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剑魁 > 二十四:练剑
    鸦三通的离开对三斤打击很大。

    小丫头心中对所谓的公输氏其实没多少概念,只知道师父走了,因为最后那番抉择,甚至把鸦三通离开的原因归咎到自己身上。

    好不容易安抚了三斤,李不琢看着她沉沉入睡的脸颊上还带着泪痕,给她盖好薄衾盖熄油灯。

    出卧房时,已经夜深。层层高楼投下的无数灯火宛若繁星,机关楼船华灯璀璨,驶过被檐角与楼体割离成块的夜空。

    李不琢看向正院大门,两团灯笼微光寂静无声地摇曳着,终于松了口气。

    “它已离开两个时辰,公输家并未来人。”

    以那只鸟地家世,要强夺三斤轻而易举,现在它没来,那就是不会再来了。

    走入院中,一掂手里的斩浊剑,森然剑刃从鹿皮鞘内缓缓吐出。

    使了一套破敌剑,豹头势、凤头式、敛翅式、偃旗式、破车式……

    浑身热后,便开始练素冲剑谱的招式。

    “李不琢!”

    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呼,李不琢一转头,燕赤雪走过来嘘了一声,手指压在嘴唇上,指了指前院。

    李不琢明白燕赤雪躲着那老妈子,收剑没出声。

    燕赤雪走过来,坐到廊庑边说:“跟三斤闹别扭了?”

    “没,一言难尽。”李不琢摇头,看了一眼正院,“那老妈子是来服侍你的,还是来监视你的?”

    燕赤雪也摇头叹道:“一言难尽啊。”

    李不琢哑然。

    燕赤雪笑了笑移开话题:“有件事早想问你了,你名儿里‘不琢’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不方便说就算了。”

    “倒不是不方便。”李不琢斟酌了一下,说道:“以前我贪睡,抓周时抓的也是个枕头,先父曾说我‘顽石不琢’,就这样给我取了名字。”

    燕赤雪乐了:“你也有傻头傻脑的时候?”

    李不琢眼皮一翻:“你没有?”

    燕赤雪扬道:“当然没有,桃坞堡三大寨子,到我这一辈有二十六个男儿,都是被我欺负大的。”

    李不琢笑了笑,那响马寨里少年识相的当然会让着这个大千金。

    “你以为是他们让着我的?”燕赤雪看懂李不琢的表情,也没有争辩,双手撑着廊庑栏杆,看向支离破碎的夜空,晃着腿,“十七年前时乱世未定,我爷爷便力排众议,拿寨里所有钱粮买下三千亩地。”

    李不琢感慨道:“燕老太爷真是高明远识。”

    战乱时期人命和土地最不值钱,那时买下三千亩地算是捡了大便宜,河东一带土地肥沃,一亩地一年能产粮食三百斤以上,值一个半银锞子,三千亩地,一年就是四千五百银锞,四百五十万钱,足以让一个响马帮不再劫掠,享受地主日子。况且十几年经营,也不至于光吃不做,难怪燕赤雪随身能带上两个金锞子,买下惊蝉剑。

    “的确,原本桃坞堡三个寨子各行其是,从那以后就以燕家为了,我爷爷说响马出身终究不能长久,便举全寨之力,让桃坞堡这一辈子弟读百家典籍,可惜,只有我一人考入了永安县学。”

    燕赤雪侧头看着李不琢,半边脸映着远方灯火,李不琢忽然读懂了她的目光。他从边关死人堆里杀到幽州,她也以寒门出身挤入永安县学,谁都不是被“谦让”出来的。

    “一月后等你中第,桃坞堡也有炼气士了。”李不琢道。

    燕赤雪咧起嘴角一笑:“接着!”

    惊蝉剑连鞘被她扔来,李不琢一把接住。

    燕赤雪道:“在昆吾号见你把这剑用得挺厉害,怎么我拿回去就不行了,你再试试?”

    “好。”李不琢放下斩浊,拔出惊蝉放开剑鞘。

    此剑入手极轻,乍然使用会不习惯,但用惯了,剑便能更快三分。

    “来了!”燕赤雪突然轻喝一声,脚尖一挑斩浊剑,握在手中,连鞘当胸刺来。

    李不琢后撤之时鹞子般跃起,惊蝉剑光电闪,当空平削。

    燕赤雪双脚扎地,柳叶迎风似的向后仰倒,躲剑同时背身扫出左腿,四周衰草倒伏,手中剑鞘也随之斜削李不琢腰际。

    李不琢转腕用剑身挡下这一剑的同时再撤一步,说道:“原来你擅长拳脚……”

    燕赤雪嘴角一扬,借机挺剑而上,李不琢话被打断,只得再挡一剑,惊蝉剑虽不坚硬,只要不大力劈砍也无碍。

    一眨眼,二人又拆四招。

    李不琢虚晃一剑,卖了个破绽,燕赤雪挺剑刺李不琢右肩,李不琢旋身躲开一剑,手中惊蝉剑同时倒转反握,剑刺中燕赤雪右肩。

    “不打了!”燕赤雪恼然踢开一颗石子,“怎么不见你用今天那招?”

    “那是奇招……”李不琢收剑后退,苦笑道:“奇招用多了,敌人有了防备,还算什么奇招。”

    燕赤雪不快道:“那你把剑还我。”

    李不琢顿了顿,却道:“看仔细了。”

    紧接着对廊柱挥剑,剑身刚要拍到柱身,手腕便陡然急停。胤的一声剑吟,剑身弯曲,剑尖仍借着惯性,刺中廊柱背面。

    “这招可出其不意,但威力太弱,只能造成小伤,但用来点穴不错。”李不琢收剑,把惊蝉剑递还回去,“你既然不常用剑,怎么不把它转手卖了?”

    “你管得着么?”燕赤雪斜了李不琢一眼

    突然燕赤雪面色微微一变。

    “小姐,天色已晚,该回房就寝了。”

    那老妈子不知何时来到了后院院门边,面容笼罩在阴影中。

    燕赤雪对李不琢投来一个抱歉的眼神,说句“我走了”,便匆匆离去。

    …………

    片刻后,李不琢看着燕赤雪和那老妈子背影消失在院门外。

    “她是桃坞堡最有望成为炼气士者,怎么会忌惮这老妈子,这老妈子怎么钳制得住她?”

    桃坞堡有三寨,那帮刀口舔血的响马当然不可能上下一心,但燕赤雪考炼气士是提升整个桃坞堡门第的大事,寨里再有勾心斗角,也不至于这时候给燕赤雪使绊子。

    但燕赤雪既然没说什么,李不琢也不好过问燕家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