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剑魁 > 五十四:投效
    曲鸢池上舫船中宴会进行到尾声。

    宴上的人身份各异,除去交流修行以外,还谈到物资调配交易。

    宴会还未结束,就有人66续续出去,李不琢看天色,约莫快到黄昏,也向白益告辞离开。

    下舫船,乘乌篷船回到岸边,李不琢回头看向昏沉天色下灯光深邃的舫船,宴上的人显然同属某个组织。

    李不琢知道,白益邀他赴宴,是给他接触这组织的资格,可眼下的他,还没有让这些人正视的能力,也并未接触到组织核心,只是打个照面。

    这群人随口交谈,甚至涉及到燃油、矿产等方面,动辄万金,而李不琢出船楼时,把带来的十金铢交给白益亲随后,手里又紧紧巴巴了。

    快入夜时,李不琢回到黎溪巷中,路上盘算着,只要能从今日宴上那几名商贾豪富手中得到丁点门路,不说立刻迹,炼气修行所需的钱就不用再愁。

    回家后,三斤见到李不琢便说:“今天来了十六封请柬,都是邀你去赴宴的,照你说的,我推掉了十五封。”

    “剩下那封呢?”李不琢把雪青色童子常服换下,问道。

    “喏。”

    三斤把表面画有鲤纹的请柬递过来,李不琢一看,是李吾玉派人送来的,便随手放在桌上。

    “不必理会。”

    三斤把请柬一收,试探问道:“还有些别的请柬,你不看看再考虑?”

    “什么?”李不琢莫名其妙。

    三斤转身到抽屉里挑拣出几封请柬递给李不琢。

    “这些。”

    李不琢看了看,有几封请柬是县学里他认得却不相熟的女学生来的,其他请帖是什么长乐坊柳家、华墀坊严家等等,虽没听过,但看三斤的表情,多半也是与女人有关的了。

    “这是做什么。”

    “你差不多也该成家了啊,这请柬有几封还是人家小姐亲自带人送来的呢。”

    “你觉得呢?”李不琢好笑道。

    三斤捡出那几封县学女学生的请柬,对李不琢道:“这些你都见过吧?”说着指向其中一封,“这位姚姐姐长相差点,但人不错,以前在县学里住的时候,她还常找我说话呢。”

    又捡出一封请柬:“这位严蓠小姐你没见过,但是这些姐姐里面,长相最好的一个,今天乘车,带着随从亲自来送贴的,我就在她掀车帘的时候见着了一面,脸蛋比鸡蛋还白嫩,右眼下面有颗滴泪痣,好看死了。”

    “瞎操心。”李不琢把请柬一收,回了卧房。

    点亮油灯,掀开蒲团取出两篇奇经法门,李不琢心想左右昨夜已经背下,留着这两篇东西,不如它们送还给姜太川或白益,省得遭人惦记。

    这时正院处传来门环被叩响的声音。

    “谁啊。”三斤卧房里传来一声埋怨,白天小丫头应付了许多人累得够呛。

    李不琢收好奇经法门。

    开了正院大门后,阶前站着的青年正是曾对李不琢表露过投效之意的郭璞。

    “这时候过来,府上应该没别人了吧。”郭璞朝李不琢拱手道。

    “原来是郭兄。”李不琢想起几日前龙门点名时的对话,把郭璞迎进屋里。

    坐下后,郭璞笑道:“我早已料到,李兄果然必中魁!”

    李不琢心里嘀咕,考完县试自己还没个底,这人又怎么敢笃定的,问道:“郭兄高中第几了?”

    郭璞笑容微收,落寞叹道:“我过法家金印与圣堂时,便耗去大半精力,之后只答了一半贴经,就神思紊乱。”

    这潜台词就是落第了,李不琢道:“来年还有机会。”

    郭璞摇头:“我没炼气资质,再怎么考,都是这个结果,不必安慰我,李兄可记得龙门点名时,我说的话?”

    “记得。”

    两天的忙碌过后,李不琢差点郭璞给忘了,这时候想起来,正是自己缺人的时候,郭璞虽然落第,但既然能考进永安县学,能力应该不差。

    郭璞收起落寞,微笑道:“李兄考虑得如何,你来幽州只带着三斤一人,此后你要一心精进修行,便不可把太多心思分散到其他事物上,若李兄看得上我,我愿为你效力。”

    李不琢意动,若要经营商行、田庄等营生,总免不得要接触些见不得光的方面,自己最好不要亲自出面,也确如郭璞所说,没额外精力投入其中。

    但郭璞的信任来得有些莫名其妙,李不琢也对他了解不深,道:“不妨说说?”

    郭璞道:“今日你去的曲鸢池舫中宴会,就有数位豪商出席,只要能搭上其中一位的门路,你近来缺钱的问题便迎刃而解。”

    “你跟踪我?”李不琢眉头一皱,郭璞不光知道自己缺钱,还知晓今日自己的行踪。

    “不要误会。”郭璞摇摇头,“那日我说过要为你效力,今日午时前后来府上拜访,就见你与白游出去了,才跟到了曲鸢池,后来我在曲鸢池外等候许久,便认出那舫船上出入的几位名人。”

    “你有心了。”

    郭璞接着说:“自从我知道自己没炼气资质,也不再读死书了,便把精力花费在别的出路上,今日我在曲鸢池外等候,见到了那位河东商会的沈会长,恰好是我重点打听的几人之一。”

    李不琢略一回想:“宴上他倒是和人交易了些货物,却是船只买卖,我一分本钱都没有,怎么搭上这条门路?”

    郭璞微笑道:“你是行伍出身,自然不了解这些行当,沈会长谈的买卖大,他的商行却不是只做简单几个行当的。你今夜与沈会长曾同赴一宴,就算你与他只是打个照面,商行里其他人却不一定知道你们的关系。”

    “你要和沈会长搭上门路还早,可以先从其他人入手,如今沈会长的元亨商行由他的长子沈盧掌管,商行中的根基漕运买卖也交由沈盧,沈盧此人颇具天分,把生意越做越大,与他合作的话,至多只能锦上添花,捞不到太多油水。”

    “沈会长续弦的次子沈渚那边,却是大可以运作一番,具体我不便多讲,李兄意下如何?”

    郭璞话说到一半,显然对李不琢有所防备。

    李不琢听郭璞分析了沈氏商行,知道这人能力不差,可心中对于郭璞也有提防,问道:“有一件事我要问你,你为何笃定我能夺魁?”

    郭璞顿了顿,道:“你肯接纳我,我才好回答。”

    李不琢略一沉吟,点了点头。

    “说。”

    “龙门点名时的那番话,县试前我不止对你一人说了。”

    郭璞冲李不琢一笑,李不琢一怔,回过神来,失笑道:“撒得一手好网,若你有自信,大可以用我的名头去接触沈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