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逃处矿洞,怒诛金丹
    白虎身上妖气翻滚,双目刺红,嘴边的毛发还沾染着殷红的血液,周身散发着凶兽的残暴气息。

    透过法阵中涌动的红芒,它瞪着褐黄色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在法阵中狂轰烂炸的黄百狐。

    “嗖!”

    只见白虎身形一躬,前爪探出,猛然向着老者扑了过去。

    “谁?”

    “轰!”

    黄百狐手里使用一把黄灿灿的金锤,上面灵芒闪烁,一股沉重的威压从宝物上溢散出来。

    黄百狐的修为似乎被李长存还深厚,在白虎扑出去的一息,他就立刻感应到了。

    他想也没有想,直接抡起金锤,轰然砸了出去。

    “轰!”

    “呜嗷!”

    金锤如山丘,光芒璀璨,炫目至极,直接就砸在了白虎的前爪上。

    白虎双爪几乎都被砸断了,痛得它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浩浩荡荡的音波,向着老者奔腾而去。

    黄百狐还以为白虎吃痛之下,才会发出这样的吼叫。

    只是当他接触到那一圈圈音波后,顿时觉得识海翻天覆地,仿佛一道无形的力量,在识海中掀起万千波澜。

    “嗖!”

    与此同时,一道红芒突兀从黄百狐身后出现,紧跟着一个硕大的狗头,张开血盆大口,咔嚓一声就咬住了老者的腿部。

    若不是黄百狐见机得快,侥幸地躲避了,大黄狗这一咬,便会直接将它丹田咬破。

    “孽畜,找死!”

    黄百狐脸色大变,抡起金锤就锤向了大黄狗。

    大黄狗眼里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嗖地直接送口,转眼钻入了法阵空间里。

    “轰隆隆!”

    黄百狐的攻击落在空间中,整个空间都在晃动。

    他的左腿血流如注,血肉模糊,身上的气息也为之下降了一丝。

    刚才在大黄狗咬中的一瞬间,他惊恐地发现,身上的灵力竟然在急剧地流逝,一道强大的吞噬之力,野蛮地侵入他体内,掠夺灵力。

    一虎一狗的攻击刚落,他突然再次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一种危险到极致的气息萦绕在周身。

    “咻!”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法阵空间涌动,一道百丈大小的金色剑影,对着他轰然劈了下来。

    剑气凌厉,威压浩荡,这一剑似乎可以斩灭苍生万物,让世界为之沦陷。

    “锤撼天地!

    黄百狐脸色微变,再也顾不上身上的伤势,法诀运转,体内的灵力哗啦啦地灌入金锤里。

    金锤金光璀璨,耀眼夺目,眨眼化作一座小山丘大小。

    一眼看去,如同西湖的金山一样,金黄璀璨,散发着奢华的气息。

    不过,在这金锤上散发的气息,却是厚重岳,浩瀚如沧海,对着虚空中的金色巨剑,轰地锤了过去。

    “轰隆隆!”

    巨剑破碎,剑气消失,金锤也跟着倒飞回去。

    “噗呲!”

    黄百狐脸色青红交加,蹬蹬蹬地向后倒退了数步,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身上的气息顿时变得起伏不定。

    一股沛然巨力向四面扩散开来,整个法阵都在摇晃。

    “嗯哼!”

    与此同时,悬浮在空中的金色飞剑,灵光黯淡,滴溜溜一转再次飞回了吴有道体内。

    吴有道眉头紧皱,脸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一抹殷红从嘴角缓缓地流出流出来。

    “唉,我的法宝真的要去蕴样一段时间了,不过这法阵我还能继续主持,一切靠你们了!”

    吴有道眯着双眸,盯着法阵空间,似乎要将一切都看透。

    而后,他发出一声长叹,悠悠地说道。

    刚才他御剑和黄百狐对轰了一招,飞剑再次受到了伤寒。

    同时,两人轰击在一起时爆发出来的力量,几乎直达金丹圆满之境,让九龙炼狱大阵都差点破碎了。

    两边兼顾,他再也无法支撑,他直接被反弹之力弄成了内伤。

    其实,六宗另外五个金丹修士,也只能仗着法阵之力,勉强与那几个散修金丹真人周旋,根本不敢正面交锋。

    此时此刻,攻击的主力只剩下了大黄狗和白虎。

    大黄狗和白虎利用法阵之力,疯狂地偷袭黄百狐。

    此时此刻,黄百狐身上伤痕累累,布满了虎爪和狗爪。

    他呼吸急促,身上气息已经变得萎靡不振,恶狠狠地盯着大黄狗消失的方向。

    “哈哈,好,我黄百狐纵横外海多年,斩杀过无数妖兽,从没有今日这般狼狈,与其在这里被两头畜生羞辱,还不如和你们拼了!”

    “嗡嗡嗡!”

    黄百狐脸上露出一抹凄惨凄然之色,猛然将手里的金锤狠狠地投掷出去。

    金锤滴溜溜旋转着飞出去,疯狂地变大,眨眼就化作百丈大小,金光璀璨,符文一绕,一股暴躁的气息从上面喷涌而出。

    “我倒要看一看你这是什么法阵,可以抵挡住上品法宝的自爆!”

    黄百狐凶狠地说道,脸上寒意大作。

    这一刻,他的心都在滴血,这金锤是他的本命法宝,并且还是上品法宝,如今却要在这里用于自爆,他心里的恨意仿佛如江河之水,滔滔不绝。

    “不好,那家伙疯了!”

    大黄狗和白虎感受到金锤上散发的气息,心里一惊,直接向法阵外激射而去。

    “叱!”

    吴有道一直都在关注着法阵中的情况,在黄百狐要自爆法宝的一瞬间,他手里飞速地掐动法诀,嘴里念念有词。

    “咻咻咻!”

    六宗的金丹真人,只觉得法阵空间里突然出现一道强大的排斥之力,嗖地就从法阵空间里被传送出来了。

    “轰隆隆!”

    在他们刚被传送出来的一瞬间,一股让人汗毛倒立的强大气息,轰地从法阵空间里爆发出来。

    九道浩浩荡荡的光柱,摇曳晃动,突然之间就崩塌了。

    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冉冉升起,整个法阵空间在这一瞬间突然就破碎了。

    “桀桀…..六宗,你们给我等着!”

    黄百狐嘴里发出一声怪笑,身上遁光一起,嗖地离开了原地。

    本命法宝自爆,黄百狐再次吐血不已,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萎靡,仿佛境界都要为之掉落了。

    “吼!”

    说时迟,那时快。

    一头遮天蔽日的白虎咻地出现在空中,对着黄百狐猛然咆哮了一声。

    音波滚滚,带着一股强大的血脉之力,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虚空都为之震动。

    黄百狐的身形一阵,兀地就空间跌落了出来,微微停滞了一下,似乎只有万分之一秒。

    “噗呲!”

    就是在这一停滞的时间里,一道黄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爪掏向了黄百狐的丹田。

    丹田破碎,灵气激荡,黄百狐身上的气息一落千丈。

    “吼!”

    白虎飞奔而来,张开血盆大口,猛然咬向了神情呆滞的黄百狐。

    “嗡!”

    就在这时候,一枚金色的珠子,咻地从黄百狐的体内飞出来,破空而去。

    “想跑?”

    大黄狗身形一动,一道庞大的吞噬之力从它身上散发出来,金丹滴溜溜一转,直接被定在空中。

    旋之,大黄狗嘴巴一张,便将这金丹吞入了腹中。

    白虎看见这一幕,身形一滞,眼里十分明显的浮起了一丝愕然之色。

    它猛然扑到了黄百狐身边,一口就将尸首吞了。

    与此同时,它愤怒地将储物间也跟着卷走了,似乎在发泄大黄狗抢夺了金丹的不满情绪。

    在法阵破碎的一瞬间,其余散修纷纷驾驭遁光,狼狈地逃离这里。

    “轰隆隆!”

    此时此刻,身后的山脉在剧烈地震动、开裂,火焰混着岩浆哗啦啦地冲出来。

    “天剑道人,你怎么样了?”

    六宗的其余五个金丹修士从法阵中出来后,赶紧飞向了吴有道。

    在法阵破碎的时候,吴有道脸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身形摇晃,狂吐血不已,看上去恐怖万分。

    “我…我没事,只是一些小伤而已。”

    吴有道摆了摆手,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哆嗦,似乎正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我们走,岩浆和地下焰火很快就会蔓延到这地方了。”

    吴有道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炸裂的山脉,低声对众人说道。

    “小老头,我们走吧!”

    白虎和大黄狗也没有去追击逃走的散修,白虎轻轻地将吴有道驮在背上,驾驭着遁光破空而去。

    他知道吴有道和王平安关系十分密切,看见他身上有伤,便主动带着吴有道离开此地。

    “大黄,我们回王家寨吧,主人的宗庙在那里,我们回去帮他守着。”

    白虎心里惦记着王平安的承诺,只要自己表现好,百年后还它自由身;所以白虎无时无刻不在为王平安,以及他身边的人着想。

    “轰隆隆!”

    等到白虎,还有六宗等人离开后,身后的黄金蟒山洞,终于炸裂开来,火焰喷涌而出,滚滚岩浆哗啦啦地向山下流淌。

    宛若火山喷发,山崩地裂,天地变色,熊熊烈火映照苍穹。

    “你们快看,是狗爷和白虎大人回来了!”

    “咦,那是我们金剑宗的天剑长老呀!”

    六宗的弟子和矿奴被驱赶下山后,并没有立刻离去,反正全部都聚集在王家寨中。

    因为之前众人就已经知道这里是王平安的老家,所以他们就特意留在了这里,等待长老们的归来。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吴有道等六个金丹修士,看到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脸上一片惊愕之色。

    “启禀长老弟子无能,无法守住矿洞,全都被别人抢占了…..”

    一群筑基弟子,齐刷刷地跪在了六大金丹真人面前,脸上尽是羞愧之色。

    “大家都起来吧,这事情与你们无关,你们无需自责。”

    六大金丹修士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完全没有要责备这些弟子的样子。

    他们也想不到这一次矿洞异变,会被困在里面,最后竟然有人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直接抢占了他们的矿洞。

    让他们一群筑基修士去阻止金丹修士,这根本不现实。

    “你们有人员伤亡吗?”吴有道神识一扫,落在众人身上,缓缓地开口问道。

    “回禀长老,那些散修只是让我等离开,并没有发生冲突,更无伤亡情况。”一个筑基九层的修士,向前走了一步,有些惶恐地说道。

    “好,既然如此,你们先在这里休息,千万不要出去。”

    其余几个金丹真人确认了自己宗门内的弟子,没有出现伤亡情况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六宗地处蛮夷之地,有修炼天赋的人少之又少,加上十分贫瘠,资源有限,培养一个筑基修士千难万难,若是能够损失了一个,都是宗门里巨大的损失。

    “狗爷,为啥不见我们的少主人?”

    “对啊,白虎大人为什么不见我们的少主人回来?”

    一直守在王家寨祖庙的族人,没有看到王平安的身影,加上后山火光冲天,威压浩荡,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们别吵,王平安没事,他在的地方好着呢,应该不久就回来了,你们不必担心。”大黄狗摇着尾巴,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向着王氏部落的族人吼了一声。

    “是啊,主人已经离开了,不在山上,你们放心吧,主人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白虎眼里闪过一丝担忧之色,跟着解释道。

    此时此刻,吴有道等人也走了过来,安抚着王平安的族人。

    其实,大黄狗和白虎说得那么轻松,其实它们心里也没有底,毕竟当初那一朵恐怖的火焰有跟着传送离开了。

    这时候,它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那一头金色猴子身上,那猴子一身修为神秘莫测,或许能够降服异火。

    ******

    花开并蒂,各表一枝。

    且说当初在地下溶洞里,王平安发现异火向自己飞了过去,他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即将陨落的气息。

    王平安知道,以他的修为根本无法逃避异火的追杀。

    他第一时间就动用了剑府洞天的传送钥匙。

    这石剑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在那个神秘的地下溶洞,竟然也感应到了剑府洞天的存在,直接将王平安传送走了。

    只是,让王平安骇然失色的是,那异火如同附骨之疽,瞬息进入了他体内。

    石剑上散发出的空间之力,在把王平安传送走的时候,竟然并没有将异火从王平安体内排斥出来,而是跟着传送进入了剑府洞天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