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剑魁 > 二十六:听贤台说法
    新封城虽大,适合士子们聚会玩耍的场所也就几处,最具声名的当属浮月坊、听贤台。

    自诩清高的卫道士们若听见浮月坊三字总要斥责一句“流金淌银的肉店”,议论起北门外护城河边的听贤台却一定会说“吾愿欣然往之”。

    听贤台时有高人讲法,相传九年前有个四十岁未过县试的老童子在此听法,得高人青眼,唤去面授机宜一夜,几日后就高中魁,此后,更是连中府试第三、一甲学士,正是如今鼎天宫中修撰史书的春秋阁大学士左成梁。

    去集贤台的路上,余千德等人议论此事,有人说:“他人常说左大学士祖坟冒青烟撞了大运,却不知高人面授机宜只能锦上添花,他自中了魁以后一路高歌,是厚积薄,水到渠成。”

    众人点头称善。

    梦中读书常不知年月的李不琢深以为然,读书是水磨工夫,悟性上佳者领悟更快,却不能无中生有。

    众县学学生泾渭分明,午后,就先后到了听贤台。

    听贤台建于水中,亭榭沉浮,栈桥两沿兽头栏柱喷出水流,雾气升腾。

    错落的亭榭中已约有两百余人,来的不止永安县学学生。

    李不琢与余千德等人寻了一处长桌坐下,桌上有瓜果珍馔,都是清淡饮食。

    众人闲谈,没探讨学问,说着历代魁的风流逸事。

    过一会,话题一转,有人开始悄声议论本次主考官姜太川,有人则猜测来听贤台讲法之人会是谁。

    片刻后,人群骚动,河上一艘轻舟漂来。

    舟头之人面容清癯、黑长须、长身而立,青衫迎风。

    韦心水面露喜色:“是淳于学士。”

    李不琢不认得来人,听其余人议论,才知道来人叫淳于钺。

    淳于钺是十一年前中幽州学士一甲的医家前辈,炼气修为已达宗师境界。

    这就是幽州的底蕴,若李不琢在沧州读书,竞争是小,却接触不到这些资源,纵使考上炼气士,也是只是矮子里面拔高个,前途有限,面临各州士子同处一殿的天宫大选时,便会远远落后于人。

    河中有座七层醮台沉浮着,醮台上云雷雕文旋动,底层恶兽浮雕面目狰狞,上层瑞兽腾云朝瑞,是取炼气士讲法感化万物的寓意。

    小舟飘至河中,淳于钺走上醮台,平视前方道:“幽州自古中枢,地灵人杰,诸位更是州中翘楚,遍阅前圣要言,本人才疏,不敢妄论经典,今日拾人牙慧,也结合些自身体会,同诸位讲一些炼气入门的修持经验。”

    “不骄不矜,这才是真正世家高门风骨。”志在立身扬名提升家族门第的韦心水远远看着淳于钺,赞叹不已。

    李不琢笑了笑,说到风骨,与高门寒门能有何干。若观前朝历史,大夏覆灭时众多儒家门阀见朝廷衰微,为保全家族,纷纷大开城门,引百家大军入驻。反倒市井屠狗辈、寒门读书人与国家休戚与共,其中不乏铁骨铮铮、舍身取义之人。

    这事心中了然便罢,说出来免不了和韦心水闹红脸。

    李不琢举杯示意:“韦兄所言极是,待韦兄今年高中,十年后便是你来听贤台上讲法。”

    韦心水脸色大悦,嘴上谦虚,转而恭维李不琢道:“哪里的话,李兄初入县学就在射艺一科拔得头筹……”

    一来二去,二人引为知己。

    这时淳于钺开始讲法。

    李不琢抛开多余的念头,细细听了起来。

    炼气修持法门,百家典籍中多有阐述,但炼气是脱之道,述诸文字,难免会玄奥晦涩,有宗师境界炼气士亲身讲法,是难得的机遇。

    气感至内壮两步修持法普照图上有载,再进一步的修持法,要中童子才有资格阅读,李不琢只在小道藏里见到过不尽详实的描述。

    淳于钺站在醮台上,声音被醮台边缘内弧反射至醮台中央,震动高悬的镂空机关立柱中无数金属簧片,再传出时,便如同雷音,响彻方圆半里。

    淳于钺先从气感讲起,阐明了精藏与炁藏的关联,语言直白易懂。

    所讲内容李不琢在小道藏各注本上都大致读过,却只是支离破碎记在脑中,经淳于钺一讲,便融会贯通起来。

    众人听讲,各有所悟,都有收获。

    听讲法时,李不琢不由自主催动精藏转化炁藏,若说平时十分精藏只能转化三分炁藏,此时却能转化四分,可以料想,此时若是坐忘入定的状态,甚至能转化五分。

    “我听宗师讲法一次,就收获甚大,真羡慕那些世家高门子弟长辈便是宗师……”

    李不琢出神感慨,忽的又想起公输百变妄施禁术,变为傀儡,却也是受其父名声所累。有宗师长辈,要么青出于蓝,要么一生活在其阴影之下,心有高山,不敢攀登。

    甚至听闻有位大学士当主考官时批阅儿子的题卷,为了避嫌保全自身清名,刻意把本应高中的卷子批为不录,以至于父子反目。

    这时淳于钺已讲完气感、内壮两步炼气修持法,朗声道:“先天四步是气感、内壮、坐照自观、周天圆融,前两步诸位已学到了,后两步炼气法考中童子便能借阅,本人不便多说。但诸位是幽州英杰,本人就稍提几句。”

    李不琢忙收起心绪,凝神细听。

    淳于钺道:“炼气士滋养内炁,使自身充实,但后天之身,犹如天地未开,混沌蒙昧。”

    “待内炁充足,这时催逼内炁,燃起一点神识火种,方可照破混沌,荡开阴暝,观照自身。”

    “观照自身,才能引导内炁,贯通诸脉,成就周天圆融,返归先天之体。”

    “在场有佛家炼气士,这神识火种便是佛家日轮,医家又称金针,名称虽多变,但万变不离其宗。”

    “至于如何点燃神识火种,诸家各有秘法,无法一以贯之。”

    末了,淳于钺说此次讲法结束,乘舟破水而去。

    李不琢远远看见那一叶扁舟中,原来竟无一人。

    淳于钺站在舟头,扁舟却无浪自行,宗师手段真是神秘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