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119章 最后一个犯人
    柳淳没心思理会朱棣想什么,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怎么摆弄这帮人身上,让他们互相监督,还只是一个权宜之计。

    只要稍微安定下来,他们有空勾结串联,就会再度逃跑,不用说别的,光看看白羊口等地的军户缺口,就心知肚明了。

    这些年就是老朱不断向九边送人,而送来的人,又不断逃回内地。

    无他!

    边疆的生活太苦了!

    没有人愿意背井离乡。

    大宁和辽东,比起北平更远,更苦,更留不住人。

    尤其是一群不安分的犯人,岂会轻易善罢甘休。

    “这一次是让你们去一片荒地,什么都没有,我想问问你们,觉得应该怎么办?或者说,你们希望自己的村子,变成什么样子?就按照你们的想法说,不用害怕,我不但不会责怪,说得好,还有奖励!”

    柳淳连着问了几遍,这帮人仿佛没听懂似的。

    我们就想不干活,白吃饭,行不?

    沉默了好半天,那个春园楼出身的年轻人,突然站起。

    “我,我不想有青楼,能行吗?”他语气之中带着愤怒,显然,在他看来,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从古至今,历朝历代,就没有谁能真正禁绝青楼!

    “可以!”

    柳淳一口答应下来,还拿出一个小本子,认真写在了上面。

    “这个建议很好,大家屯垦戍边,应该想办法给你们解决终身大事。这样,三年之内,让你们都娶上媳妇。当普遍成亲之后,青楼一定取消,你们所有人都必须老老实实,干活养家,别动歪心思!”

    柳淳的态度,让年轻人大吃一惊。

    真,真的能取消吗?

    假如没了青楼,也就没了自己这样,连爹都不知道的可怜人,也不会有人嘲笑他……如果真能做到,留在大宁,也不是不行。

    他蹲了下来,若有所思,用手指不停在地上乱画,脸上时而傻笑,时而纠结……旁边的张秀才突然仗着胆子道:“那,那我不想有贪官,行吗?”

    “这个当然是努力的目标……以后凡是征收苛捐杂税,征调民夫,必须符合法令,有任何不合规矩的地方,有官吏去欺压你们,就可以抓起来,扭送官府。”

    这是老朱早就定下的规矩,柳淳想了想,又道:“往后每隔一段时间,经历司会公布开销的账目,供大家监察,有什么疑问,可以直接向经历司提出来,我会给大家解答的。”

    柳淳承诺的,显然不能根除贪官,但是他态度认真,诚意也够,尤其是公布账目开销,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在人群当中,还有几个是犯了错的官吏,听到之后,纷纷点头,这个办法好!

    张秀才本来是胡乱一说,没想到柳淳还真认真回答了。

    他又来了精神,“那,那我想每个人都读书,行不?”

    “这个……我会开设扫盲班,等屯田有了收获,就聘请先生,开设学堂,以后你们的孩子都可以进学堂念书……对了,往后还会有官学,或许还能出几个进士,也未可知!”

    进士?

    开什么玩笑!

    那可都是文曲星,就凭我们这一堆烂人,还能有当进士的儿子,除非祖坟冒青烟了,根本是扯淡!

    见众人不屑,柳淳严肃道:“确实很难,但我觉得也不是没希望,先,我们要有钱,能请来最好的先生,名师出高徒吗!然后呢,要多总结考试技巧,当下科举的内容无非就是四书五经,拢共九本书,一年学一本,剩下的一年学习八股文……十年寒窗,怎么就出不来进士?”柳淳还真信心满满。

    这时候人群当中传出咳嗽之声,“大人,我们都是犯人,朝廷规定,犯人之子是不能参与科举的。”

    柳淳哑然一笑,“没错,可圣人也有旨意,你们若是能在九边屯田,五年以上,就能得到新的民籍,到时候你们就不是犯人了,后代自然能参加科举。”

    柳淳笑呵呵走到大家伙的中间,声音和蔼道:“大家伙都有不堪回的过去,留在北平,你们永远摆脱不了曾经的身份。可到了大宁,完全就是新生,你们有机会,选择崭新的人生!”

    “不管你们过去是有意犯错,还是无心之过,放在一边。我相信只要是个正常的人,是个有人心的人,都不会愿意被人唾骂指点。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跟过去的自己,彻底割断。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这样,从明天开始,我让人给你们重新登记一个名字……保留原来的也行,愿意更改也可以,总而言之,算是改头换面。对了,为了庆祝新生,明天吃羊肉,我请客!”

    柳淳跟这帮人,畅谈了一个晚上,虽然没有睡觉,但大家伙还都神采奕奕……许多人都提出了想法。

    有人觉得要废除贱籍,这个柳淳告诉他们,只要屯田,就能入民籍,自然不是贱籍。还有人害怕被欺负,柳淳就提议,设立严刑峻法,强力约束每一个人,至少在大宁都司范围内,不许仗势欺人,恃强凌弱……

    当然了,也有人提出建议,希望朝廷不要征税,也不要大家伙服役……还有人干脆就说,把他们放回去算了。

    针对这几个不要脸的货儿,柳淳二话不说,直接下令,把他们捆起来,绑在车辕上。

    这边架着大锅煮羊肉,香气飘出二里远,这几个家伙只能闻着香味流口水……

    “柳淳,你觉得他们会守规矩吗?”朱棣用一种近乎请教的语气问道。

    “我认为会的……”柳淳回答道:“正因为他们很渣,彼此之间又不信任,把他们扔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这帮人最担心的就是自身的安全。在大宁都司,没有宗族,没有亲朋好友,也没有帮会门户,什么都没有,他们只能依靠规矩保护自己!而这些规矩,又是他们参与讨论制定的,没有理由不遵守!”

    朱棣吸了口气,认真思索,似乎有些道理。

    只是这个道理怪怪的……“难道说,他们是人渣,反而成了好事了?”

    柳淳眨了眨眼睛,貌似是这样的!

    某新大6,不就是一群被流放的犯人,建立了全新的规矩吗!貌似人渣也会推动世界进步的……当然了,人渣就是人渣,一旦自己竞争力不行了,就恢复了渣渣的本质,把脸皮扔到了九霄云外,不惜推翻自己定下的规矩,动贸易战。

    这就很讽刺了,你自己定下的,对你有利,结果还玩不过别人,该反思的是自己才对啊!难道因为你不思进取,就不许别人努力进步了?

    所以说,对人渣要时刻提防着,不过当下大宁都司还有太多的土地,有足够的空间,容得下这帮人。

    朱棣一直注意着,他现重新登记姓名的时候,有人激动落泪,狂大吼,他们终于能和不堪的过去说再见了。

    新生的力量何等强大,到了屯田的区域之后,给农具,这帮家伙几乎没有休息,直接投入了劳动。

    不干活不成啊,开垦田地少,那可是要服役的,还要跟鞑子打仗,就算为了小命,也要卖力气啊!

    朱棣终于露出了笑容!

    成了!

    这位燕王殿下是了狠,他把北平所有监狱都搬空了不说,还抓了许多地痞无赖,帮闲打手,无业游民……总之,凡是害群之马,一股脑,塞到了大宁。

    整个北平,再也没有犯人了,市面上空前安宁……不对!好像还有一个人!

    探花郎黄子澄!

    他还因为案子,被关在锦衣卫的大牢,等候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