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79章 妹妹来了
    高山这看似是随意的提议一下就让众人都愣住了。唐吉德目瞪口呆的张大了嘴巴,低声道:“老大这是干嘛?这…这就放过这个赵一博了?这也太简单、太轻松了吧?”

    李朝康听着,立刻冷哼一声道:“唐胖子,按你的意思,高老大是不是应该要见死不救么?”

    华宇此时也撇了两人一眼,淡然道:“这就是高老大跟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的不同。”

    赵一博此刻也愣住了。很快就有些激动道:“现在?行行。高大师,真的…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这一刻赵一博是真的被高山的举动给感动到了。自己之前还那么的猖狂、那么的嚣张。没有想到高山却轻而易举的原谅了他。如今还主动提出去看病。这…赵一博有些感慨。这才是真正的大师风范啊。

    “大师,我父亲现在住在华天……”赵一博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吃饭这地方到酒店也还是有一些距离的。他现在也是怕了。万一再惹得高山不高兴。那就完蛋了。

    “无妨,饭也吃过了。我们直接过去吧。我还有事。先去看看情况,下一步再做具体的安排。”高山平静的说着。

    不管是什么病人,对于高山来说都是一样的。现在高山算是明白为何名医出在民间了。

    古代的时候,那些太医院的人,别看一个个都挂着太医的头衔。可纵观整个古代,真正出名的医生大多都在民间。为什么?因为身为太医那是专门给古代的皇帝和权贵治病的。这样有了上下等级之后。很多的药就不敢用了。而民间的医生则不会有那种掣肘。

    再有一个——病量!民间医生接触的范围广阔。权贵生病的情况有多少,一年又能治病几人。这跟如今国内的情况也是一样的。如今的西医,也有一种现象,总觉得国外的西医更为厉害,技术更强。可是抛开那些先进的治疗手段和器材、药物等不谈。单纯只说技术的话,国内的医生是远远要过国外的西医的。

    无论什么手术,国内的医生一个月的手术量或许就过了国外医生一年的手术量。这是事实。而医术的高低。其实就是一个日积月累、熟能生巧的过程。

    车子停在了华天大酒店的门口。径直上顶楼。赵家这次过来,赵一博专门把总统套房开了出来。整个顶楼,上千平米的总统套房。都是赵一博一家住的地方。

    一进门,就看到不少陪护人员在忙碌着。其中的一间卧房里面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滚!都给我滚!你们这些家伙都想害我。都给我滚!”房间里传来了赵一博父亲的咆哮之声。

    “小赵总。”

    看到赵一博进来,其中为的一个中年男子已经走了过来,苦笑着道:“赵董的病情有些反复。他这种情况,我是不建议出行的。让赵董在他自己熟悉的环境里面,赵董还能稳定病情。如今这么长途奔波。导致赵董的病情有些加重了。”

    这话说的有那么一些讳疾忌医的感觉了。高山顿时就皱起了眉头。癔病而已。身体本身是无碍的。长途奔波怎么了?

    华宇此刻冷哼一声道:“有些病症,不适合长途的奔波劳累,这是正常的。可是也得分情况。如果病人没有好转,也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还抱着不能动的想法,那就是愚蠢了。新的环境的确会导致病情加重。可没有手段治疗。长期下去也是一样。没有区别。”

    中年男子看着华宇,看着高山等人,道:“这就是高山博士吧?”

    赵一博一听,立刻就开口道:“宋医生,你先去休息吧。老爷子这里,就交给高大师了。”

    宋医生嘴巴蠕动了一下,脸上有些一些不屑和质疑。可最终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高山看得真切,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同行相忌的事情不是没有。看不起中医的人更是太多太多。宋医生不过是其中一人而已。

    一开房门,顿时高山就皱起了眉头。整个房间里扑面而来是一种恶臭。窗帘是全部关闭的。灯光也没有打开。整个屋内黑漆漆的一片。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慢慢适应了这种黑暗环境之后。可以看到曾经在彩云省叱咤风云的赵董,此时是头凌乱、衣不蔽体,整个人蜷缩着抱在一起躲在了房间的角落里面。眼神之中充满了戾气和恐惧。

    恶臭是从地面传来了。高档的地毯上一滩滩的水渍还有一些排泄物。赵一博的脸色有些难看,转头看着陪护的人员,沉声道:“你们是怎么做事的?我爸都这个样子了?你们都不知道护理么?”

    身为人子,赵一博感觉到有些丢脸了。病人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搞成这个样子那是他的责任。他没有安排好人手,没有做好护理。还让高山等人看到了。这让赵一博的脸面挂不住了。

    高山抬手道:“小赵总,你别责怪他们了。赵董的情况你比我们都清楚。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这些人又不敢真的对赵董做什么。都怕伤了赵董。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老华,朝康。你们帮个忙。控制住赵董。我诊脉看看。”高山随即吩咐起来。

    随着华宇和李朝康上前。原本蜷缩着的赵董立刻就变得愤怒起来。怒声道:“你们这些家伙,想干什么?滚!都给我滚出去。”

    可惜,没有人听他的。华宇和李朝康也都是修炼了养生功的人,虽然不久。可各方面的素质都不是赵董这种病人可以比拟的。

    两人一人一侧,抓住了赵董的胳膊之后。很快就把赵董给控制了起来。高山走上前,伸手扣住了赵董的手腕。

    脉象浮细,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全身的脏器也有衰减的迹象。这一点很是正常。赵董患病的时间不短。饮食不规律之下,缺少营养也是必然的。

    真气运转之下。沿着赵董的经络而行。高山也皱起了眉头。脑部郁结。竟然有气具结成团。恐怕这才是赵董病的原因。

    “胖子!把银针给我一下。”高山吩咐起来。

    银针是普通的银针,高山自己的那几套灵针没有带过来。可唐吉德等人是随时随刻都会带着银针的。

    高山也不说话,直接上手,银针直刺神门、百汇、神庭等穴位。然后,真气运转之下。银针都开始高频率的颤动起来。

    这一幕看得让赵一博和宋医生等人都张大了嘴巴。宋医生旁边的一个年轻医生低声道:“宋医生,您见过银针还可以自己颤动的么?”

    宋医生沉默了一下,缓缓道:“银针质地柔软,针灸之后,手指轻轻拨动。针尾开始颤动。这是中医的一种针灸手法,就叫颤针!可是……”

    说到这,宋医生停顿了一下,缓缓道:“颤针我也是见过的。基本就是颤抖几秒钟的时间,像是这种持续的颤动,我还真没有见过。”

    有一说一。这宋医生倒也直爽。并没有因为其他原因而刻意的贬低高山。唐胖子和华宇等人听着也只是笑一笑。

    这个人倒是有些见识。这是颤针不假。可是跟一般中医的颤针还是有区别的。一般的中医施展颤针依靠的是力量,以力量来控制银针的颤动。可高山的颤针是不同的。以真气来控制银针的颤动。以颤动来刺激穴位。同时真气通过腧穴进入患者体内。以达到舒筋通络的目的。这才是颤针的核心。

    随着高山的动作,随着治疗的深入。原本还处在挣扎和狂暴之中的赵董,也开始安静下来。眼睛也闭上了。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时候,高山又仔细的诊断了一番,这才将银针抽出,然后道:“老华,朝康。都松开吧。没问题了。”

    高山转过身,看着赵一博道:“小赵总,你父亲的……”

    没等高山说完,赵一博激动的迎了上来,握住了高山的双手道:“高大师,神人啊。你这真神了。不瞒你说。我父亲自从得病以来。除了用镇定剂能够安稳几个小时之外。其他时间都是狂暴不安的。镇定剂现在用的多了。每次也就一个多小时,最多不过两个小时的安稳。你这太厉害了。”

    宋医生也有些震撼,他是赵家专门聘请的家庭医生。虽然他不承担赵老爷子的治疗。可要说对病情的熟悉,他绝对是头一个。毕竟是日夜跟随守护的那种。镇定剂有耐药性和依赖性。长期使用之下,赵老爷子的身体已经能承受镇定剂了。如今加大剂量,增加次数都不怎么好用了。他怎么都没想到。就凭几根银针。就这么几下,赵老爷子竟然就睡了。

    高山松开手,走到了客厅的沙这边坐了下来:“小赵总,安排人手清理一下房间。给老爷子换一套干净的衣服。这一次,怕是要赔不少钱了。”

    赵一博哈哈笑着道:“赔钱没事。家父的病情稳定那是最重要的,其他都不是事情。高大师。接下来要怎么做?我一定全力以赴的配合。”

    事实胜于雄辩。赵一博登门赔罪。那是因为他父亲的病情已经这样了。赵一博也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想法。厚着脸皮找上了高山。可如今的手段让他再无怀疑。

    高山沉吟了起来。赵老爷子的情况跟自己妹妹的情况有些相似。却又有不同。妹妹的情况是脑部蕴含这一股庞大的先天之气。在气团郁结之下导致病症生。赵老爷子同样也是郁结。可不是先天之气,像是…外伤所致。然后气血郁结。

    “收拾一下,我建议还是去我那边住院治疗比较好。”高山考虑了一下,在这边不太现实。赵家有钱付得起房租。可自己总不能天天来。都是病人。你有钱就要让其他病人让道?这是不合理的。

    说到这,高山缓缓道:“你家老爷子的情况,说复杂不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接下来的用药可能会有些昂贵。你要做好准备。到时候,可别说我故意开价啊。”

    这话立刻让赵一博笑了起来:“高大师说笑了。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您的手段我是亲眼见证了的。接下来的治疗,一切都按您的吩咐。我绝不会说半个不字。”

    赵一博安排之下,车子很快就准备好了。赵老爷子更是直接用担架抬出了酒店。直接上车。至于酒店这边损坏东西的赔偿。那就不需要高山去理会了。

    一台乌莫尼克的房车这是专门给赵董使用的。这样一来哪怕是长途旅行,对于赵老爷子来说都会更为轻松一些。一台考斯特商务车这是专门给赵家的陪护团队准备的。再就是gmc的商务房车了。

    车上,华宇眉头紧锁。看着高山道:“我刚刚也给诊脉了一下。脑部气血郁结。却又不像是淤血。按理说以赵老爷子这种身份的人,平日里也不会有什么人气得到他。怎么会?你怎么怎么治疗?”

    高山轻笑了一下道:“药物上,我准备用一些活血化瘀的药物。除此之外就只能是针灸了。胖子,你回去之后找赵一博聊聊。问清楚他们家的所有情况。包括企业的情况,家庭的情况。事无巨细都要给我调查清楚。”

    从东河市区的华天到医门医学院,也就是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而已。车子缓缓驶入正门,直接在医院的门前停下。

    张学圣已经带着医护人员过来了。高山一下来,蒋新月就迎了上来,在华宇等人挤眉弄眼的注视之中,蒋新月有些害羞。低着头都不敢看高山。低声道:“那个…叔叔阿姨和你妹妹过来了。”

    高山顿时一愣,以自家父母的性子,高山是十分了解的。要是没事肯定不会过来。这突然过来。高山顿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妹妹又病了。

    “老华,你们安排一下赵老爷子。我回去一下。”高山立刻吩咐起来。

    一路小跑着回到自己居住的别墅这边。刚进门。老爸高庆国正坐在客厅的沙上抽着闷烟。一看到高山,高庆国就站了起来。皱着眉头道:“山伢子你可算是回来了。凌冬又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