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我的三国有属性 > 第五章:砸的就是你饭碗
    刘不惧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马,久久的没能反应过来。

    拜师什么的不过是自己说的玩笑话,虽然也真的想过,但刘不惧自己都觉得那不可能。

    刚才马说出一百两的时候,他差点就答应了下来。

    但又觉得就这么答应了下来会不会显的自己没见过世面?

    人家恐龙都还知道持那啥自重一下呢,自己能给马带来的东西更多,马当时要是直接报价二百两,刘不惧觉得自己百分之二百是会答应下来的。

    但刘不惧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内部比试的失败,竟然对马的打击这么大。

    竟然能让他当众跪在自己面前叩拜师。

    虽然流程有点不对,但这一跪,这磕的三个头可都是正规套路。

    “要不你给我二百两吧?一百五十两也行……”刘不惧有些害怕了,自己几斤几两还不知道吗?

    收了这个徒弟长期饭票是有了,可自己拿什么教给马?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看着青涩的脸庞,马险些说出终身为父,还好足够机智,及时改了回来。

    马的坚决让刘不惧的腿有点软,如果马现自己这个师傅是个水货的话,会不会……

    想到这里,刘不惧就觉得自己的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跪在面前的马忽然间瞪大了眼睛,作为一个上过数十次战场,杀了无数敌人的校尉,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来不及多想,马连忙一个闪身扑到刘不惧面前,双手紧紧的抱着刘不惧的双腿,嚎啕大哭道:“师傅,您就可怜可怜徒儿吧,徒儿全族被人灭门,只剩下徒儿一人,灭门之仇还没报呢……”

    “你先松开……”刘不惧被马吓的双腿又有了些知觉,但被马这么抱着,迟早是要坐轮椅的。

    “你别跪我就送开,不然我就先杀了你在抹脖子,反正都活不了……”马幽怨的看着刘不惧。

    师傅给徒弟跪下,不论是放在所谓的封建社会也好,还是开明的现代社会,都是不被伦理道德所接纳的。

    放在封建社会,吃瓜群众就是直接把这个欺师灭祖的货杀了,官府都不会追究。

    现代社会倒是会追究一下,但这个人也会被社会狠狠的谴责。

    “看在你家仇未报的面子上,就勉强收了你吧……”刘不惧认真的想了下,觉得如果不帮一下马的话,自己的良心会痛的。

    “谢师傅……”

    “这……这是什么情况?”不远处的张角瞪大了眼睛,这剧情简直比王寡妇偷了王老汉的黄瓜卖给孙寡妇还丰富啊。

    回应张角的是无数张懵逼的脸,他们还想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起来吧,知人善用很重要,友军并非越强越好,而是要看是否适合自己。”刘不惧深吸了口气,假装自己就是那个世外高人,心中不断的试探着,但那个消失的感觉依旧没有回应。

    无奈,刘不惧只好选择了同样的配方,看能不能配出同样的味道。

    “你们两个,继续跟在马左右,之前干了什么,现在还干什么。”吩咐完弥衡和曹昂两人,刘不惧又用跟哭差不多的笑容看向马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放松一下,别把自己绷的太紧,就当你身后站着的是千军万马。”

    经过一轮的休整,马满血复活的再一次出现在了演武场上。

    体内有股热流似乎在一瞬间突然出现,马猛的睁开双眼,惊喜的回头看着刘不惧。

    高人!真的是高人啊……

    竟然真的被说中了,只有知人善用,战前放松一下,才会进入这种状态。

    又将目光看向身后跟着的是满脸懵逼,不知所措的弥衡和曹昂。

    他们果真是最适合我的人,看来以后要深入交流一下才行……

    再看向对面三位同僚的时候,马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强大的自信。

    刚才的战斗告诉马,状态不好的时候只能被虐,状态好能不能打过则要看命,看运气!

    但是现在马有一种直觉,他们不是自己的对手。

    没有哨响,也没有裁判。

    双方站定,只需要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是否准备妥当。

    直到接到对面同僚传来的信号之后,马这才开始了行动。

    历来的战斗或者比试,马都是承担的主动进攻的角色,这一次也一样不例外。

    虽然没有战马,但马还是直接大踏步的朝着对面的三名同僚奔去,落在后方的曹昂和弥衡两个人愣了下,旋即连忙迈开脚丫子向前跑着,只是不论他们怎么努力,愣是根不上马的步伐。

    张角微微的皱着眉头:“马的度比之前更快了……”

    “也许是状态回来了呢?”张夫人懒洋洋的看了眼场中,对于这种事情,她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

    “拜个师状态就回来了?”张角无语的反驳道。

    “这些破事儿别跟我说,我告诉你姓张的,我的女婿不准上战场……”张夫人厉声警告道,倒不是觉得刘不惧就是她的女婿了,不论她的女婿是谁,张夫人都不希望女婿上战场,这是原则,想到这里,张夫人接着说道:“也别想把他拉到军中,不然你就睡大街去吧!”

    “……”张角无语,懒的跟她斗嘴,不上战场哪来的战功?没有战功以后就只能当平民,平民不照样要上战场?这是典型的管二代不管三代,后面人爱咋咋,一点也不为孙子辈着想。

    “哎,我觉得儿就挺好的,就是脑子可能出了点问题……”张夫人看了眼场中的马,又看了看场边的刘不惧,喃喃自语道。

    “他和宁儿太熟了,不好下手……”张角下意识回了句。

    张夫人瞥了眼张角,幽怨道:“当年你个老不要脸的要是要点脸,现在我也是郡守夫人了!”

    “……”张角抬眼看向场中,不要脸的人怎么能要脸呢?郡守夫人?嫁给他你现在就是黄脸婆了。

    不过这话张角也只敢在心里面说说而已。

    说话间的功夫,马便一马当先的杀到了对方面前。

    这一次感觉奇好,还在奔跑的路上马便觉得自己可以直接用出最强一击。

    ‘呔……’

    爆喝一声,挥舞着木质的棍子,狠狠的朝着对面砸去。

    一股刮的让人脸庞生疼的冷风突然袭来,如同刀割一般的疼痛。

    ‘咔嚓……’

    三人手中的棍子应声而断,整个人也不受控制的飞倒退着,满脸震惊的表情看着马。

    “要死啊你?一场比试而已,用得着直接出杀招吗?”反应过来的孔隆忍不住的咆哮着。

    如果不是刚才他们反应快的话,现在估计就受了重伤了。

    大家都是同僚,一场普通的比试你就要砸人饭碗,刚才我们都没下死手的,你马滴良心大大滴坏了……

    看着已经结束的战斗,弥衡满脸绝望的看着旁边的曹昂。

    曹昂的脸色也没好到哪去,然后怀疑人生的扭头看向了刘不惧。

    之前好歹他们两个还到了跟前,只是没来得及加入战斗就结束了,现在他们两个连战场都没跑到就结束了。

    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来这里到底是干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