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 第27章 弄钱
    李奎元家里排行第三,实际上却是兄弟六人中第二大的,比他大的那个没能养活,这小子今年十四岁,正穿着李奎勇从老兵那儿抢来的将校呢军服,一手缩在袖子里。

    一看他这架势,沈隆就知道他要干什么,脸马上拉了下来,“袖子里藏着什么?这是打算干嘛去?”

    “没干嘛……”刚想辩解两句,看到沈隆的目光,李奎元马上怂了,李顺发一死,李奎勇就成了这个家庭的主心骨,担起了管理家庭收入的重任,就连他妈买菜也得找他要钱,李奎元和几个弟妹都得听他的话,只要他一瞪眼,李奎元绝对不敢分辨。

    李奎元亮出了藏在袖子里的东西,一把五六式军刺,将校呢再加上五六式军刺,不用说,这铁定是准备出去打架的。

    穷人家的孩子性格容易走两个极端,要么极其自尊,要么极其自卑,李奎勇属于前者,他从小好勇斗狠,打起架来不要命,他练摔跤打拳的唯一目的,就是不受人欺负;在和别人打交道的时候只求平等,如果别人不给,他就会用拳头说话。

    有样学样,他这几个弟弟也都和他一样,从小就不爱学习,反倒对打架斗狠极其热衷,从电视剧里最后李奎元去找钟跃民告诉他李奎勇重病时的衣着打扮来看,这孩子将来也和他一样,都是在社会底层厮混。

    “走吧,跟我回家去吧!”李奎勇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夺过李奎元的军刺一把丢到下水道,提溜着脖子把他带回了家。

    “哥,你不是在住院么?怎么回来了?”李奎元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军刺,这可是好东西啊,可也不敢说什么,只好问起了李奎勇为啥从医院出来。

    “医院里待了这么多天,憋得慌,就跑出来回家看看。”说话间俩人已经回到了他们家院子外面,李奎勇一家七口和其它十几户人家住在一个大杂院里,挤在东边两间加起来只有十四平米的小房子里。

    房子被用木板和红砖支起来的大通铺挤得满满当当,全家的换洗衣服放在几口木箱里,木箱放在铺板上靠墙的位置,三只箱子叠起来都快到天花板了,没多余的地儿拜餐桌,吃饭只能用炕桌。

    李顺发还在的时候,李奎勇因为是长子有资格上炕桌吃饭,他母亲和几个弟妹就只能端着碗蹲在地上吃。

    “奎勇,你咋回来了?医生不是说还得住几天么?是不是没钱了?我给你拿去!”他妈看他回来,赶紧就要打开箱子找钱。

    “妈,没事儿,我就是在医院待得时间长了想回家看看,坐一会儿就走。”沈隆好说歹说,才让母亲相信真的不是缺钱。

    扫了一眼,三个弟弟和两个妹妹都在,李奎勇将他们召集起来,身为家中长子,就要肩负起家庭的责任来,不能再任由他们在街上打架混日子了,现在是六八年,距离七七年恢复高考还有九年时间,现在努力完全来得及。

    高考可以说是社会底层改变命运最好的机会了,再加上进入《血色浪漫》世界之前,沈隆对恢复高考之初那几届考试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所以只要李奎元他们几个肯下心思学习,绝对能考上大学,摆脱原本的命运。

    沈隆盘腿在炕上做好,他母亲看出他要训话,转身就躲到隔壁屋去了,这也是李顺发还在时候的惯例。

    “来,给你们看看。”沈隆环视一圈,解开衣服露出了绷带包裹的伤口,“都抬起头来好好看着,这就是打架的下场,我这还算是好的了,周长利你们也见过,这回他可是把命都丢了。”周长利就是小混蛋。

    “哥,是谁捅的?我们哥几个给你报仇去!”李奎元下意识就把手缩回袖子里,想去摸那根军刺,其它两个男孩儿李奎阳、李奎应也是义愤填膺,只要李奎勇一声令下,兄弟四人马上就能拉出去找人干架。

    两个妹妹李大妮、李二妮也没害怕,李家四兄弟出去打群架那是惯有的事儿,“哥,我去给你们烧水,等你们回来。”打架之后难免要洗下血渍什么的,这些事儿她俩也干惯了。

    李奎勇,你都是怎么管教弟妹的啊?沈隆忍不住以手覆面,啪的一巴掌拍在炕桌上,“打架我还用得着叫你们!”

    “我今儿个给你们看这个,就是想告诉你们,打架没啥好下场,从今往后,你们都给我乖乖地待在家里,不要出去给我惹事儿,我这回命大才逃过一劫,要不然就要跟着周长利一块儿下去了。”自尊没问题,可如果因为这个就天天打架,就不值得了。

    “奎元,等我出院我就要去陕北插队了,从今往后家里都得你照看了,把这身儿给我脱了,以后再让我知道你和人打架,我就打断你的腿。”沈隆不想看到这几个孩子再走上李奎勇的老路。

    “哥,现在学校也停课了,待在家里干啥啊?”十四五岁的孩子,那个能在家里呆得住?再说了,李奎勇家也没多大地方啊,他们五个孩子挤在家里怕是只能睡觉了。

    “给咱们帮忙干活,去居委会帮忙,在家自己学习功课!大妮、二妮,你俩学习好点,多教教他们,谁要是不听话,你就跟我说,我打断他的腿。”这些孩子,你给他们讲道理是讲不通的,沈隆只好拿出暴力威胁的手段。

    “大妮、二妮去把课本拿出来,奎元,你出去弄几块光木板回来,奎阳、奎应,你们俩去找几根细柴烧几根炭笔出来。”以他们家的条件,铅笔白纸是别指望了,就用这东西来练习吧。

    准备好之后,沈隆监督着他们五个学了一个小时,“嗯,后天我再回来,到时候检查,谁要是不用功别怪我心狠。”

    又给他们叮嘱了几句,沈隆出门离开了南横街,哎,李奎勇家实在是太穷了,就这么去陕北插队实在是有些不放心,在离开之前还得弄点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