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剑魁 > 四十三:夺魁!
    门外的人喊着“中了”,梆梆扣着门环。

    李不琢和三斤面面相觑。

    “中了?”三斤睁大眼睛。

    “报喜的来了,就是中了。”

    李不琢松了口气,却有点失落,刚才看过时辰,应该才放榜不久,报喜是倒数着报的,报喜人来这么早,名次一定高不了,也别想着什么魁了。

    总之中了就好。

    从腰囊里摸出三个银铢,准备给报榜人当喜钱,又觉得小气了点,一咬牙,拿了两个银锞子。

    一开门,阶上的小厮提着灯笼,边上那俊俏白衣贵公子打扮得十分精致,戴个青纱小冠,穿月白云锦大袖衫,蹬鸩头履,手里执着把标志性的玉竹扇,今日换了个洒金扇面的。据说前朝大武年间有一阵特别流行折扇,白游力求再兴这股折扇流行风潮,不过暂时还没人学他。

    一见李不琢,白游就喜气洋洋道:“中了中了,本公子刚知道中第的消息就来找你,连我爹都没空搭理,够意思不?啧,这地方也太暗了些。”说着往屋里走,“你中第的消息一定来得晚,喜钱准备好没,先帮你垫着?”

    李不琢手里还捏着那颗银锞子准备给报榜人喜钱呢,得,刚放下去的心又提起来了,侧开一步让白游进屋,无奈道:“还没穷到那地步。”

    白游进屋一坐下就使唤着小厮帮三斤煮茶去。

    “白兄中了第几?”李不琢问。

    “第五十二名,昨天考卷一,我见到修持题就知道……”白游喘了口气,一拍大腿:“妥了!”

    说着压低声音,嘿嘿一笑:“县试前我请家中门客提前猜了考题,写下十二篇文章,咬牙背了下来,你猜怎么着?”

    “压中了?”

    这厮好运气啊,李不琢不用问也知道结果。

    “哈哈!”白游大笑不止,李不琢看他模样估摸着这家伙凭实力考中恐怕都没这么高兴。

    白游在屋里没待一会就开始埋怨:“这也太阴潮了,一股子霉味,等你考中炼气士赶紧换换地方,不过你买宅子还早,先租个敞亮院子,倒花不了几个钱,你一中童子就不是庶民了,就算不拘小节,也要注意身份,别学那谁谁的故作清高,啧,一股子穷酸气。”

    “又不是给你住的,你嫌弃个什么劲儿呢?”三斤没好气道。

    “这丫头忘恩负义啊,我都请你吃多少好东西了?”白游莫名其妙。

    三斤一下有点脸红,嘴硬道:“一码归一码的。”

    李不琢任他们拌嘴,看向窗外,黎溪巷的天色也逐渐转亮了,怎么报榜人还没来,难道真落第了?

    …………

    府学监南,贡院门口,金榜榜头竖粘黄纸四张,毡笔淡墨写着府学贡院四字。

    余千德、韦心水、高盘、师温瑜、韩炼等永安县学里的寒门子弟早早过来等待放榜,榜边书吏唱到一人的名字,另一书吏就在榜上贴名。

    师温瑜名字最先唱到,众人连声恭喜,然后又是高盘、韩炼、韦心水。

    越晚被念到的,心中又是期待又提心吊胆,期待名次更高,但也怕直接落第就玩完了。

    终于,第二十一名念到余千德时,余千德松了口气,对众人拱手微笑,待放榜结束,就会一道去往灵官衙,领取童子正服、常服、炼气术法门、名牌等物。

    幽州百姓常说一个童子半个官,考中童子后,虽然不能即刻入仕,但身份也比庶民高一等了,庶民见到炼气士,要叫“大人”。

    书吏每唱一个名字,青石场地上众考生就面色一变,心情大起大落,甚至有体弱直接晕倒街边的。

    等到书吏唱前十名后,等放榜的考生反倒安心下来,大多数人也知道自己斤两,不会做无谓幻想了。

    书吏唱到前五,余千德忽然说:“以李不琢的才学,中榜理所应当,怎么还没唱他的名字?难道这回县试他竟考进了前五?”

    说话间书吏又唱了第五、第四的名字,机灵些的报榜人抢着去报喜,县试排名靠前的考生,就算没钱,这时候也不会吝啬。

    “符膺第三!”报榜书吏高喊一声。

    余千德一愣:“不可能,不可能,第三怎么会是符膺?符膺可是大宗师亲传弟子,日日有宗师耳提面命,甚至有可能得过圣人点拨,他不得魁,难道魁是何文运?”

    韦心水道:“魁必然是何文运了。”

    余千德道:“那第二是谁?”

    韦心水拢着袖子,猜测道:“永安县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有哪家子弟才学过人,不出两年就会传遍全县,咱们不会没听说过,想来多半是又有老生员厚积薄,像当年的左学士那般出人意料,把符膺都比下去了。不过这么一看,李不琢恐怕是落榜了。”

    这话说得有几分道理,余千德恍然点头:“不错,当天盂兰法会李不琢谈玄论道虽然精妙,却不至于排到符膺前面去,这魁一定落在何文运头上没跑,我倒想看看第二是谁。”

    “何文运第二!”报榜书吏再喊一声。

    贡院前陡然安静,瞬间之后,人群哗然。

    “何文运都落到第二,魁是谁?”

    余千德表情一僵,讷讷道:“不可能,不可能,第二怎么会是何文运?符膺跟何文运各得二三名,谁敢拿这魁?”

    韦心水喉结一动:“果然如此,只有厚积薄,底蕴才能跟圣人徒孙相比,这夺魁之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若后劲充足,天宫又要多一位大学士。”

    “真是出人意料,何文运与符膺放到哪里都是魁之才,这回县试却被人压了一头。”

    “不错,你我若能列入前三,是侥天之幸的大喜事,但他们二人不得魁就是失败了。”

    “时也命也,谁说的准,你看李不琢那日射覆飞扬跋扈,却在县试落第,真是……”余千德摇头一笑,那日李不琢被方兴算计时,他并未帮腔,本还觉得有些羞愧,可事后一想,却是李不琢自己惹是生非,怪不得他人。

    话尾巴还没说完,报榜书吏清越的声音乍然响起,霹雳般钻入余千德耳中。

    “李不琢,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