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球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二十章 托尼老师
    比赛在晚上八点开始。

    联邦快递球馆已经坐满了观众,哪怕是没有太多看点的比赛,灰熊主场依旧会满。

    作为9o年代才进入nBa的年轻球队,早先在温哥华的灰熊一直扮演着鱼腩角色,鱼腩到选中的新秀不愿意过去报到的地步。

    来到孟菲斯以后,灰熊苦心经营,终于在这两年有了起色。

    去年的黑八,半决赛七场大战,让灰熊确立了自己的风格和强队地位,人气提升是必然的。

    马克-加索尔和扎克-兰多夫两个人可以说都是意外之喜。

    一个是一笔打劫交易的舔头,一个是饱受批评的浪荡胖子。

    结果一个打出了不逊于哥哥保罗-加索尔的表现,一个则获得了重生。

    黑白双熊正在成为这只球队的招牌。

    果然比赛一开始,黑白双熊就开始蹂躏对手黄蜂的内线。

    兰多夫开场就内线强吃,加索尔高位做轴,打的是一板一眼。

    相比而言,黄蜂没有太多的章法,反正他们是摆烂,球员们都是尽其所能打球,撒开丫子打。

    黄蜂一开场上的是一个一大四小的阵容,内线虽然防不住,可是外线火力不错。

    灰熊这边打进两个,黄蜂就外线扔一个三分。

    灰熊节奏打的慢吞吞,黄蜂则是轻骑快马。

    他们的主教练蒙迪-威廉姆斯是调兵遣将,反正1o人轮换,谁都能上去抡两下。

    就这样,黄蜂上半场和灰熊打了个难解难分。

    不过场面着实不太好看,没有明星球员,节奏慢,没有什么精彩的扣篮、盖帽或者对抗。

    很多观众都在聊天、吃东西、玩手机、拍照片,并不是很关心场上局势。

    李良等人坐在一个比较靠后的位置,朱姝和白晓婷看了觉得没劲,很快一个开始玩手机一个开始自拍。

    就连魏大至都觉得这比赛很没意思,拿出手机开始拍照,准备晚上刷论坛用。

    只有李良,全神贯注看得特别认真,每一个攻防回合都不错过,偶尔还拿出手机来进行录像拍照,把他认为不错的表现拍下来。

    朱姝看到李良这么认真,凑上来问道:“你看的好认真啊,有这么好看的吗?”

    自从李良对朱姝用了“自来熟香剂”后,两人的关系就真的和朋友一样了。

    原本个性比较羞涩的朱姝,时常会和李良搭话。

    李良道:“当然好看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可是要进nBa的人。”

    朱姝点点头道:“嗯,那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李良转头看了看朱姝,厚厚的眼睛片遮挡住了她眼中的神采,嘴里的牙箍让嘴巴有些外凸,但小巧的鼻梁,能看到一丝丝的红晕。

    朱姝注意到李良的眼神,赶忙转头回去,李良道:“谢谢你啊,还是第一次有人相信我能进nBa。”

    “有志者事竟成嘛。”

    到了下半场,场上局面开始出现变化,估计中场休息在更衣室里教练把灰熊的球员都好好训了一通,第三节一开始,灰熊就加强了防守。

    李良打起精神,开始认真观察灰熊外线的头号防守大闸——托尼-阿伦。

    托尼-阿伦虽然身高只有193,属于个子比较矮小的后卫,身体也不算特别强壮,但他的防守能力却得到所有人的公认,的确很强。

    一个身体素质总体一般的人,防守端能得到公认的好,除了强大的精神毅力外,更重要的一定是拥有很好的防守技巧。

    在现场看比赛和看录像就是不同,能看到更多的细节。

    李良仔细的观察托尼-阿伦的防守细节,并且把自己代入到和托尼-阿伦同样的场景中,脑子里想象能不能做到和阿伦一样。

    “脚步使用保持恰当的距离,手上的干扰不能停,判断对手的战术意图,从接球前就要注重消耗对手,不要轻易起跳,破坏节奏比封盖更加的重要。”

    看了一节,李良在脑子里对阿伦防守端的表现进行了总结。

    这是他自己看来的,比听别人说印象无疑更深,因为每一个细节都有现场画面做支撑。

    灰熊在第三节果然把比分翻转了过来,整节比赛一共让黄蜂拿了12分,打出了一个37:12的夸张分差,直接将比赛杀死,让胜负没有了悬念。

    最终,第四节沦为了垃圾时间,灰熊用一场典型的灰熊式胜利换来了球迷们的掌声。

    托尼-阿伦全场只拿到4分,2个篮板,1个助攻,在进攻端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防守端的效果却相当好。

    特别是第三节,和全队一起遏制了黄蜂的进攻,是球队获胜的关键人物。

    李良这一场是有所收获,感觉自己的防守意识又有了一点点进步。

    不过真正的进步还是需要靠实战操练,晚上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对位新秀詹姆斯了。

    比赛结束后,四人坐车回到了酒店,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李良说自己要回去洗澡睡觉了。

    魏大至道:“不会吧老哥,你最近怎么搞的,动不动就睡觉,早上你几点钟才醒的?现在又要睡了?”

    白晓婷也道:“晚上陪你们看球,现在回来了,你们也得陪陪我们吧?”

    李良道:“怎么陪?一起去洗澡?”

    白晓婷瞪了李良一眼,道:“陪朱姝打游戏,她两天没打游戏,肯定手痒了。”

    朱姝一听忙摇手,道:“不用,不用了,我自己玩就好了。你要是累了,就去睡觉吧,没关系的。”

    李良一听反倒来了劲,朱姝竟然会打游戏?问道:“你会打什么游戏?”

    朱姝道:“什…什么游戏都行。我平时比较宅,也不喜欢交朋友,所以除了学习,就是打游戏了。”

    “dota,英雄联盟,cs?都会吗?”

    “嗯,这些都是大众游戏,都会,冷门的也会…我星际争霸都会打。”

    星际争霸这种游戏当然不冷,可它热的时候是十多年前了。

    现在基本都没有新人玩这种复杂的游戏,更何况是个女孩子。

    听朱姝这么一说,魏大至也来了劲,于是四人决定一起去找一家网吧打游戏。

    在美国网吧并不算多,不过这家酒店附近各种设施还挺齐全,不太远的地方正好有一家。

    于是,四人到了网吧,12年,英雄联盟是网吧里最火爆的游戏,不仅中国如此,美国也是一样。

    李良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打游戏,魔兽争霸3、dota、cs都是一把好手。

    到了美国读书,因为专心于篮球,慢慢把游戏戒了。

    但李良当真是除了打篮球,其它各方面天赋都是一流。

    英雄联盟这游戏他之前从没玩过,今天过来和朱姝等人一起开了小号玩,打了一把电脑aI他就明白过来:“这和dota差不多嘛,还没有反补,就是地图更小,多打架就行了。”

    李良上手极快,很快他就和朱姝一起成为了团队carry,在美服把各路人马打得人仰马翻,打得对方都2o投。

    尤其是李良和朱姝两人走下路,一个adc一个辅助,一会儿就育了起来,从下路一路杀到中路,再从中路杀到上路,杀完上路进野区杀,野区抓了几波就回下路继续育,到了2o分钟对手就被杀gg了。

    打了三个多小时直到凌晨,玩了七八把,一把都没输。

    虽然有对手比较菜的因素在里面,但也足以见得这两个家伙的确很厉害。

    朱姝伸了个懒腰,脸上显得很满足,道:“今天玩够了,我们回去吧,明天你俩还要开车呢。”

    李良却道:“等一下,光玩这个多没意思,你不是会打魔兽争霸么,咱俩来一局?”

    魏大至道:“不是吧你,好胜心又上来了?和女孩子还较真。”

    “什么较真,就是切磋一下怎么了?会玩魔兽的女孩太稀有了好吧。”

    魏大至了解李良,这人骨子里很好胜。

    他之所以在篮球项目上坚持这么久,除了喜爱之外,还有一个就是不服气。

    不服气自己会打不好。

    朱姝见李良很坚持,便答应下来。

    李良过去在国内,魔兽争霸刚刚兴起的时候,就打遍全校无敌手。

    在市里网吧组织的比赛中拿过冠军,甚至被邀请去省城参加大赛。

    他的确很有天赋,上手特别的快,和一般的老手打两三把,后面就能虐回来,并且再不会输。

    后来因为迷上篮球,没有在电竞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不然今天说不定在国内某个俱乐部打电竞呢。

    魔兽争霸这种游戏,就是骑士之间的对决,输了是没法赖队友的。

    所以后面才逐渐没落,让位于摸Ba类游戏。

    毕竟和篮球一样,五个人的比赛输了可以怪队友。

    队伍输了,但自己没有输,都是队友太垃圾。

    李良选择了兽族。

    兽族作为四族中刚猛和猥琐兼具的一个种族,李良用得一向是刚猥并济,又凶又骚。

    而朱姝则是选择了灵活多变的暗夜精灵。

    对战地图是eI,剑圣的李良开局选择偷商店的蓝胖子,然后一路抢宝,并不时去骚扰朱姝练级。

    没想到,朱姝的暗夜用的很稳,她常规恶魔猎手,练了雇佣兵营地,而且是单ac练,升本转吹风。

    李良的几次骚扰都没有挥什么作用,没能阻挡朱姝吹风部队成型的脚步。

    eI这个地图练级点本来就少,李良二牛头练级,因为长时间不玩手生出了失误,练死一个大g,局势开始有些不利。

    接着,朱姝三本吹风逐步成型,先来拆了波李良的地洞让他卡人口,然后趁这个机会把兽王练到了三级。

    接着牢牢控住商店,无敌、群补全包,最后三一个Tk,直接找李良决战。

    李良在诸多劣势的情况下,想依靠操作和牛头冲击波硬吃。

    可朱姝操作一点都不差,剑圣在天上基本没下来过,鸟德分散的很好不给冲波的机会。

    最后,当牛头死于dh之手,李良无奈的打出了gg。

    “我甘李良,竟然输了?”

    李良不敢相信,朱姝的魔兽水平竟然这么高,简直是教科书式的吹风流,打得李良没脾气。

    魏大至一边笑话李良,一边道:“喂喂,输就输了啊,今天不玩了,回去睡觉。想赢,以后还有机会的。”

    李良见时间不早,没有再拖着朱姝要继续,但他道:“这场我记下了啊,后面一定找回来,你可不准跑。”

    朱姝脸上绽放出少有的光彩,道:“嗯,我不会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