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剑魁 > 六:小鬼难缠
    “他能结识直狱神将白益?当初我看走眼了。”

    李府正厅,李吾玉坐在机关椅上,两手压住兽头扶手,有种万事都在掌握的威严。

    “早知道他是个内秀的,当日他来府里,我也不至于冷落他。”

    何凤南知道李不琢结识了白益,就开始后悔了。若那日善待李不琢,等李不琢考上童子试,就能成为李琨霜将来的亲信班底。

    “不然我去给他道个歉?”

    何凤南接着说:“我是长辈,他是后辈,我当众给他道歉,他要是不接受,就要被人戳脊梁骨,骂他目无尊长。然后我把洗墨巷附近那套宅子给他暂住,派几个漂亮的通房丫鬟过去,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不怕不上钩。他即使有怨气,让那几个丫鬟给他吹吹枕边风,不用多久就能化解了。”

    李吾玉却垂下眼帘:“不必。李不琢找别人做靠山还好,他的靠山是白益,你我反而要和他划清关系。”

    何凤南疑惑不解。

    李吾玉起身,背着手看向窗外:“你难道忘了,琨霜是被道家谶纬派的古微观收为弟子。谶纬派势力本来远不如其他派系,但谶纬学能贯通儒道二家学说,于是前朝覆灭后,当初的九姓十三望儒家门阀就借着谶纬学融入道家,这才让谶纬派一跃成为道家最大派系之。”

    “至于白益,是道家归真派的人。归真派认为如今的谶纬派出身不正,不是玄门正宗,互相之间政斗纷纷。李不琢既然找了白益做靠山,以后一定归真派的人。”

    “那李不琢……”

    “派人去找县学那几个教习打点一二,让李不琢知难而退。他不识相,再用别的手段。不能做太过,传出去琨霜会被人骂兄弟相残,不仁不义。让李不琢错过今年童子试就好,一步慢步步慢,他永远追不上琨霜的步伐,也难成大器。”

    …………

    县学大门朝南开,从大门进去,浮雕着众圣图的八字围影壁后就是泉心阁。

    沈默言给李不琢介绍了县学布局,泉心阁后面是圣院,圣院后面是大校场。

    至于县学西面,分布着南学舍,北学舍各三十间。再往北是库房所在。

    县学东面,是教习与教授的住处,还有客室,机关作坊。

    带李不琢到东面的县学内务处,沈默言就把李不琢交给了教习。

    李不琢办好学籍,拿了永安县学生员的铜牌,领到两套换洗的衣帽冠带,住进了北学舍。

    县学中有许多同年,兵家、医家、墨家、偃家、道家、纵横家……各炼气士世家的学生都会出现,不过没人帮着介绍,李不琢一个都不认得。

    县学学舍条件优越,在上城这寸土寸金的地方,每间都有单独的带正屋、静室、卧房、仆役房只是可惜不能生火做饭。

    办学籍时,教习说等明天府学监的许可批下来,李不琢就能进县学书阁在各家典籍中任选一套。

    只许选一套,是为防学生贪大求全。再想读别的书可以,去府书堂买,道家的一套小道藏四十银锞子,一套《乾坤凿度》三十五银锞子,偃家的一套《牵机图说》一金锞子……

    李不琢早想好了,就要小道藏和道家炼气入门的《四照图》。

    军中练了两年武,在校场上练,杀敌时练,梦里也练,李不琢开十二石劲弩射中两百米外箭靶十次,只需二十息时间,在铁马城五百将士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角色。他把身体练到这个程度,就已经差不多练到底了,大多数肉体凡胎,这就是极限,再进一步就要炼气。

    刚练出气感,作用鸡肋,但内气壮大到可以温养五脏六腑的地步,就耳聪目明,耐力、反应力都远常人。

    甚至腾跃如鸟,奔跑如马,也能初通术法。

    铁马城有炼气的法子,是下乘的吐纳法,李不琢不肯练。

    这夜下了场小雨,雨停云收后,上城空气清新,十分爽朗,下城恐怕又要潮湿阴冷三分了。

    日出,李不琢换上生员长衫,找到藏书教习,得到的却是坏消息。

    “小道藏库存刚告罄?《四照图》也只剩残篇?”

    藏书阁里,李不琢疑惑地看着藏书教习。

    “藏书阁中一般诸家经典各藏十套,往年很少出现短缺。不过今年道家学生比往年多,你入学前,那十套小道藏刚好都被借走。《四照图》也是。”

    “何时补充库存?”

    “恐怕近期不会了,有消息我再知会你。”

    藏书教习面带微笑。

    李不琢沉吟了一会,离开藏书阁。

    回到学舍,三斤跺着脚愤愤地说藏书教习肯定是故意刁难,李不琢倒不觉得奇怪,水至清则无鱼,县学教授太正派,属下的教习日子不好过,自然会想办法捞油水。

    虽说只要上沈默言那告一状,取书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但这是最下乘的办法。不光会把那藏书教习彻底得罪到死,其他教习也会觉得李不琢刚入学就锋芒毕露,桀骜难驯。李不琢不想多生事端。

    午后,李不琢就领着三斤出了县学,来到下城的“地市”。

    李不琢转了两趟悬车,靠近新封城南门,向下看去。

    只见城墙附近,楼肆环绕中,有一座通往地底的石门。

    石门状如陵阙,门前童子捧灯的青铜人俑列成两排,灯盘里,燃烧的火光兽油脂光芒摇曳,将大片阴影投在门侧两只石辟邪兽的躯干上。

    李不琢交验名籍,从青铜人俑环伺中走进甬道。

    甬道极深,阴冷潮湿,四壁青砖缝隙中不时有水渍渗出,向前看去,两侧长信宫灯幽幽的火光仿佛要延伸至无底深渊。

    三斤拉着李不琢的衣角,悄悄打着冷颤。

    不光三斤,十年前新封府地市落成时,就连当时的新封府主都不想不明白:天宫圣人为什么要下令大兴土木,建造这么阴森的一片地底市场?

    但地市建成那年的浮黎鬼节,天宫圣人出手,施展“通幽”、“壶天”两大神通,连通地市与北阴酆都,接引四万三千鬼商至此,大开鬼市。

    那日过后,新封府地市名传十六州,店铺租金暴涨十倍。

    如今,地市每日流水万金,每年缴纳的商税占全府赋税七成。

    李不琢走到甬道尽头,森然鬼气扑面而来。

    面前是一座城门,城内被寒雾遮掩,只依稀能看见几处狰狞翘起的檐角,城门口两个红得触目惊心的大灯笼照亮了城楼上三个石刻的斑驳大字:

    两界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