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92章 判刑
    8月27日

    放在其他一本院校、985、211等等重点高校这边。招生工作早已经完成,甚至连录取通知书都已经放完毕了。可对于医门医学院来说。才算是刚刚完成。有一些开学早的学校,甚至都已经开始军训了。

    这一次医门医学院这边只招收了11个人。这对其他的学生来说不压于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好在高山也想到了这一点。招生之前就跟上面协商好了。但凡是报考三大中医学院的。分数高低不会影响他们后续的录取。所以,一些成绩较好的学生也都进了满意的学校。

    至于程老那边的怨念。高山自然是解决了。即便没解决高山也不会在意。既然交到了他手上,那高山就不会有顾虑。一切按照自己的想法走。

    “院长来了。”到从前的宾馆,现在的公寓楼下,有学生看到高山连忙给身旁父母说着。

    “这就是你们院长,真年轻。”能把孩子送来,他们也是了解过高山的情况的。

    原先看照片就知道他年轻,这会真正见到了,才现本人比照片上看起来还年轻。

    不过人家的成就摆在那,就差一点得到诺贝尔奖,柳叶刀的版面代表着什么,谁能比学医的更了解吗?

    想想当父母也不容易,孩子要学医,自己先了解好几个月,生怕给孩子选错学校,一下子给耽误了。

    “各位叔叔阿姨,我是院长高山,孩子们到医门医学院,其他的我不敢保证,但我敢保证一点,绝对会把他们教好,让他们做一名真正的医生。”

    高山当着所有家长的面,对他们做出属于自己的承诺。

    “院长,听说国家要大力扶持中医,是真的吗?”有家长好奇的问道。

    “关于国家的计划,我也不清楚,但对中医的扶持是肯定的,这也算是国粹了,老祖宗留下来的嘛!”

    高山玩笑的语气让他很快和家长们打成一片,人人都说他好说话,没架子,人又热情,完全不像其他领导。

    “等我严厉起来的时候,你们别背后骂我就行。”高山若有所指的给家长们提前打点,也是在告诫这些笑着的学生们。

    别以为是来这儿过好日子,要是学习过程里犯了错,该严厉的时候,他可一点也不会心慈手软。

    安了家长们的心,把他们都送走,高山把看起来有点可怜的11个学生叫道一起。

    “从明天开始,我跟咱们讲讲课程的安排,早上有1个半小时的早读,需要背诵的医学典籍稍后会给你们,

    9点正式上第一节课,会由孙海华老师负责,让你们对中草药有明确深刻的理解,课时45分钟,休息15分钟,

    早上共3节课,下午2点开始到医院去做助理,多看,多听,有什么问题可以在第二天课堂提起。”

    刚开始就让他们接触病患,高山并不是指望他们学习到什么治疗手段。而是想要让他们多接触病患,了解他们的心情,懂得换位思考,有一颗医者之心。听到刚上学就能进入‘实习,’学生们有些惊讶的同时又很兴奋,少年心性正常。

    人常说屁股决定脑袋,身处高山的位置,很难还保持着少年心性,更多的是老成持重。别人也不会把他当做少年看,渐渐的自然也就稳重起来。

    高山忙着学院的事儿,有关上次诬陷的事情却毫无进展,不知道对方的来历,也没个名字,就知道长相。

    可按照两人所说的形象,对比系统里也没找到记录,警方还专门在他们见面的地方蹲守几天,毫无收获。

    电话也是打不通的,查了现是街上买来的一次性卡,不记名的,根本没地方查。

    线索到这儿一下就断了,不过抓住这两人倒是被判了重刑,一个无期,一个十六年。

    “谢谢警官们还我清白,辛苦了。”和对方客气几句后,高山挂了电话琢磨着到底会是谁。和他有仇的好像也没什么人,赵瑞晨听说也出国了,其余的他也没什么仇人。

    想不通的高山也不纠结在这件事上,行的正、坐得端,就让这些牛鬼蛇神来吧!

    整了整身上的白大褂,高山拿着他常用的银针出了门。下午他要去给院里唯一的VIp病人复查,就是小赵总赵一博的父亲,赵董。

    人家是不差钱的主,疗养院的别墅直接就包了一栋,里面还带着温泉,假山,里里外外的十几个人服侍着。

    先前高山让妹妹还有后面死人的事儿搞得忙作一团,华宇和孙海华就接受了这边的治疗。今天他得去看看对方的恢复情况,用不用调整治疗方案。

    到了地方,负责照顾赵董的管家把他请了进去,周围穿着制服的保镖、佣人来回走动,也不知道有什么可忙的。

    “胖子,这边。”路上和唐胖子碰头后,高山让他把了解的情况都说一遍。

    “赵董年纪大了,企业都是赵一博在打理,说是没什么异常的,家里面,我觉着他说话吞吞吐吐,应该是有什么隐情。”唐胖子把赵一博不寻常的反应说了出来。

    “他人还在吗?”吞吞吐吐,都这会了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高山不悦的皱起眉头。

    “在,不说其他的,至少是个孝子,天天忙里忙外的伺候着。”唐胖子笑嘻嘻的说着。

    “恩。”来到别墅前两人直接被请了进去,刚进大厅就碰到赵一博。

    “高大师你可算来了,我父亲这几日的暴躁症倒是好了许多,但人还是……”赵一博说着叹了口气。

    疯倒是不了,可人也不说话,双眼无神,天天就盯着天花板呆,也不知道是不是清醒。

    “赵总,我听胖子说,关于你家里的情况有所隐瞒?”高山和他一起往一楼的房间里走,随口就问起这件事。

    “这个...”赵一博难为的转着眼珠,看来确实是有隐瞒。

    “赵总,搞清病因对病人的治疗是很重要的,后续的治疗才能事半功倍,你才能看着赵董好起来。”

    高山神色认真的看着他,讲明这里面的重要性,也表示他并不是非得打听人家的私事。

    “这样,高大师,咱们里面说。”赵一博咬了咬牙,伸手示意高山进房间里再谈。

    “你们都出去吧!”进了病房,赵一博让所有人都出去,又看向高山身边的唐胖子,意思很明显。

    “胖子,你在门口等我会。”看得出对方确实为难,高山就让唐胖子也出去了。

    等到房间里就剩下两人,还有躺在床上宛如只剩躯壳的赵董,赵一博这才压低声说道:“其实,这也算是家丑……”

    等赵一博徐徐道来,高山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是不知该怎么提起。这种事还真不好对外人说,但要说是谁的错,恐怕还真算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