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剑魁 > 十一:射艺
    虽然白游很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冯开月考岁考常常入前三甲,是县学里数一数二的精英。

    因前代恩怨,冯开放言要砍白游一只手,虽还没真刀真枪干起来,二人也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白游吃过亏,但偏偏是个头铁的,前几天大庭广众之下给冯开一激,又拿五金铢要跟冯开赌这次月考的前三甲。

    他有自知整天除了驰马试剑、纵酒呼卢,哪曾静心读过道书?射艺勉强能拿个乙下,经言则常年丙等,能得一次乙就要回家烧高香了。他赌的不是自己,是冯开能否入前三甲,还是有胜算的。

    要知道县学每次考核,第一被何文运独占,第二被公输家的公输百变垄断,再往下,竞争就大了。除冯开外,墨家的墨双成,医家的葛渊,道家的方兴,这几人都曾抢到过第三的位子。

    冯开被挤下前三甲,就是白游的胜算所在,但他也没办法左右其他几人的挥,只能听天由命。

    李不琢一来,白游听说是白益推荐来的,感觉天都亮了。

    “第一科射艺你多少把握?”白游想听李不琢交底。

    “冯开的射艺什么程度?”

    白游正色道:“上次月考他能百步白矢,听说后来他去游猎又有精进,甚至能射出井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箭透靶心而出,箭头白,谓之“白矢”,“井仪”难度更高一层,是四箭齐,一同中靶,呈“井”字并列,这两项都是极精湛的射艺技巧。

    其实对于李不琢射艺能否胜过冯开,白游没抱太大期待,冯开虽然月考总评没得过甲等,射艺这科却已连冠半年,毕竟兵家子弟,自幼就练习骑射。

    李不琢只沉吟了一下就点头说:“这个不难。”

    “当真?我就知道二叔没看错人!等李兄取胜后,我请你去浮月坊吃花酒!”白游大喜过望,输钱事小,丢面子事大,若李不琢得胜,那五枚金铢赌资,白游也会送给李不琢。

    送走白游,李不琢就进院子里,把长衫换了,拿起石锁活动筋骨。

    百斤重的石锁,李不琢举重若轻。

    鸦三通不声不响飞出窗子,爪子抠着屋檐,打量李不琢。

    看了一会,它张开铜喙说:“刚才还以为你只是口出狂言,现在看你倒有点真本事。”

    李不琢活动开了筋骨,血热了,放下石锁喘了口气,:“没本事都在沙里埋着了,你怎么也认识白游?”

    “永安县学三大纨绔的头头,谁想认识他。”鸦三通怪笑一声,“你有把握进前三甲?”

    “说不准。”李不琢摇头,“我会的到底只是武人的功夫,碰上炼气士基本上没胜算。”

    “那你倒不必担心。十六岁以前根骨没有长成,精藏不固,贸然让精藏转为炁藏只会适得其反,轻则无法生长,重则导致残废。冯开炼气也才大半年,至多练到了内壮。

    再说月考不是比武,你射艺若能拿到甲上,经言再拿到乙上,就有机会胜过冯开。不过,就算你能胜过冯开,白游的赌约多半也输定了。”

    “怎么说?”

    鸦三通没回答,扑着翅膀飞进屋里。

    午时,李不琢换上短打劲装,从书箧里翻出枚已生出淡黄包浆的鹿角扳指戴上。

    出学舍,越过正北面的泉心堂,走五百步就到了校场。

    校场二里见方,东面有一处观箭楼,南面就是射箭的十条箭道。

    五十个县学学生考射艺,一次上十人,五轮即可考完。

    白游伸着脖子张望,见到李不琢,远远就招呼起来。

    “李兄终于来了,叫我好等啊。”

    李不琢走过去,白游依次给他介绍身边的两个人,分别是道家寇氏的寇铮之,法家孙氏的孙偲。

    李不琢知道这便是鸦三通口中的三大纨绔没跑了。

    “李不琢是拿着我二叔亲笔书写的举荐信进的县学,这次和冯开的赌约,我就指望着他了。”白游向李不琢介绍完,又向两个好友介绍李不琢。

    寇、孙二人一听到直狱神将,便高看了李不琢三分。但套了李不琢几句话,知道他没家世背景后,也便兴致缺缺了。

    穷文富武,但练武比起炼气的花费,又是小巫见大巫。寒门炼气士再刻苦,也比不上法财侣地都不缺的世家子弟。

    寇铮之与孙偲跟白游关系好,也是因为三家家世相近。

    “县学里的弓拉满有一百五十斤弓力,能拉满一百五十斤的弓就是‘虎力’,能得乙下。能用虎力开弓十息内连射七箭,不管中靶与否,就是‘剡注’,成绩再提一等……”

    白游给李不琢介绍射艺的考校规则,李不琢道:“没更强的弓?”

    话一出口,寇铮之和孙偲讶然看向李不琢。

    白游一怔,取下背后的黄漆大弓:“此弓是百年柘木所造,有二百一十斤‘象力’,说来惭愧,我虽能勉强拉满,但射一箭就会力竭,更别提准头了,用时也就拉开一半。”

    李不琢点点头,接过来左手握弓,右手呈凤眼式一拉,弓成满月,又一松手,嘣!

    弦响浑厚有力,弓身余震不绝于耳。

    “好弓!”

    李不琢称赞不已,在铁马城除去冯鹰的铁胎弓外,这是他见过最好的弓,有了它,射艺这科又要多三成把握。

    寇铮之和孙偲这时看李不琢的眼神立刻与刚才不同,收起了轻视。

    孙偲对白游笑道:“我说这弓就送给李兄吧,反正你用也是浪费。”

    “无功不受禄,我用这弓考完射艺就还给白兄。”李不琢直接替白游回绝。

    说话间,县学学生6续来齐。

    永安县学的学生八成都是世家子弟,表面上彬彬有礼,内心自有傲气,都摩拳擦掌,开始试弓。

    这时候,校场底部传出轰隆的机关声,地面轻轻震动,校场北面空无一物的地面上升起三排箭靶,分别距箭道五十步、百步、两百步远。

    五十步、百步外的都是草垛箭靶,两百步外是鹿皮箭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