也非易与之辈。”

    顿了下,他又道:“就算他们想,就算东城门守将不在,大河剑派的人也不会愿意看到两人受伤,谁伤了都不好。”

    听到小泥鳅这么说,方寸仔细想想,也觉得自己是关心则乱了。

    陈采儿可是6夫子的弟子,那位宁缺宁山长,怎么可能愿意看着6夫子的弟子生命受到威胁?

    更何况,陈采儿在谷阳既然这么有名,连皇室都想要娶她,那就更加不可能让她出现危险了。

    算了,反正也不能当场相认,以后再说。

    ……

    十里坟场,了无人烟。

    阴气席席,老鸦两三。

    杂草丛生,淹没了荒冢一堆堆!

    放眼放去,整个山坡上,都是一堆堆鼓起的无名坟茔。

    那些能够在坟茔前竖起个木牌的,便算是幸运了。

    马车在山下停下,小泥鳅背起奚芷芊的弟弟,小珠儿扶着哭得全身无力的奚夫人,方寸牵着奚芷芊的小手,一边提着香烛纸钱,一行人缓缓上山。

    没多久,便在那山坡上,找到了奚明耀的坟头,芳草已没坟茔。

    正应了那句‘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

    奚夫人含着泪,给这坟茔拔草,奚芷芊在一旁帮忙,小泥鳅和小珠儿也不好站着,蹲下身去帮忙。

    方寸背着手,看着这漫山无名坟堆,也不知做何感想。

    只能说,在这个世界,人命真如草芥一般不值钱,无数人来到这个世上走一遭,但结果却是什么也没留下。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收拾东西,打道回府。

    结果回到城西的新家时,已经是夕阳西下近黄昏之时。

    一位小厮打扮的年轻人,坐在他们家门前的台阶上,托着腮帮子,百无聊赖地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

    看到方寸他们回来,他站了起来,抱拳道:“可是方公子当面?”

    方寸看了眼这小厮,点头道:“我是方浮生,你是何人?”

    那小厮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方寸,道:“我是夏秋女公子的侍从,奉女公子之命,前来给方公子送一封信!”

    方寸有些疑惑,接过信件看了看了,末了笑道:“既是夏秋女公子盛情相邀,方某自然没有推却的道理,且等我换身衣服。”

    回到院中,方寸便对奚夫人他们说道:“那夏秋女公子在那西风楼上举办了个宴会,邀请不少学子前往参与,也想叫我过去一叙,我过去看看。小泥鳅,你就先留在这边吃晚饭吧!”

    “多谢公子!”

    方寸点了点头,回到后院自己的房中,随身一转,便将身上的黑衣服变成了白衣,然后转身出门。

    出门上马,方寸随那小厮朝内城而去。

    识海里,传来秦素茗的声音,“公子,人家举办诗会,你跑去参与,到时要是叫你吟诗做赋,你怎么办?这明摆着就是让你难堪嘛!”

    “啧!你就这么瞧不起你家公子?吟诗而已,很难吗?”

    方寸吹起了牛皮,不说别的,唐诗宋诗,不说三百,但几十总是没有问题的啊!

    秦素茗仿佛认定了方寸是在吹牛皮似的,便道:“到时公子要是做不出来,就问奴吧!奴至少也读过几年书……”

    “得!到时再看吧!”方寸也懒得和这女人计较。

    其实真要论起这古诗词造诣,方寸还真没办法和秦素茗相提并论。

    他会的,也就是背背另一世界的名篇了。

    然而有个事情比较尴尬的是,他也不知道,那个世界的名篇,有没有被这个世界的儒门学者做出来?

    自从那篇《正气歌》被6夫子写出来后,方寸就不敢用他背下的那些唐诗宋词来装逼了,很怕一不小心背出来后,被人笑话。

    不是说那些诗仙词圣们做出来的名篇不够给力,而是怕这些名篇早已在这个世界上出现。

    毕竟,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西风楼,高七层,在这个世界,算得上是极高的建筑了。

    皇城内的观星楼,也不过高九层而已。

    门外两边停着一排排豪华的马车,门口进出客人络绎不绝。

    才进入其间,便听到琴声悠扬,有伶人浅唱。

    内中装潢设计古香古色,宾朋满座,但却并不嘈杂,仿佛深怕惊扰到高台上那位浅唱的抚琴伶人。

    方寸随着那个小厮,穿过大堂,沿着楼梯直上五楼。

    推开中间的雅间大门,里面传来悠扬的琴声,相较而言,这琴声似乎要比楼下听到的琴声更为悦耳一些。

    唰唰唰……

    仿佛像有声光效果似的,一对对目光,朝方寸扫来。

    方寸一一回扫了过去,只见一张张矮几至于厅中两侧,中间被空出一大块,对着大门的墙边有座高台,抚琴之人正坐高台上。

    方寸有些讶异地看着那抚琴之人,他本以为抚琴之人会是一个伶人呢!结果现,那是一个身穿儒袍的年轻学子。

    而坐在上位的那位夏秋女公子,见到腰挎短剑的方寸进来,便起身朝方寸行了个儒士礼,儒士礼与抱拳礼不同。

    相较而言,儒士礼要更加讲究一些。

    而抱拳礼则较为草莽,多为江湖游侠使用。

    方寸见此,也不由大袖一张,双手一搭,手掌相互交叠,竖起拇指,与眉齐平,躬身回礼。

    “方兄,这边请!”夏秋微笑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方寸微微笑了笑,双眸再次在厅中一扫,看向那道红色身影,唇角微微扬起。其实前一眼他就已经看到她了,只是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只好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将目光转移向别处罢了。

    那红色身影见到方寸,先是一愣,而后唇角也微微扬起。

    夏秋直接将方寸带到那红色身影面前,道:“方兄,不知你可听闻这位女公子的大名,她在我们这谷阳城,可是大名鼎鼎的存在。”

    方寸上下扫了这位红衣女子一眼,微笑道:“若我没猜错,这位女公子应该就是谷阳四害之一的最后一害吧!”

    听到方寸这般说,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由哈哈大笑起来,他们有的笑得前俯后仰,有的拍着桌子,有男有女。

    看起来也不像是和传说中那样,女院与男院的学子斗个你死我活。

    没错,这个红衣女子,便是方寸心心念念的人宠陈采儿。

    他怎也没有想到,再次与陈采儿相遇,会是这种情况。

    陈采儿看到他,只是笑,方寸也在笑,暗忖:丫头,没想到当初那条小龙儿,如今已经变成一个人类了吧!哈哈哈……

    他哪里会知道,他才刚出现,她就已经认出他来了。

    只不过,她也知道,在她身边有不少人监视着,就等着从她这儿知道方寸的下落呢!

    所以她很聪明地选择不动声色地看着。

    至于方寸说她是谷阳四害之一,她一点都不介意。

    方寸微笑道:“今早出城时,我还曾听闻这位女公子与人于东城门上决斗,现在看来,应是这位女公子赢了!”

    陈采儿起身,朝方寸行了一礼,道:“在下陈采儿,阁下便是那龙拳剑客?”

    方寸回了一礼,道:“是浮生剑客,谢谢!”

    “既然也是学武的,那便试试我的霸拳!”

    话落,红影一动,拳头已经朝着方寸当胸捶来,正是《震天撼地唯我独尊拳》的第一式——震天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