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85章 证明清白
    “红细胞增多症。”高山把照片和有关血管的报告在桌上摊开,先指着脾脏说道:“看看它,像不像充气破掉干瘪的气球。”

    手指一转放在肾脏上,高山朗声说道;“有没有注意到这些红斑,我原本还以为这是因为冷热交替造成的斑点,但如果脾脏造血功能快增高,红细胞增多,血液粘稠后造成血栓,再加上压力所致……”

    “血凝留下的痕迹。”秦方抢先说道,眼底亮起一丝光彩。

    “恭喜你,抢答正确。”解开心中的谜团,高山也有心情开开玩笑,调解气氛。

    玩笑过后,高山的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看着震惊的花臂男,挥手一指血管的检验报告,“死亡近四天,处于冷藏状态下,部分血管还保持着微弱的湿度和弹性,并且血管粗大,这些就是血液凝聚的地方,他是死于红细胞增多造成的血栓症。”

    高山目光凌厉,语气加重道:“而且,是精通药理的人故意做的。”

    听到高山声色俱厉的定论,花臂男有些慌神,眼珠骨碌碌的直转,伸手指着他:“你,你,你...狡辩,你这是狡辩。”

    看对方连话都说不全,两名警员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挡在门口,把目光投向秦方。

    此刻的秦方正在仔细对照报告和照片,最后更是忍不住跑向解剖室,在走廊里就喊道:“别缝合,先别缝合……”

    “我要起诉你,还有你们,身为警察和害死人的医生合伙欺负老百姓,警号,你们警号是多少,给我让开。”

    花臂男这会看来是真的慌了神,因为只有他清楚,高山的判断完全正确,因为这完全和那人给他说的一样。

    这个月里每次他都会用丹参、当归提炼的浓汁,注射进死者体内,这两样都是补血圣品,要是用来吃的话最多就是上火、头晕、吐之类的。

    但提炼成压缩浓汁后,按一定计量注射到体内,那就是能补死人的毒药,而且凭借检验的手段很难查出。

    而且还会造成肾脏加衰竭,减削红细胞什么素,花臂男越想心里越乱,就像赶快离开这儿。

    “这里,我们的警员号,您可以用手机拍摄或拿纸笔记录,如果您认为我们的执法存在问题,随时可以举报投诉,但现在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两名警员一左一右如门神般的挡在门前,不卑不亢的说道。

    正说着门突然被从外面推开,秦方大步走了进来,手里还拖着几个袋子,仔细一看,里面装的竟是内脏。

    “你,你这什么东西。”堵在门口的花臂男被吓了一跳,跳着脚往后退,好像生怕袋子里的内脏跳出来打他。

    “高教授,闻名不如见面。”秦方没理鬼叫的花臂男,举着手里的脾脏和肾脏,如天平般托着面带敬佩道:“果真跟你说的一样,想要造成这种情况确实需要精通药理,而且,西药恐怕很难做到吧?”

    “没错,这是中药的手笔。”高山点点头,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直到他心虚的目光乱转时突兀喝道:“是丹参和当归还有什么?”

    这句话毫无停顿,一气呵成,语气宏亮,就如晨钟暮鼓,人深省,高山不自觉的用上真气。

    “没有了,没有了,只有这两样,我只知道这两样...”花臂男吓的直往后退,往日里挺胆大个人,这会跟见到猫的老鼠似得。

    死者的弟弟更是面若死灰,咚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声都不出来。

    “你...这是什么本事!”秦方也被这声大喝吓了一跳,不过他行的正,坐得端,倒是瞬间就恢复过来。

    两名警员也是如此,但看向高山的视线已经变得诡异起来,刚才听见大喝,就好像往日里做的坏事瞬间都被看穿叫破。

    其中一名藏了私房钱的警员,觉着那瞬间好似是被老婆现一样,吓的双腿一软差点跪地求饶。

    “奶奶的,幸好控制住了,不然以后没脸见人了。”警员向着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一点小把戏。”高山平淡的笑了笑,看向地上坐着形若朽木的男子,沉声道:“到底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对方涣散的眼珠转了转,想要说什么,可不知怎的又突然闭上嘴巴,一副‘随你怎么样’的表现。

    “高教授,你放心,这件事我们肯定会调查清楚。”事情到这会已经明朗了,接下来就是查出到底是谁捣的鬼。

    这可是一条人命,竟然就这么死了,而且还敢倒打一耙,不过也多亏他们这么做,不然就让他们逃脱了。

    “恩,要是信我的话,往中医方面调查,对方的手段...不正。”中医注射液,传承记忆里倒是有记载,但都叮嘱用时需慎之又慎,因为注射等于打破人体自身阴阳平衡,五行循环。

    就好像用外部压力来调整失衡一样,稍有不慎就是更严重的后果,所以到今天他也没用过。

    中医本就势弱,要是宣扬出去,这种不好察觉,手段诡异的法子听起来都瘆得慌,简直就是在抹黑中医。

    不过既出了人命,那就比面子什么都重要,警察办案也不是他该插手的事,高山可不觉着有点特权就能放纵,心理上一旦造成这种习惯,早晚害人害己。

    洗脱嫌疑,高山浑身轻松的回到医院,刚进门就被几个病人围住,问他是什么情况。

    看着大家关心的眼神,高山心头一热,有这些,比赚钱来的更有价值,“没事了,对方是故意栽赃,里面涉及到故意谋杀,可能还要复杂,警方正在调查。”

    听到‘故意谋杀’来陷害高山,在场几个病人咬牙切齿,心头却有些害怕。

    人都说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高医生这是让人给盯上了,可什么人为了陷害他,连人命都敢害。

    “高医生,你可一定要小心,咱们可都指望你呢!”自愿尝试治疗的李长莲担忧的看着他,这边她刚觉着身子好些,要是高山有个什么好歹,她该去指望谁啊!

    那胰岛素用到后面贵倒是不贵,可身体也会有不可逆的表现。长此以往拖着这么个病岂不是给家里当累赘,要不是碰到高山,她可能早就寻短见了。

    “是啊,高医生你可一定当心,那些黑了心的家伙,看你为大伙着想让他们没钱赚,把你就给恨上了。”

    周琼芳心有余悸的抓着高山的手,好像松开他就要被坏人抓走,高山对她们来说,那就是活命的希望。

    “放心,大家...”高山刚开口想安慰大伙,身后突然冲进一群人。

    “让让,快让让,大夫大夫在哪儿,快来人呐!”尖锐的叫声在院里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