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他们说我是害虫 > 第145章 做件好事
    方寸现,这个小女孩,似乎比当初的陈采儿,还要早熟,还要有主见。或许是因为母亲生病,还要带着幼弟给逼的吧!

    生活对他们这母子女三人,可真是一点都不友好。

    方寸看了看她,微微笑了笑,从腰间的乾坤袋里掏出一颗增加气血的丹药,冲奚芷芊说道:“小丫头,去打碗水来!”

    见方寸手中拿着颗药丸,奚芷芊的双眸不由一亮,应了声,放下弟弟,一溜烟便跑进屋中。

    而那妇人却是双眉微微轻蹙,道:“公子,你可是郎中?”

    “在下并非郎中,不过是一介江湖游侠儿罢了。”他说着,又笑着说道:“我吧!有个朋友,她常说我辈江湖义士,行侠仗义,除强扶弱乃是本分,区区小事,举手之劳而已,何足挂齿。”

    正说着,奚芷芊已经端着清水跑了出来,碗有些破旧,碗沿上已经有了好几个细小的缺口。

    “大哥哥,你这就是那些武者服用的丹药吗?”

    方寸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笑道:“你知道的还不少嘛!”

    “嘻嘻,城中有不少武馆呢!我常听武馆的学徒们吹嘘,他们多久服用一颗丹药,然后修为又增长了多少……”

    “虽然我也不知你娘亲得了什么病,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气血亏空得厉害,这是气血丹,武者专门用来补充气血之用。”

    他说着,掰下一小块,融入进清水中,“你娘亲病体太虚,得慢慢补才行!”他说着,将剩下的气血丹递给奚芷芊,“替你娘收好!”

    “谢谢大哥哥,等我长大了,一定会还你的,算上利息!”

    “人小鬼大!”方寸伸手弹了下她的小脑门,“去放好!”

    “嗯嗯……”她小跑了回去。

    “公子……”奚夫人有些忧愁的样子。

    方寸将清水递了过去,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道:“夫人不必与小弟客气,小弟也算薄有家资之人,在小弟看来,能够用钱财帮到别人,那真不算什么大事,就当是为将来积德了。”

    一碗混着一小块气血丹的清水下去,奚夫人的脸色顿时便红润了些许,可谓是立竿见影。

    方寸见此,便对藏好气血丹,又小跑出来,一脸欣喜地看着自己母亲的奚芷芊说道,“丫头,你知道这升龙城中,最好的郎中是谁吗?你去把他请来,给你娘看病的诊金,我先给你垫上。”

    “大哥哥,真的么?谢谢你,非常感谢你!我这就去叫白郎中!”

    她说着,便一溜烟跑出门去,奚夫人抬手想要叫住她,却现,只能看到一道细小的背影在小路上奔跑。

    方寸微笑道:“夫人不必担心,我觉得你家这小丫头,挺有主见的,她一定能将大夫叫来,这也算是我对她的一点考验。”

    “公子这是……”

    “我觉得你家这丫头很机灵,打算教她一点本事,要不以后真让她还钱的话,她拿什么还啊!”方寸轻笑道。

    奚夫人闻言,对方寸又是一番感激。

    方寸摆手道;“夫人还是与我说说你的情况吧!我怎觉得你对你女儿的作法有些抗拒?虽然你女儿年纪还小,但却颇为早慧,办事也极有主见。若真像你女儿所言,你丈夫进京赶考必然高中……”

    他话还未说完,奚夫人已是泣不成声。

    见此,方寸不由愕然。

    见方寸静静看着她,她才抹去了泪水,抱着摇摇晃晃扑到脚边的儿子,低声道:“其实早在一个多月前,小妇人便已收到一封来自谷阳城的书信,信是谷阳府衙寄来的,上面说我家相公已经遇害……”

    谷阳是大禹都城,离此数千里之遥。

    有钱人家,在外地死了,便会令人扶柩归乡而葬,没钱人,那就只能随便找个地方草草下葬了事。

    像奚家这种情况,有府衙替他们收尸,算是不错的了,至少不会被人随意丢到乱葬岗去,又或者直接曝尸荒野。

    这就是古时人们出行的无奈。这也是为何古时大部分人,一生都只能在一个小地方兜兜转转的最大原因。

    交通不方便,通讯不方便,一旦有人远行,一家都在为其担忧。

    奚夫人捂着嘴,泪流满面,“小妇人不敢将这事事告诉小芊,就怕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小妇人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小芊到处找人借钱,想要治好这病,可这只是一座草屋,谁能看得上?”

    顿了下,她抹了抹泪,继续道:“不过也正好没人看得上,这样一来,至少哪天小妇人走了,他们姐弟还算有个落脚之地……”

    “夫人不必如此悲观!”方寸轻轻叹了口气,道:“想来一定会有办法治好你的病的,且等着看看吧!”

    半个时辰左右,奚芷芊便带着一个须髯飘飘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白郎中,我没有骗你吧!我表舅真的找来了,你看他的穿着,会差你那点诊金吗?我表舅不仅是个读书人,还是个游侠。快给我娘看病,看好了,我回头在这升龙城里免费帮你吆喝……”

    她边说还边给方寸打眼神,一副企求的模样。

    那中年人向方寸和奚母拱了拱手,末了看向方寸。

    方寸微笑着从腰间掏出一张百两金票,递了过去,道:“小芊说的没错,白郎中且仔细看,认真看,看好了,不差你钱!”

    白郎中点点头,熟练地接过方寸递过来的金票,便开始给奚夫人诊脉,又看了看她的双眼,敌苔等等,之后才道:“奚家娘子的病,老夫曾看过,她这是由寒症引起的肺病,需要调养……”

    方寸微微颔。

    白郎中看了眼方寸,又道:“若是公子有钱,可以去万宝楼或百宝斋,购买一颗‘甘泉玉露丹’,一颗便能让她彻底消去病症,老夫再开个补充气血的方子,奚家娘子的身体,定能好转。”

    方寸微微点头,示意他开方子。

    等白郎中开好方子之后,方寸便准备前去购买丹药,奚芷芊说要跟着,方寸对此也不以为意,只是笑了笑。

    “大哥哥,其实诊金不用给那么多的。”

    前去抓药的路上,奚芷芊有些心疼,悄悄和方寸说。白郎中已经坐着马车,先行一步去药房抓药了。

    方寸和奚芷芊在后面步行。

    他微笑道:“你这是怕以后还不上吗?”

    “才,才不是!”她梗着小脖子说。

    方寸见她这模样,不由哈哈一笑,道:“区区金票而已,不必放在心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嗯,叫‘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钱财于我而言,不过身外之物,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

    “那可不行!”奚芷芊义正词严道:“爹爹曾教我,做人,一定要讲诚信,人无信不立,人不诚则事难成!大哥哥放心,等我长大,一定会想办法赚很多很多钱,然后连本带利还给你!”

    方寸笑道:“那你想过怎么赚钱没有?”

    她闻言,点了点头,道:“想过了,我想将来一定要去行商,行商是赚钱最快的,所以,我得先去账户当学徒,从做账做起,这样以后就不怕别人帮我乱记账骗我了……”

    “……”

    方寸不由愣了愣,问道:“丫头,你今年多大了?”

    “我九岁了!”

    “九岁了啊!”方寸不由笑了笑。

    想想自己前世,九岁的自己在干嘛?

    想着怎么从课堂里逃出去玩;想着怎么抄到同桌女生的作业;想着老师会不会生病,下节课不用上了;想着放学后……

    哈!人和人,真不能比啊!

    “大哥哥,你觉得我的想法对吗?”

    “对,也不对!”方寸点头又摇头,把奚芷芊搞得有些懵。

    见她懵懂地看着自己,方寸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道:“这个世界,最赚钱的,确实是商人。但不是所有的商人都能赚到钱。”

    “???”

    奚芷芊抓着后脑勺,一脸小黑人问号。

    方寸笑道:“等回头我教你点本事,将来你才能赚到足够的钱来还我!先去给你娘亲抓药。”

    一路闲聊着来到田记药铺,给奚夫人抓好药,方寸又送奚芷芊回家,而后才回客栈。

    第二天牵着那头老马离开客栈,找了伢行,在奚家旁边买了间土木房子,换掉一干生活用具,算是暂时在这里住下。

    方寸的这一举动,可把奚芷芊给乐坏了,一整天都没停下,里里外外帮方寸收拾起来,直到方寸请他们吃过晚饭才回去。

    “公子想收那女娃为徒?”

    夜深人静,四下无人,秦素茗又跑了出来。

    窗外,下起了小雨,方寸站在二楼厢房外的廊下,望着风雨,笑道:“闲来做件好事而已。6夫子说的没错,我这一路走来,所做的事情其实没一件值得称道的。很多时候,我都是顺势而为,就好像是一个看客,默默看着事情的展,或好或坏……”

    他说着,拍了拍栏杆,轻叹道:“夫子要我不要忘记人性,可在那弱肉强食的山野之中久了,还有谁会去在意这些?将来如果我前往大荒妖地,在那妖魔遍地之处呆久了……我希望到时候,自己的回忆中能够多一些美好。如果哪天我做得过了,希望你能提醒我!”

    秦素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