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他们说我是害虫 > 第108章 大戏开场
    在贴好那张声讨檄文之后,方寸便朝着书院大吼一声,然后身形一蹿,跳到书院大门外的一株大树上,变成一条小青虫。

    青绿色的小青虫隐藏在这那些绿叶当中,完全看不出来。

    而他的这一声大喝,也将守门的门房老大爷给吼醒了过来。

    好在这门房老大爷不是扫地僧那等隐藏大能,否则他就危险了。

    这门房老大爷点起一盏灯,隔着院门凝神侧耳听了听,没听到什么声音后,便低骂了声,又转身回去睡觉。

    隐藏在树上的方寸,正好可以看到门内的情况,他见此,便张开虫口,叫了声,“救命啊!”

    夜深人静之时,这一声救命,可就极为明显了。

    这下,不仅门房老大爷没法继续去睡,就连书院里,有些地方都随之亮起了灯光,星星点点,继而蔓延成漫山遍野。

    黑暗中,一座庞大的建筑群,在这点点灯火之中,渐渐映入眼帘。

    没多久,便见有人拎着灯笼,走出来问出了何事?

    结果一个个都很茫然,鬼知道发生了何事啊!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院门口,那身影一席青衣,头戴儒士长冠,面容清秀俊逸,身形挺拔,看起来不过二十余岁年纪。

    那青衣儒士站在院门外,神识轻扫,没发现什么异常,便转身准备回去,结果一转身,便看到那张贴在院门外的‘檄文’。

    他上前揭下檄文,随意扫了眼,而后面色微变。

    “山长!”

    几道身影纵身疾掠而来,平日里看起来温文尔雅,恬淡闲静的儒者们,此时却是像个山上修士那般雷厉风行。

    “可是发生了何事?”有位老儒问。

    方寸有些意外,没有想到那个年纪轻轻的家伙,居然还是个山长。

    山长,便是书院院长的称呼。

    年纪轻轻,便位居山长,不是实力超强,便是背景雄厚。

    方寸有些担心,这位山长,会不会是城主府的人?

    如果是,那就只能说那些江湖游侠命该如此,救无可救。

    不过以步青冥当时的语气来看,城主府和这半崖书院,应该不是沆瀣一气,同流合污之辈。

    见那个青年山主折起那张‘檄文’,带着那些儒者回转书院,周围也渐渐安静下来,方寸便松了口气,暗忖:“该通知的人都已通知到了,舞台已经搭建好了,也不知道这台戏能唱成什么样?是时候回去找个地方搬条凳子当吃瓜群众了。可别太让我失望啊!这可是我一手主导的大戏,我有没有导演天赋,就看各位的表现了。”

    他从树上弹射而下,落入草丛之中,几次弹射之后,便一头扎进绿芦河中,化成一条小鱼儿,朝着下游游去。

    下游的方向是清风城,半崖书院在清风城外半崖山上。

    ……

    此时的步青冥,已经气得开始杀人了。

    他知道自己被人坑了,宝库被盗还是小事,此间之事被人捅出去才是大事。他估计,做这件事的,应该是同一人。

    而从那篇檄文出现之后,一切事情就都脱离了他的掌控。

    无奈之下,他只好提前发动。

    他们已经来到那座地底洞窟,在他身边的娄德义,石进杰,楼家家主楼镇海,一个个面色如常地看着,也没有上前劝他的打算。

    而杀人,就是一个信号。

    那些人被杀掉之后,便拉到这里来放血。

    那些之前重伤,留在城主府休养的人,也被杀了,此时在这座地窟里面,一具具尸体堆积着,看起来有些瘆人。

    但他们却面色如常。

    ……

    而书院那边的儒者们,还在琢磨着,这张檄文上面所写之事,到底是不是事实?又到底是谁写的?

    是不是事实?这个还需要调查才知。

    但那毕竟是城主府,即便他们是书院的学者,代表着儒门,但真要彻查一城之主是否犯了这种重罪,也还是不够格。

    最后,还是那位年轻山主起身道:“这事不论真假,我都得去一趟城主府,咱们也不必再议了,且等我回来再说。”

    “山长,此时上门造访,可是不速之客,与礼不合啊!”

    “此时自然不宜公开上门造访,只是事关重大,我也只好做一回梁上君子的勾当了。”

    “山长,此等行径……”

    堂堂山长,居然做这种小人勾当,几位老儒便不由眉头轻皱。

    年轻山长挥袖转身,翩然而去,“不逾矩,并非默守陈规。事有急缓,亦有轻重,我等当知变通,识时务,是为权宜。”

    “……”

    ……

    另一边,赵家和段家这两位家主在段家秘室里密谋了半晌,赵家主便径直归家,率领着几位族人,伙同段家几人,朝城主府掠去。

    在这个不太平静的夜里,如他们一般,身着夜行衣,在黑暗中朝城主府掠去的江湖游侠们,并不在少数。

    不过段赵两家之人对此也没有多说什么,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城主府那边,似乎对此并没有任何防卫,让他们很轻易便摸进了城主府,照着檄文上的指引,轻而易举地便来到了那座地底洞窟。

    此时城主府的地底洞窟之中,除了步青冥和娄德义,以及楼家家主楼镇海,石进杰之外,还有刚刚赶来的铸剑山庄庄主任金水。

    除他们这些人,还有一干甲卫,算是城主府的死士。

    此时,随着步青冥杀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因为不够数,连他们城主府的一些下人都被那些甲士拉过来杀掉了。

    当鲜血填满那些血槽,血气随之蒸腾而起,血腥气扑鼻,洞窟中弥漫着一道道血雾,血雾朝着远处的一座洞壁汇聚而去。

    在那座洞壁上,一座由一条条血色线条勾勒出来的门户,渐渐浮现而出,高有三四丈,宽有两丈余,中间有个小小的凹槽。

    步青冥见此,哈哈一笑,纵身而起,张开双臂,如一头巨鹰扑向那座门户,随手掏出那块六边形的黑石头,塞进那凹槽之中。

    咔嚓……

    黑石卡入槽中,严丝合缝。

    而后洞壁开始抖动,轰隆隆声不断传来。

    也就是这个时候,化身为一只蚊子的方寸,悄无声息地重新回到这座洞窟。在他身后的赵段两家,以及一些江湖游侠,也闯了进来。

    大戏,正式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