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93章 真正的病因
    事情还得从赵董年轻时候说起,老一辈的都有过插队下乡的经历,赵董自然也不例外。那个时候在插队的地方,他和一个姑娘好上了,临走的时候说会去接她。可那个时候条件有限,赵董一回来就想办法,赚钱想着要把女孩接过来。

    他也确实努力,不管什么脏活累活都干,就为了早点见到女孩。可谁知他攒够了钱,回去才知道,就在他离开不久,女孩被现怀孕了。

    然后村里人就嫌她丢了人,还有人要拿她下猪笼,她爹更是被活活气死,只剩下娘俩给跑了。

    赵董到处找了好久,周边的村子都找遍了也没找到,最后心灰意冷的回到家,后来渐渐有了成绩才和他母亲结了婚。

    这一晃到现在,已经过去4o多年,赵董都不再抱有希望,只是把它当做一段回忆。没想到他那个堂弟,突然喜欢上个寡妇,还和对方有了孩子,这也就罢了。

    谁知最后突然现,这寡妇就是赵董当年插队时喜欢的女孩所生,也就是说正是赵董的女儿。

    这情节高山本以为只能在电视剧里见到,没想到现实里也能生,简直是巧的不能再巧了。据说寡妇的母亲已经过世了,因为年轻的时候受了太多苦,落下病根。

    这寡妇倒是嫁了个好人家,只是结婚没两年丈夫就因酒驾撞下山崖没了,给她留了几百万的家产。

    然后她就这么过着,一次酒会上碰见赵一博的堂弟,两人突然就这么看对了眼。

    “其实古时候堂兄妹结合也没什么,你说是吧!”赵一博硬挺着尴尬的表情问道。

    “啊...恩。”高山除了附和还能说什么?

    悲喜交加,怒极攻心,气血直冲脑子,在脑袋里形成郁结,高山算是找到病根了。

    不过按照华宇的看法,好像还不是那么简单,高山准备再细细检查一番。

    “事情我知道了,放心,我这个人嘴巴很严,麻烦小赵总请我的同事进来。”高山刻意解释了句。

    既打消了对方的担心,也是说明自己的态度,嚼舌根这种事高山是绝对不会做的。

    等唐胖子进来后,高山也开始为赵董检查。瞳孔涣散无光,天门不开,稍微有些凸起的症状,身体机能到还不错。

    “赵董能吃得下饭?”高山对身后的小赵总问道。

    “能,也能自己方便,喂他饭也吃,就是不说话,也对其他没什么反应。”小赵总在旁边说道。

    “恩。”高山点了点头,再配合真气检查后,确定是天门淤堵造成的。

    “胖子,准备刮痧。”高山吩咐道。

    这明显是天门淤堵造成神经压迫,让他对外界的信号没有反应,也有可能是赵董心里本就带着逃避。

    两者相加,让他的病症更加严重,要知道对于人来说,精神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在中医上来讲。

    人说日有所思,也有所想,偶尔人体自身就能创造奇迹。曾经就有报道说,一位得了癌症的老大爷坚决不做化疗,说是生死有命,每天在家该吃吃,该喝喝,照例锻炼身体,跑步,冬泳,过了几年身体反倒越硬朗。

    等到医院已检查,什么癌症,根本就像没有的事。高山从前全当听笑话,觉着又是无良小编搞出来的故事,可继承医门的传承后,他倒觉着这不是不可能。

    心淤而堵,五行失调,严重点要命也不是不可能。而心思开阔,精神积极向上,激自身的五行循环,有时也能创造奇迹,只是这种事很难罢了。

    “老高,用哪种。”高胖子带着刮痧工具回来了。

    黄牛角、苎麻、麻线、铜钱、贝壳,各有各的功效,看起来都是刮痧板,其实大有不同。

    此次气血郁结,造成天门不开,高山就选择了黄牛角。牛角性凉,苦寒,祛毒,正适合去肿散瘀。

    高山所说的天门,不是什么道家玄说,而是天门穴,又名攒竹,也可称作天庭。

    位于两眉中印堂至前际成一直线,有些老人会在孩子十岁以后,用拇指为孩子轻刮此穴。

    如果手法得当的话,能活气血,调和阴阳,祛湿解毒。

    拿着扁平透薄的黄牛角刮痧板站在床边,高山用手按住赵董的头,确保他不会乱动,这才用刮痧板自际线向下刮动。

    第一下,微微有些红印,第二下,就变成紫红色,第三下,毛细血管破裂,淡淡的血色渗出表皮。

    高山不为所动,又是一下,黑色的小血块冒了出来。

    把刮痧板放在一边,高山观察着流出的血迹,正想说‘好了,’血块里淡淡的紫色让他微微变色。

    “胖子,纱布。”从唐胖子手里接过纱布,用手轻轻的在血块上沾了沾。

    紫色,没错。

    “天门的郁结等会应该就排的差不多了,胖子你来收尾。”高山把纱布攥在手里,转身对小赵总说:“小赵总,咱们借一步说话。”

    “好。”看到高山郑重的神色,赵一博带着他来到隔壁房间。

    关上门站在靠窗的位置,高山取出刚才的纱布摊开,轻声道;“小赵总觉着这是什么颜色?”

    看着纱布上明显的淡紫色,赵一博尴尬笑道;“高大师不会是开玩笑吧,这自然是紫色。”

    “那就说明我看的没错了。”高山叹了口气,把纱布放在他手里:“赵董不光是身体方面的原因,他...中毒了。”

    “中毒?”赵一博差点跳起来,声音尖细却又压着嗓子,听起来别提有多别扭。

    “对,中毒,我敢肯定。”高山坚定的点了点头。

    赵一博面色变幻不定,双眸时而阴冷,时而惊异,时而又若有所悟,带着几分寒光。

    “高大师,这毒能不能解?”赵一博好像想通了什么,长吐一口气说道:“如果高大师能出手,我赵家这辈子都会记得您的恩情。”

    “别。”看对方鞠躬要摆,高山伸手扶住他的胳膊。

    “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赵董是我的病人,我肯定会对他负责。”光凭赵一博这份孝心,高山就肯定会救他。

    虽然第一次见面不太愉快,对方有点瞧不起人,傲气凌然的意思,但瑕不掩瑜,孝顺的人心底不会坏到哪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