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剑魁 > 七十五:掌书吏
    清晨,李不琢用青盐漱了口,穿上童子正服,蚕丝袜,把脚套进鹄头笏靴。

    一身乌底赤边深衣,手指抚过酱色革带,啪一下扣紧兽铜扣,对镜扶正衣冠。

    走到客栈楼下,鹤潜已备好马车等待。

    片刻,马车驶上长街。

    河东县青梁街上人头攒动,沿街一溜儿茶楼酒肆旌旗飘动,路边摊贩张开大伞吆喝。

    李不琢在灵官衙门口下车,递交拜帖,片刻后,县兵将李不琢引入衙邸。

    河东县灵官曹延须皆白,两眉间川字纹深如沟壑,显然是思虑过甚,这时候正批阅案卷,见到李不琢,眉头一展,道:“掌书吏这闲职让你来当太过屈才了,如今县里不太平,本官正缺助力,你可愿当本县功曹,帮我管理一县政务?”

    此前,李不琢寄送了书信与礼金,就与曹延说过想出任掌书吏的意愿,掌书吏是个闲职,每县只常置两名,名额却不受限制,曹延自然欣然答应,却不想李不琢一来,却是要被拉壮丁了。

    读书尚且没时间,哪来的功夫跟他管理政务,李不琢心中腹诽,所谓政务,其实多是些邻里亲戚为些狗屁倒灶的事儿告状,谦虚拒绝道:“在下恐怕能力不足,不能担此重任。”

    曹延眉毛一抖,也瞧出了李不琢的意思,摇头失笑:“你倒是精明,也罢,你要为府试筹备,我也不好耽误你前程。”说着拿来一张纸,写下手信,给李不琢道:“拿着去书局,明日起,每日卯初上值,记得不要迟到。”

    李不琢谢过,接了手信,便出了灵官衙。

    书局在灵官衙对面,对外开放处,是临街的店面,店面后方,是一方院子,院北面就是藏书大库。

    现任掌书吏张元浱年逾半百,对李不琢颇为客气,把李不琢引入库房中,为他介绍书目分门别类的存放方式。

    李不琢记忆力颇佳,可这藏书大库足有三层楼高,书架上百个,其中书籍卷帙看得眼花,这过程中便只记下了自己需要的。

    今日不算正式入职,李不琢只被张元浱带着熟悉情况。

    掌书吏说是闲职,也的确清闲,书局对外购书的店面,有下属的帐房管理,而库存整理也有专门的下属,张元浱往日只需偶尔检查库存,没出大篓子,额外注意防火就行。

    李不琢此后的工作也是如此,开始时张元浱语重心长劝导,话说的委婉,但大概就是:我年老力衰,这清闲职务倒是个养老的好差事,可你是新科魁,不去府学进修也罢,怎么来这一潭死水里混日子?

    劝导两句,见李不琢似乎没听进去,张元浱也没再多说。

    李不琢在藏书大库中逛了一圈,出藏书大库,院子东边就是吏舍,西边是读书品茶的静室,静室青砖墙砌得极厚,外头的车水马龙丝毫不能传入耳中。

    …………

    回客栈时,李不琢把众人唤到房中。

    “今后我在书局吏舍居住,鹤潜随我留下,应十一,带三斤回酒庄里居住。”

    手臂搭着扶手,李不琢缓缓说道。

    “不回去了?”三斤十分不舍地问道。

    “每逢月假会回来,你学机关术的材料工具,我正好在河东县买了托人送回去。”

    李不琢接着看向身边佩刀的黑衣年轻人,让应十一把三斤带回酒庄。

    对于应十一,李不琢每月给一金铢月例,这月例其实已经极高,是看在应十一是郭璞生死兄弟的面上给的。

    趁着时候还早,三斤与应十一便启程回了酒庄,应十一一走,李不琢便与鹤潜议定每月月钱,鹤潜却笑了笑道:“大人恐怕忘了我以前是干嘛的了。”

    李不琢这才一愣,杀人放火金腰带,这老有金腰带怕是缠了不知多少根了,只怕比自己有钱得多,跟在自己麾下,也不是图财的。

    把行李拾掇了,当晚李不琢便住进吏舍。

    …………

    “鸡既鸣矣,朝既盈矣……”

    次日清晨,李不琢穿好炼气士正服,去书局对面灵官衙点了卯,回到书局中,便见张元浱捧了一卷不知什么书,坐在茶室总便随意翻阅着。

    李不琢有学有样,见茶室里有茶具,唤来书局里的下属,泡了一壶滚茶。

    拖了把椅子,直接往藏书大库里靠墙一坐,眼睛一眯,把紫砂壶托在手里,闭目养神。

    张元浱瞧见这一幕苦笑不已,心道这家伙架势比自己还熟练。

    李不琢眯着眯着,便沉入梦乡。

    再醒来时,从椅上起身。

    四周,高有数丈的巨大书架覆压眼前,灰絮般的迷雾弥漫在卷帙间。

    手中茶已凉了,李不琢神情一动,抛开紫砂壶。

    紫砂壶离手,轻飘飘落到远处,浑没有重量一般。

    “看来是入梦了。”

    李不琢恍然想着,意识有些模糊。

    每每入梦,梦中世界便与世界有所差别,油灯里燃着的是水,亦或砚中墨越用越多,总有诸如此类的征兆,彰显着梦境现实的不同,

    “嘶……”李不琢揉动太阳穴,茫然看向四周,眼神逐渐清明。

    良久才深吸一口气,确切了是梦中世界,抬步走向四周的排排书架。

    按白天记下的几处位置,李不琢找到东面第三排,挂着“甲四六”的书架。

    书架三层处的书堆里,挤着《龙蛇六合枪》、《贯虱心传》等武术。

    又到另一处书架,找到本《良星科典》,是星相杂学。

    随意翻阅着,李不琢眼神一动,只见一本武学书上落满尘灰,拾起掸了掸。

    呼!

    轻轻一吹,书封上写着“细雨剑”三字。

    翻开书页,句便写着:“剑势若细雨连绵不绝,敌人觉之时,血已浸透衣衫”

    又接着往下翻,顿时心中恍然。

    “难怪被放在这吃灰,原来是要与公孙、临泣二脉配合才能相得益彰的武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