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他们说我是害虫 > 第30章 虚则实之
    见几位家主一脸强颜欢笑,沈煨心中有些腻歪。

    他端起酒杯,抿了口,一边转着酒杯,一边玩味道:“从双鱼镇出,沿双鱼溪一路往西,便到了十里渡,大船在十里渡等待,而后一路沿谷阳河往西,直入京都。而一旦到了谷阳河……”

    沈煨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

    谷阳河乃大禹境内最大的河流,一旦玉器送到这条河,便有谷阳水君看顾,谁敢在这条河上打劫皇家之物?

    谁敢这么干,那就是与谷阳水君这位大禹正神为敌。

    顾胖子说道:“督造的意思,我等明白,只是从双镇到十里渡这十里地,随时都可能遇到那些劫匪,而且这一路,也无险可守。一旦交手,若是被贼人损毁了玉器,此等责任,我等却是担待不起!”

    沈煨微笑道:“无妨,今晚我们便提前出,先假作送货前往十里渡,到时咱家会亲自坐镇,先杀上一批。少了一批贼子,那几天后再出,咱们的压力便会小上许多。”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直赞督造智计无双,武侯再世。

    很快,一众家主便离开督造府,回去安排人手。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小,摆明了一副不怕被人听到的模样,显然是想要告诉那些贼子,“老子这一趟就是忽悠傻瓜的。”

    这让方寸有些无言,会有这样的傻瓜吗?

    不过这事和他没半毛钱关系,方寸直接藏在繁茂枝头,准备等晚上大家都去抓贼了,他便溜下树去,将那株龙血草给吃掉。

    看着四下无人,唯有一头撵山犬蹲守在廊下,看着后花园。

    方寸很想这个时候下树,吃掉那株龙血草,反正就是一头撵山犬而已,要是它敢瞎逼逼,就反一口将它给屠了!

    但这个想法才出来,就被他给掐灭了。

    想法虽好,但最好不要冒险。

    他虽不知那位像东方姐姐一样阴柔的沈督造修为如何,但给他的危险感觉相当大,他完全不是对手,一旦遇上,九成九会死。

    所以,这种诱惑,渐渐被他压制了下去。

    “等吧!等到天黑,他们出去忙活,这里就是我的天下了。”

    方寸伏在树上,暗暗给自己打气。

    夕阳西下,余晖撒落大地,让大地披上一层赤金。

    镇中炊烟袅袅,镇外老鸦嘎嘎。

    夜幕渐渐降临。

    方寸继续在等待着,结果等着等着,便见两个身着飞鱼服,腰挎长刀的护卫,来到这后院,将那盆龙血草给抱走了。

    “小心点,这可是督造送给陛下的小东西,别磕到了。”

    抱着龙血草的护卫正色道:“放心,我会注意的,我可不敢拿小命开玩笑。”顿了下,他又笑了起来,“不知那些以为今晚是引蛇出洞的贼子们,在得知真正的玉器就在今晚的货船上时,会是何表情?”

    另一位轻笑道:“一群蠢货,哪是督造对手?督造神机妙算,一石数鸟,不管贼子来与不来,皆在督造妙算之中。”

    藏身于树上的方寸,在听到这话,不由暗骂不已。

    “你家督造神机妙算是厉害,但你们抱走这株龙血草干嘛?那皇帝老儿还会差这一株观赏花草?这是我的啊!”

    方寸心里骂着,但却不敢妄动,怕引来这两个护卫的注意。

    等到这两个护卫抱着龙血草离开,方寸这才小心翼翼下树,从新遁入荷塘之中。荷塘有出水口,出水口汇入双鱼溪中。

    方寸可以由这出水口,直接来到双鱼溪。

    此时,督造府旁边的双鱼溪畔,灯火通明。

    一个个护卫抱着一只只木箱登船,那些都是小渡船,放不下太多东西,每只小船基本上就放三五只木箱。

    看船只的吃水程度,那些木箱确实很沉重。

    但沈煨已经将消息放了出去,此时,许多暗中关注着这一切的人都在怀疑,箱子里面放的,是不是一些石头?

    不过方寸却并不疑惑,因为在他的感应之中,一只装着龙血草的木箱,已经被搬上一只小船。

    只是那只小船就在站在岸边的沈煨跟前,方寸不敢胡来,虽然沈煨的注意力,此时并未在那船小船上。

    一个时辰后,小船装货完毕,沈煨跳上那艘小船,一挥手,数十艘小舟沿着双鱼溪,一路逆流而上,朝着十里外的十里渡行去。

    方寸见此,只能在河底潜游,默默寻找着机会。

    此时,沈煨唇角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仿佛在笑天下愚蠢之人何其多。这种极度鄙屑嘲讽的笑容,很让人生气。

    至少那些暗中观察着他的一些贼人,就觉得这家伙是在侮辱他们的智商,难道如此简单的拙计,他们会看不出来?

    是以,沈煨的计策成功了,渡舟行出双鱼镇数里,依然没有贼人前来观顾,倒是暗地里那些观察的眼线,依然还有不少。

    站在船上的沈煨,似乎对自己的计策没能引出贼人而懊恼,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碎碎念道:“无胆匪类,有本事出来啊!”

    暗地里的那些眼线见此,不由暗自冷笑。

    方寸也在暗骂,骂那些劫匪智障,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这位阴人玩弄于鼓掌之间,难道不知‘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

    就在沈煨离开双鱼镇时,住在小镇中的秦越和林在行两人,也穿上夜行服,悄无声息地朝着督造署摸去。

    林茵茵也骑着小白驴,朝着督造署而去。

    铃儿叮当响,在这夜里,特别刺耳。

    双方在督造署外碰到了一起。

    两个身穿夜行衣的伏在围墙上,一个骑着小毛驴走在街上。

    六眸相对后,秦越骂了句:“白痴!”

    林茵茵则骂了句:“无胆匪类!”

    末了似乎怕这两人听不懂,又加了句:“我辈侠义之士,行走江湖,当光明磊落,方不坠侠义之名,尔等……哼哼!”

    那不屑的小模样,气得秦越没忍住,又骂了句:“白痴!”

    林茵茵则迅追了句:“鼠辈!”

    秦越轻哼了声,带着林在行,朝督造署摸了进去。

    林茵茵本想驾驭着小毛驴跳进围墙,结果小毛驴却驮着她,往小镇外跑去。林茵茵有些惊诧,但并未阻止。

    小毛驴有灵,智慧不比寻常孩童差多少。

    而且寻找龙血草的,正是小毛驴。

    林茵茵心中虽有些疑惑,但还是随着小毛驴的性子来。

    林在行和秦越两人摸进督造署后院,心中暗喜,一切就这么简单!

    他们一边提防林茵茵在背后难,一边寻找那株龙血草。

    很快,秦越便低声道:“林师兄,没有!”

    林在行愣了下,道:“等一下,我放出金子感应一下!”

    金子,就是他的那头妖兽黄金四脚蛇。

    结果黄金四脚蛇才刚放出来,周围便亮起一支支火把。

    “好胆贼子!就知道尔等不死心,可惜,尔等行径在督造眼早已无所遁形,我等已等候多时,尔等束手就擒吧!哈哈哈……”

    林在行和秦越愣了下,相视一眼。

    林在行突然说道:“不在这里,好像在镇外!”

    “怎么可能!”秦越双眸不由瞪了起来。

    “怎么办?”

    “走!去镇外!”

    两人说着,身形突然拔地而起,朝墙外翻去。

    “贼子休走!”

    看到二人翻墙而去,身后那些护卫们大叫起来,纷纷朝林在行和秦越纵掠而去。

    他们并非督造署沈煨的部下,而是沈煨从那些家族里借来的,是以他们根本没有为督造署死拼的打算,只是装个样子而已。

    此时,林茵茵已经骑着小毛驴,朝队伍追去。

    ps:周一了,求票冲榜中,各位看官大佬们,看完了请投个票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