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第二十九章 一念之间
    关于印度人不吃牛肉,这其实是谣传,很多人大概不知道,二十一世纪印度曾经一度是全世界最大的牛肉出口国。

    印度国内有很多宗教,有的确实是不吃牛肉,有的不吃猪肉,有的不吃鸡肉,这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是印度人对于戒律的遵守似乎不是那么严格,上辈子罗克曾经和印度客户吃饭,刚开始的时候罗克只知道印度人不吃牛肉,不知道那个印度客户不吃猪肉,所以点了猪肉,印度客户当场表示不吃,过了二十分钟以后,印度客户问罗克“猪肉好吃吗?”

    罗克开玩笑的说:“你可以试试。”

    然后接下来罗克大开眼界,口口声声不吃猪肉的印度客户对猪肉赞不绝口,吃的比罗克都多。

    当然这是熟人之间才这样,如果有求于印度人,那么印度人通常表现的相当正义,就比如现在罗克面前的夏尔马。

    “好吧,是我的错,警长先生,我想,我们之间缺乏足够的沟通。”罗克马上改正,这时候不适合辩论锡克教的戒律,赶紧把罗一他们捞出来才是正经。

    “副队长先生,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好沟通的,你我互不统属,咱们甚至不在一个部门,做好自己的事吧。”夏尔马得意洋洋的拿捏,说话的时候又把脚翘到桌子上。

    “你觉得,我们会一直互不统属吗?”罗克绵里藏针,现在确实是互不统属,未来说不定,如果今天夏尔马不给面子,那么如果有天罗克爬到夏尔马头上,那罗克也不会忘记今天的屈辱。

    “别得意,清国人,你这个卑鄙的家伙,不要以为现在受到信任就得意忘形,别忘了你们现在的信任原本都是属于我们的。”夏尔马大概没想到罗克还能反击,瞬间失态。

    这特么,给英国人当狗还能当出优越感,罗克彻底放弃以正常方式和夏尔马交流。

    “说吧,你要多少钱,才会忘记今天生的事?”罗克一针见血。

    “这不是钱的问题,钱不能收买所有人。”夏尔马用轻蔑的眼神看罗克,他大概不知道罗克能拿出多少钱,还以为罗克是那个每个月只有1.2英镑薪水的苦哈哈。

    “五百英镑!”罗克不废话,直接拿出一个自认为让夏尔马无法拒绝的数字。

    “五百!”夏尔马难以置信的看着罗克,不敢相信罗克有这么多钱。

    说到敛财能力,印度人连华人的腿毛都比不上,不考虑灰色收入的前提下,华裔警察每个月拿1.2英镑的薪水,可以省下来一个英镑,同样的薪水,印度人能只能存o.2英镑,就这印度人已经感觉他们很节约了。

    “对,五百英镑,如果你愿意忘记今天晚上生了什么,五百英镑就是你的,还有罗伊他们赚来的钱,都是你的,我相信,如果你上报,那么你什么都得不到,而且你也别想用这件事威胁我,如果你不同意,我马上就走,但是你小心点,我们华人有句俗语叫‘风水轮流转’,如果你不想有一双眼睛随时盯着你的话,那你最好考虑下我的建议。”既然撕破脸,那罗克就把话掰开说透。

    如果夏尔马打算利用这件事让罗克丢官罢职,那大概夏尔马是想多了,这件事和罗克并没有关系,罗一他们知道轻重缓急,一定不会把罗克牵扯进来。

    更何况,就算夏尔马上报,奥斯汀·彭斯也不一定会把罗一他们怎么样,大不了把罗一他们开革,还没到把罗一他们扔进罗本岛监狱的份上,但是那样一来,夏尔马就要面对罗克的针锋相对,只要夏尔马不傻,罗克相信,夏尔马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问题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人是不能用常理揣测的,就像奥斯汀·彭斯不理解华裔警察为什么不入籍,罗克对夏尔马也不够了解。

    “你休想!”夏尔马恶狠狠的看着罗克,眼神的温度简直能把罗克灼伤:“别以为谁都和你们这些清国人一样卑鄙,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你准备好向督查解释,为什么你有五百英镑用来收买我吧!”

    这就对了,罗克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但是罗克不能喜形于色,看着暴怒的夏尔马,罗克双手摊开,脸上的表情是难以置信。

    “夏尔马,这可是五百英镑,想想看你要多少年才能赚到,只要你忘记今天晚上的事,五百英镑就是你的。”罗克不知不觉给夏尔马挖了个大坑,最好夏尔马向奥斯汀·彭斯汇报,罗克试图用五百英镑收买他,那样就会牵扯出亨利拿走的那2o公斤黄金,罗克相信,亨利一定把该给的份子给了奥斯汀·彭斯,只要夏尔马告罗克,那夏尔马死定了。

    五公斤黄金,大概价值69o英镑,罗克不需要向奥斯汀·彭斯解释,奥斯汀·彭斯也不会问罗克,69o英镑去掉罗克买房子的1oo英镑,还剩59o呢。

    “滚出去,等着倒霉吧,该死的副队长先生。”夏尔马声嘶力竭,好像受到了莫大的侮辱,看向罗克的眼神充满厌恶。

    “很好!”罗克表现的气急败坏,用混杂着愤怒和担心的眼神看一眼夏尔马,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返回宿舍的路上,李德和稍后赶到的安东都忧心忡忡,罗克和夏尔马在办公室内争吵的声音很大,安东和李德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们也不知道罗克悄悄给夏尔马挖了个坑,看罗克一言不,还以为罗克心情不佳,也没有说话的心情。

    回到宿舍房间,罗克给自己倒了一杯香槟,施施然点上一根雪茄,盘算着如果夏尔马不高自己,那罗克应该怎么办。

    “你还有心思喝酒,明天如果夏尔马真的上报怎么办?”连罗克都没办法,安东也是无计可施。

    “别担心,夏尔马如果敢上报,那就是在找死。”罗克指指香槟瓶子和雪茄盒子,让安东自己动手。

    “找死?”安东的表情比刚才的罗克更惊讶。

    “放心吧,我给夏尔马挖了个坑,他要是只上报罗一他们赌博,那大概罗一他们要脱层皮,他要是敢说其他的,那夏尔马就是在找死。”不能说罗克是坑夏尔马,这件事到底是何走向,都在夏尔马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