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82章 吃死人了(新春愉快)
    “你就是那什么狗屁神医,就是你开的那个什么狗屁的高氏药业么?你给我出来,看老子今天不打断你的腿……”

    左边看起来人高马大,袖筒上嘛露出的手腕带着纹身,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的社会人伸着手叫嚣。

    “谁敢,谁敢动俺家山伢子...我跟你们拼了我...”黄秀兰的性子,能受得了这个,伸手就要往对方脸上抓。

    那可是她的宝贝儿子,这好不容易出息了,当了药材企业的老板,成为了医院的院长,还做了大教授,这可是高家祖坟冒青烟的事情。谁敢欺负他,当娘的非得跟他拼命不可,听听都不行。

    不过她还没上前,就让高山一把给拉住了,那花臂男好像也有点怕的往后躲了躲,佯装厉色的喊着:“我不跟你个乡下泼妇说,坑人还有理了,你要是个男人就给我出来。”

    “我...”黄秀兰还想上前,却被儿子死死拉着。

    高山把母亲拉到身后,和颜悦色的笑着道:“妈,我这现在好歹也是个院长,博士,有什么事我自己能处理,你别管了,和我爸陪着冬儿,她可能一会就醒...”

    父亲高庆国虽然忠厚老实,可也怕自己娃儿吃亏,先前一直没出声,但总是护在老婆身前,看架势谁要敢上来,他就能扑上去,老实可不代表着能看老婆、儿子被人欺负了。

    “行,那你小心点,我看他们就不是好人,不行就报警。”黄秀兰瞪着外面那两个男的,一点都不害怕,乡下的老皮无赖见得多的去了,她什么没见过,就这俩货还想吓唬她。

    “叔叔阿姨,您二老放心,这不还有我们呢嘛!”唐胖子这个时候倒是机灵的站了出来,指着身边的其他人说道。

    “没错,阿姨你们就放心吧!”李朝康等人也点头说道,他平时是爱怼人没错,连高山都不放过。

    可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来了,他们家高山只能由他来怼。

    黄秀兰一看都是半大小伙子,就是打起来也不怕对面两个,这才松开拉着儿子的手。

    刚才说是放心,其实一直就没松开他衣服,高山是想走都走不了,不过对母亲这点小心思,他也没拆穿。

    安抚好父母,一行人除了病房把门关上,周围已经有些看热闹的病患,保安倒是没见着。

    这会正是诊断高峰期,他们一群主治医生都跑到这儿,想来其他地方也是忙的不可开交。

    “说吧,什么事让你们上门这样。”高山双手插在兜里,面色温和的看着对方,有点柔弱的书生气质。

    “高山,你别在这跟我装,告诉你,你的药吃出人命了,我现在就是来找你要个说法。”花臂男声色俱厉的吼着。

    一听吃死人了,周围在病房门口探头看热闹的人都愣了,跟着走廊里就传来窃窃私语的讨论声。

    这可不是其他的事,医患死人,这算最严重的事故了,出现这种情况,那能瞬间毁了一个医生,这辈子都别想翻身。

    就是医院也要因此背上臭名,要是有人推波助澜,名声一下子就臭大街,只等着倒闭吧!

    听到对方的指控,高山也是一愣,跟着眼底闪烁起寒光,这是有人要置他于死地啊!

    看了看周围的人讨论的越来越激烈,一个个都等待着他的答复,高山知道这会决不能把他们请到别处,这事只能当着众人的面说清楚,要不然终究会留下隐患。

    “你说吃死人,证据呢?”张学圣先前一步,代替高山接过话题。

    他这个举动让高山还有点小感动,医患死人不是说笑的,这会谁站出来,就有可能成为他的‘帮凶。’

    还没等对方开口,其他人一个接一个的往前走了一步,异口同声道:“证据呢,拿出来看看。”

    他们不是不担心,而是相信高山的水平和医德。

    说句不违心的话,当医生开医院,做到高山现在的位置上,还能不忘初心,抱着纯粹治病医人的念头,这辈子恐怕也见不到几个。

    高山在他们心里不光是授业老师,更是一杆旗帜,在医学上该如何前进的指路明灯。

    “证据,瞧瞧,我给你证据,证据。”对方‘啪嗒’的把手里的包摔在地上,表现出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从包里甩出的塑封袋里,装着的是一沓沓的化验单和检验报告。

    看到这一幕,其他人心里居是一‘咯噔,’心想‘这下麻烦了,人死了,却留下一堆检验报告,这是要死无对证啊!’

    谁知道高山反倒笑了,指着地上的东西道;“你就拿这么一堆东西来,就想讹人?那不是随随便便来个人摔一沓报告,就能诬赖自家谁谁是被害死的,简直搞笑。”

    高山也知道现在的情况和麻烦,所以他才先制人,直接说明对方是讹人。

    “你,你们这是不讲理,我告诉你,这是附一院出具的证明,我们在那住了快一个月,所有记录都能查,人就是吃你们的肾黄金给吃没的,你还我大哥的命...”

    一直没说话保持安静,七尺高的汉子,这会竟‘哇’的哭了出来,如同泼妇般的冲向高山,却呲溜一下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这番表现反倒是让人相信他说的话,要不是真的伤心,怎么可能会是如此。

    “既然如此,报警吧!”看对方准备的如此充分,高山沉声说道。

    “好,那就报警。”本以为对方会慌张,没想到却是回答的斩钉截铁,就像巴不得他这么做似得。

    难道还有人想要借势压人,他现在可不是那个小小的实习医生了,谁能压的住他?

    看着对方拨通报警电话,有条不絮的说明情况,然后挂断了坐在地上继续抹眼泪,高山心底直往下沉。

    这会他特别想看看尸体,但决不能先开口,主动提出要看尸体,就会让人觉着他露怯,潜意识的承认了‘肾黄金’或许会致死的可能,这个口是绝对不能开的。

    幸好警察及时赶到了,了解情况后问道;“那现在尸体呢?”

    “在附一院太平间。”对方有气无力的说道,不是那种心虚,倒像是伤心过度。

    对方的回答又让高山一愣,没销毁尸体,这是不怕查验了,好,我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有自信,敢拿一条人命来陷害自己,这种草菅人命的人,他绝不会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