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96章 倔强的凌冬
    “行,我试试能不能找到合适的灵药。”高山应下这事。要灵药,现在自然是找老葛,葛方远,高山也不客气,直接拨通电话把方子里需要的药材复述给他。

    “其他倒还好说,何乌这东西,难办!”葛方远沉吟道。

    “老葛,劳烦你给找找。”高山拜托对方费费心。

    “行,那我就尽力给你找找。”葛方远说着,语气里却不抱什么希望,实在是灵药何乌太难见了。

    这事也让高山觉得,他该尽快回清泉山把那块素药地给利用起来,尽早培养出需要的素药来。虽然功效比灵药差了几分,但取其精华,也能堪比灵药之五六。

    “等会为赵董施针后,我回家一趟,这边你们几个盯着点。”说干就干,高山到办公室取了灵针,来到赵董住的别墅。

    依旧是以压穴为主,刺激百会,赵董今天的表现明显比昨日要强烈许多。而且经过孙海华的方子调养,身体也健壮不少。体内真气雄厚,高山也能放心施展,接连以真气游走全身,让全身经络活跃起来。

    “呼...”一口浊气吐出,赵董张了张嘴巴,干巴巴的吐出一个“啊”字。

    “赵董,别激动,你这是在医院。”安抚着清醒过来的赵董,高山先是收了针,这才让外面的人进来。

    “赵董刚刚清醒,尽量让他多保持睡眠,用药方面孙医生会记得,食物以补气为主,千万别用萝卜之类泄气……”

    给负责护理的人悉心交代后,高山到停车场开车往回家赶,到家的时候天还没黑。

    刚进村,爸妈就收到信儿了,带着凌冬站在门口等着。

    “瞧把你给能的,回来一趟全村儿人都知道了。”看着儿子从车上下来,黄秀兰数落着他。

    “妈,这我又不是故意的。”高山装作委屈的说道。

    横了儿子一眼,黄秀兰眉开眼笑的低下头,弯着腰对凌冬说道:“凌冬,这就是你哥哥,山伢子,你的命就是他救得。”

    这话一下让高山有些诧异,疑惑道:“老妈,你这是怎么了?之前在老家救治了凌冬一次,后来你们带着又到了东河市住了几天。现在凌冬就不认识我了么?”

    这时候,不需要老妈黄秀兰去说,老爸高庆国在旁边就皱着眉头道:“从你那里回来之后,凌冬的情况虽然好转了。可仿佛是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连我们都不认识了。好在身体没什么问题。我跟你妈想着也不是大事。慢慢的就知道了,也就没去找你。”

    一听到这个解释,高山顿时就有些明白了。脑部的冲击看来还是有些意外。凌冬九阴绝脉之下。应该是出现了一些异常的情况。不过,既然身体康复如初,那就是好的。高山也不纠结那些了。

    小凌冬看起来有些认生,眼眸倒是清澈如水,却带着几分冷然,好似不将着世间的一切放在眼里。

    听到黄秀兰说高山是她的救命恩人,小丫头跨过门栏走到他面前,双膝一弯‘咚’的跪在地上。

    “这是干什么,快起来。”高山伸手就要把她拉起来,没想到这小丫头却倔的要命,硬是抿着嘴不肯起来。

    “山伢子,你就让她拜一拜,要不这丫头今天能跪在这不起来。”看到儿子吃瘪的样子,黄秀兰偷笑说道。

    看向凌冬的目光更柔和几分,这闺女,是真让她心疼。聪明乖巧,又懂事听话,按老人的说法是灵光灵光的,就是性子有些倔。

    上次从医院回来,醒过来黄秀兰和高庆国还拉着她问东问西的看她有没有不舒服,这丫头就直接从床上爬了下来,跪在地上‘咚咚咚’三个响头,听的两人是心里直跳。

    凌冬丫头更是脑门都磕红了,却不吭不声,还是黄秀兰反应过来拉了她一把,这才站起来。

    “好好好,那意思下就行,咱们以后可是亲人,见外不好。”高山讪讪的说着放开了手,这场面他真不习惯。

    凌冬的眼珠子转了转,清澈的眸子稍显柔和,姿态风雅的把手放在面前,朝着高山缓缓一拜。

    “行了,这就够了,叫哥哥。”高山把丫头拉了起来,揉着揉她的脑袋笑道。

    别说,这丫头的头乌黑柔顺,摸起来跟绸缎似得。

    “哥哥。”凌冬语气冷漠的说道。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的语气不对,凌冬小脸有些着急,眼眶红,却还是把眼泪给憋了回去。

    “哈哈,以后我高山也是有妹妹的人了,来,这是哥哥给你的礼物。”高山就当是没看见,蹲下身把她抱了起来,小身子轻的跟没重量似得,对于高山来说完全不成问题。

    看到高山喜笑颜开的样子,对自己一点也不见外,凌冬的嘴角终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

    “以后要多笑,知道吗?”把红包塞进凌冬手里,高山又揉了揉她的脑袋,小丫头好似害羞的点了点头,就把脑袋低下。

    “山伢子,你这咋有空回来,不忙啦?”看着一家和睦,高庆国这个当爹的也满面笑脸,脸上的褶子代表着风霜的印记。

    “说什么呢,山伢子休息一天不行,你个老头子会不会说话。”黄秀兰不高兴的撞了自家男人下,嘟嘟囔囔的说着。

    对她这个当妈的来说,能见到儿子比什么都强,本来就不常回来,这要是让他爹提醒了,以后怕是更不会回来了。

    “忙,不过有空我还是会常回来的。”高山对于父母这点生活里的小争执太熟悉了,一点都不见怪。

    把怀里的凌冬放下,黄秀兰就问起他吃没吃饭,知道还没吃,立马就张罗着自家男人去买鱼。

    “我去杀鸡,你陪丫头坐着。”黄秀兰说着就往院里走。

    自从家里盖了庄园,地方大了,老两口就在院子里打起主意,先是在两边围了个菜园子,后来又在靠墙的地方圈了个鸡窝,黄秀兰本来还想养两头猪,最后让他爹给拦住了。

    “味儿大,孩子回来了怕不爱闻。”高庆国这么一说,黄秀兰才不甘心的打消了弄猪圈的想法。

    就这让她念道好几天:“这么大的院子,不养猪可惜了。”

    高山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建庄园是为了让父母住的高兴,又不是为了给谁看的。在院子里种种菜,养养鸡,既不无聊,又活动身体,还能吃上绿色无污染的蔬菜和鸡肉,一举三得。

    “凌冬,在这习不习惯,身体有没有不舒服?”让凌冬坐在对面,高山和蔼的对她说道。

    “习惯,干...娘和爹对我很好,身子,有时冷。”凌冬说话简洁明了,语调都是一个平音,不带变的。

    这会高山大概也现了,可能她就是这个性子,或许也跟她的绝脉有关。

    “哥哥给你把把脉好不好?”高山想再看看。

    凌冬点点头,把胳膊伸了出来,皮肤是水嫩光泽,让人都不忍心用力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