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88章 请蒋新月吃饭
    在这世上不管是做什么,一个人单打独斗,力量都是有限的,没看奥特曼都是家族制。华宇和孙海华,一个精通针灸,一个精于药理,集思广益肯定能想出好办法来。

    “老高,什么事儿这么着急。”高山正在思考方案,华宇和孙海华结伴走了进来。

    华宇却是轻笑着道:“老孙你还不知道吧。刚才高老大治疗了一个病人。把你叫过来肯定是因为病人的事情。

    孙海华醉心在药物方面,尤其最近出来的这些灵药,灵药、野生药材、种植药材,三个等级分明的体系药材。药效、药性和作用都让孙海华大开眼界,仿若是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一般是不会出门的。都在药库那边忙碌着,研究着。很显然还不知道院门前生的事。

    “先坐。”等两人坐下,高山也组织好语言,用简短明了的语句说明病人的情况。

    “清血的话,黄芪、防风、白术、紫草、土木香、瞿麦、栀子、甘草搭配清血草,这点可以交给我。”孙海华听完就想到适合的方子,不过对骨膜炎他还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

    “地黄、女贞子、白芍、仙毫、牛膝、防己,这么组方的话你觉得如何?”高山先前就在考虑这件事,这会大致有些头绪。

    听到他所说的几味药材,孙海华若有所思的呢喃着:“熟地黄,清热凉血,生津养阴,可治骨蒸劳湿……

    女贞子,安五脏,养精神,除百疾,白芍,去风毒骨痛,仙毫……”

    孙海华越说越快,眼睛里的光彩也变得明亮,最后握拳砸在掌心说道:“可行,完全可行。”

    “既然可行,用药这块就交给你了,我和华宇再商量商量其他治疗方案,光凭药物可不够,还要相辅相成的来。”

    孙海华急匆匆的走了,房间里的两人埋头苦思,半天没说一句话,医骨也是极难的一种,无论是中西医都是。

    特别对方涉及的还是骨膜感染造成的死骨、空洞,这点需要细细斟酌才行。

    “不如把老张叫来一起想想办法,他在骨科方面研究的更深透些。”华宇的建议得到高山的认同,等新月把张学圣请来,讨论的声音逐渐加剧。

    “骨膜感染,骨骼坏死,经脉必定受到影响或压迫,甚至有可能断裂坏死,先要做的就是恢复经络……”

    讨论了数个小时,李朝康也回来了,神色严肃,把他检查的情况一一说明,又是新一轮的讨论。

    到夜里8点多,初步的治疗方案才终于定下,先以药物温养压制感染的进一步扩散,明早正式进行针灸治疗。

    “好,大家都快点回去休息,明天还有工作,我和华宇这一块就由你们负责了。”接下来几天高山和华宇要专注治疗,坐诊方面只能让其他人先顶着。

    “放心吧!”几人说说笑笑的向外走,有了治疗方案,心情自然好了不少。

    “院长。”刚出门没说两句,隔壁新月就跑了出来,作为院长助理,她的办公室就在高山隔壁。

    “你还没走?”看看时间,这会她早该下班了。

    “院长没走我怎么能走,回去也没什么事。”新月浅笑着说道,怀抱写字板的样子看起来特别温柔,宛如等待丈夫归家的妻子。

    “那啥,高老大你忙着,我就先走了。”张学圣看了看新月,又看了眼高山,虽然没说什么,但总觉着他眼神怪怪的,这是老实人要不老实了?

    华宇板着脸一本正经的看了蒋新月一眼,然后低声对着高山说道:“老高啊,你看看蒋助理看你这个眼神,我建议你该多学点姿势,要不时机到了会显得很无趣。”

    没反应过来的高山还以为他说‘知识,’顺势点了点头。等两人走后察觉新月脸颊微红,低着头不敢看他,高山这才回过神明白他刚说的是什么。

    “这个闷骚。”嘴里嘟囔着骂了句,高山对着新月有些尴尬的说道:“没吃饭呢吧,不知道这会食堂还有没有?”

    “有的,为了照顾病人,避免拥挤产生矛盾,食堂到1o点才会关门。”新月当即说道。

    “那就好,走,我请客。”高山一挥手,很是大肚的说道,好像要请她吃什么了不起的山珍海味。

    这番接地气的玩笑表现,打消了新月心里的紧张,抿嘴轻笑的点点头跟了上去。

    “对了,先前的病人信息我还没看,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我这主治医生也太不称职了。”

    走在路上高山自嘲的说道,这光顾着怎么救人,其他的都让他给忘了。

    “院长,这里。”新月把怀里抱着的写字板递给他,上面夹着的正是病患资料登记表。

    拿着登记表看了看新月,高山心里多了几分异样的感觉,新月这个助理真的很好,能力强,贴心,考虑周全,人长的又漂亮,又温柔,还……

    “呸呸呸,高山,你在这儿想什么呢?”把目光转到登记表上,高山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心有点乱了,只是一想到叶岚,高山眼里的光彩暗淡下来,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僵硬,失落。

    高山神情上的变化,新月看的明明白白,她猜测是与感情有关,但他们的关系还没到能说这种事。

    交浅言深是最容易惹人讨厌的,特别是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一次就会让人再也不想和他见面。

    两人在食堂吃的很简单,盖浇饭加一个汤,口味还不错。

    “是原来的厨子吗?”高山这会已经是没话找话了,吃了半天一直没话说,实在是尴尬。

    “恩,从前他是打工,现在把食堂承包给了他,价钱虽然没以前便宜,但比起来还能多赚点。”

    新月好像对医院里的事都很清楚,反正高山问什么她都能对答如流,想想就知道她仔细了解过。

    吃完饭高山本想说送送她,没等他开口新月就主动说要先走,反倒是让他松了口气。

    这会气氛实在尴尬,高山又不知道该怎么打破,分开走两人都能轻松些。

    一夜无梦,第二天醒来冲了个澡,穿上衣服,套着白大褂高山直接朝病房走。

    路上把病人的资料看了,高乐,42岁,这个年纪,正该是压力最大,正是挑起重担做顶梁柱的时候。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身体要是垮了,那垮的可能就是一个家庭,看到这里,高山就皱起了眉头,心中的凝重又多了一分。这是一个不容有失的病人。

    高山心中已经默默的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竭尽全力去治好他。

    吃过饭之后,高山就往医院这边走了过来。跟西医需要准备,需要消炎不同。中医有时候反而更为便利。高山也不想多等了。准备今天就开始治疗。

    一路上和问候的同事们点头示意,走进病房华宇已经在了,正在和病患说明情况。

    “情况都了解了吗?”高山问了句,走到旁边的医疗柜里取出银针,开始为治疗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