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 第57章 维纳斯和马拉
    展览厅人很多,尤其是那几件著名艺术品面前,例如《米洛斯的维纳斯》、《蒙娜丽莎》、《大卫》等等,可惜这次卢浮宫送过来展出的大多都是复制品,而且非常敷衍,连花岗石的复制品都没送来,摆在这里的只是一些石膏复制品而已。

    让秦岭很是失望,不过就算是石膏复制品,人们还是可以从雕塑中领略到原作的一丝魅力,尤其是《米洛斯的维纳斯》面前,许多观众都在赞叹维纳斯的美丽。

    听到这些赞叹声,沈隆想起了自己在后世看到的段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秦岭扭过头来,“笑什么?这座雕像不好么?”

    “不是,整尊雕像不管从任何角度观看,都能现某种统一而独特的美,只是一种古典主义的理想美,充满了诗意,只是我一想到维纳斯的身份背景,再看这尊雕像就觉得别扭,有点无法直视这种美。”沈隆说道。

    “哦?维纳斯的身份背景有什么特殊的?她不是诞生于海水的泡沫中么?”秦岭疑惑地问道,这种诞生同样充满诗意。

    “是这样没错,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会诞生于泡沫中?”沈隆忍着笑开始给秦岭普及古希腊神话,古希腊的神话传说实在是太黄暴了,现在大家看到的很多都是缩减本,许多关键都没说出来。

    “这就要从古希腊神话的源头说起了,在希腊神话中,宇宙间最早的神是卡俄斯,卡俄斯创造了大地之母盖亚,而盖亚又生出了天父乌拉诺斯……”随着沈隆的讲述,周边倾听的人越来越多,他都有些不好意思讲后面那些污的内容了。

    “乌拉诺斯即是盖亚的儿子,又是她的丈夫……”人群中响起一阵儿惊呼,这个消息实在是有些太刺激了,“乌拉诺斯不停地在盖亚身上泄欲望,盖亚怀孕了,但是乌拉诺斯贪恋权势,不肯让盖亚将孩子生出来,导致盖亚的一堆孩子都被堵在肚子里。”

    周围不少观众的脸都绿了,这都是什么操蛋玩意儿?连孕妇都不放过?他们那知道,更刺激的还在后面呢,

    “盖亚和孩子们都无法忍受乌拉诺斯,于是她让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克洛诺斯趁着乌拉诺斯侵犯自己的时候,从体内抓住乌拉诺斯的那话儿,一刀割了下来。”这话听得诸位男听众胯下一凉,儿子阉了老爹?这也太狠了吧?还有这刀是那儿来的?

    “失去了那话儿的乌拉诺斯因为剧痛从盖亚身上跳了起来,于是天地分开,世界诞生了,在希腊神话里,世界就是这么被创造的。”听众面面相觑,和这比起来,他们似乎更愿意接受盘古开天地的说法。

    “说这些干什么?这和维纳斯有什么关系?”秦岭有些听不下去了。

    “别急啊,马上就说到维纳斯了。”沈隆继续说道,“乌拉诺斯和盖亚分开后,那些孩子终于可以出来了,克洛诺斯第一个出来,手里还拿着乌拉诺斯的那话儿,他觉得不太雅观,就将其随手丢进海里,没想到那话儿落入海里之后,突然冒出大量气泡,一个美丽的女子从海里诞生了,这就是阿佛洛狄忒,也就是咱们现在看到的维纳斯。”

    简单的来说,就是维纳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其实是丁丁变成的,话音刚落,围在维纳斯雕像前的观众瞬间就下意思的往后退去,几个正在注视雕像的女性赶紧扭过脑袋,这么一说我岂不是在看一根大丁丁?

    “你毁了我对维纳斯的所有美好想象!”秦岭对他都无语了,赶紧拉着他到一边儿去了,再留在这儿非得被观众打死不可,他刚才得罪的可不只是秦岭一个人,没看那些听众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走了几步,他们就看到郑桐和蒋碧云站在《马拉之死》的画作前,郑桐正和某位教师就马拉和科黛谁才是英雄的话题展开激烈争论。

    教师认为马拉才是真正的英雄,郑桐却认为刺杀了马拉的夏洛蒂-科黛才是,他用自己充沛的知识储备将教师驳斥的一无是处。

    对于他俩的观点,沈隆其实都有些不赞同,那名教师只懂得照本宣科,一直按照课本上的解释赞颂马拉,而郑桐支持科黛的观点则有些书生气,完全以知识分子的角度出,而无视了那些支持马拉的底层百姓。

    沈隆其实也不喜欢马拉,原因倒是和郑桐有些不一样,马拉除了医生和革命者的身份之外,还是一个民科,写了几篇燃素学说的文章,被现代化学的奠基人拉瓦锡批驳得一无是处;马拉在掌权之后,将拉瓦锡送上了法庭,马拉死后拉瓦锡被处死,这件事儿可以和杀死阿基米德的罗马士兵相比了,都是人类科学的巨大损失。

    “这幅画是原作么?”秦岭对他们的争论没什么兴趣,转而认真的研究起画作来。

    “不是原作,《马拉之死》的原作在比利时美术馆,卢浮宫的只是复制品而已。”沈隆答道,这会儿郑桐的争论也结束了,沈隆向他们挥挥手,四个人一起出了展馆。

    四个人虽然同在京城,平时却很少见面,这次既然遇到了就找了个地方坐下聊了聊,沈隆得知郑桐现在在社科院历史所搞研究,蒋碧云在一所中学当语文老师。

    听到沈隆已经拿到了博士学位,让郑桐有些羡慕,聊着聊着就说起了钟跃民,郑桐告诉沈隆,前段时间钟跃民回来探亲了,原本商量着大伙儿一起聚一聚,谁曾想钟跃民才呆了一天就被部队紧急叫回去了。

    沈隆想了想,可能是那次导致吴满囤牺牲的任务,他心里有些犯嘀咕,宁伟也参加了这次任务,不知道他会不会出事儿。

    还没担心几天,沈隆就从家里得到消息,宁伟回来找他了,沈隆心里直犯嘀咕,赶紧放下手头的事儿,回家去见宁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