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70章 蹊跷
    休克!

    这一个词一下就让高山都站了起来,华宇更是直接跨步而出,沉声道:“怎么回事?是昨天入院的那个心脏病人么?”

    休克是大事。无论中西。出现了这种情况,对于医生来说都是需要慎重对待的。稍有不慎那就有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引起死亡都是有可能的。

    华宇已经先一步跑了出去。护士跟在后面。高山等人也是疾步而行。医院越大,出现的问题也越多。不是团队的技术降低了。而是病人多了。难以控制的环节也多了。

    高山道:“张护士,到底怎么回事?”

    张护士大约二十几岁的年纪。相貌也还算是过得去。自从医院开业以来,他们都是直接分配过来的。也都是有编制的医护人员。

    张护士立刻道:“是今天上午收治的一个孩子,大约一岁的样子,热,面部潮红,华医生诊断为肺炎。收治住院了。”

    孩子?小儿病症?高山的眉头再次的皱了起来。小儿病瞬息万变。加上小儿体弱。病情的变化、自身的抵抗根本就无法把控,就连高山也很少收治。华宇这有些飘了。

    可是,还真不能怪华宇。身为医者,救死扶伤那是天职。难道还能去挑选病人不成?

    等高山赶到病房的时候,孩子的身上已经扎了针了。红润的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了。

    正准备说话呢,旁边两男一女已经冲了上来,其中一人更是激动的抓住了高山的衣服。怒声道:“你就是高山吧。你还我儿子!”

    旁边那女人也是哭哭啼啼道:“这什么破医院啊。都说这里医术好。怎么会这样。进来的时候,我儿子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这样了。”

    随着这一对夫妇说完,旁边那个男子却是冷笑着道:“什么名医。依我看就是徒有其名而已。这破医院我们不住了。赶紧转院吧。让他们赔钱!”

    赔钱?医闹?

    高山顿时就皱起了眉头,再细看之下。这三人,孩子的父母,再加上这个要赔钱的。这表情有些不对啊。这个时候,不应该是重点关注孩子么?怎么都围着自己了。

    高山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孩子。你们大可放心。该承担的责任,我们绝不会有任何的推脱。”

    “我不信你们。彪子,你赶紧打12o。我们要转院。”孩子父亲立刻怒气冲冲的说着。

    在张学圣的帮助之下,华宇已经做完了抢救的工作。两人都有真气在身。做这点抢救还是没有问题的。

    此时华宇也皱着眉头道:“不可能啊。这孩子是气阳虚,咳中带痰、呼吸急促有喘憋之兆。我用贝母瓜蒌散加减。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哼!”孩子父亲此刻一声冷哼。不屑道:“这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反正是你们的错误。”

    张学圣此刻却是皱着眉头道:“老高,我怎么觉得有中毒的迹象。这孩子嘴唇带青,昏迷不醒。有点像是配伍禁忌中毒了。”

    这话一出,旁边孩子的父母更是激动起来。那女的更是撒泼打滚的坐在了地上,大声的嚎叫起来:“我的儿啊。这可怎么办啊。中毒了。我好好的孩子送到这里,这才一天不到的时间,竟然就中毒了。这可怎么办啊。孩子要是死了。那我也不活了。”

    唐吉德讪笑了一下,蹲下来安慰道:“大姐,您看您这话说的。怎么能轻易就说死呢。您放心。没事的。”

    死?

    高山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就走到了病床边上。切住了孩子的手腕。片刻之后,高山站了起来。道:“老华,用催吐方吧。”

    “催吐?”华宇顿时一愣,低声道:“高老大,催吐方都刚猛,这孩子才这么一点点大。会不会……”

    高山沉声道:“用温和一点的。我觉得不对。”

    说到这,高山立刻站了起来道:“朝康,马上报警。”

    “怎么着?怎么着?你们这是要干嘛?我告诉你们。我们可不是医闹。这是要沆瀣一气么?我知道你们医院跟警察的关系好。想用警察来压我们。没门。英子,咱们抱着孩子转院。等病好了再来收拾他们。”

    “慢着!”高山直接拦在了三人的面前。冷笑着道:“怎么着?这么快就想走了啊。我告诉你们。孩子的情况很危险。这个事情不适合转院!”

    “哼!”孩子的父亲冷哼一声。直接伸手想要把高山给扒开。可这一动却现根本就扒不动高山。然后大声道:“你想干嘛?想把我们跟孩子隔开么?我自己的儿子,我想怎么就怎么。我不相信你们。孩子要是死了,你们负责么?”

    高山冷声道:“负责!”

    这边的动静也让整个医院住院的病人们都过来了。看着门外围观的众人。高山冷声道:“为人父母。孩子病重。你们不紧紧的照看着孩子。还有心情跟我吵闹。这也算是稀奇了。刚才你们两口子都说了死。这也是稀奇啊。”

    正说着,华宇抱着的孩子,哇哇几下,已经吐出来了很多的东西。高山沉声道:“老华,马上送去化验。看看有没有乌头的成分?”

    正说着,门外已经传来了警察的声音。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察走了进来。环顾一圈。道:“怎么回事?谁报的警。”

    高山开口道:“我!”

    说着,高山指着孩子的父母,直接道:“警官,我怀疑这三人是诈骗拐卖儿童的团伙。我怀疑他们并不是孩子的亲生父母。我申请,做亲子鉴定。”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们。”孩子父亲大声反驳着。然后看着旁边的警察道:“警官。我们不是。是他们。他们是医院的人。我儿子病重过来治疗。他们用错了药。眼看救不活了。我让他们赔钱。他们就故意诬陷我们。警官,你别听他们乱说。”

    这时候,高山却是冷笑着道:“诬陷?我也奇怪了。能够给自己孩子喂草乌这种有毒中药的。也是稀奇啊。草乌头和贝母相克。同时服用之后,必然会出现中毒的症状。是不是诬陷。查就是了。如果是我们的责任。我一定负责到底。”

    孙海华此时也有些恍然,道:“草乌有麻醉止痛的效果。难怪这孩子一直昏昏沉沉呢。原来是这样。”

    说到这,高山也点头道:“我听说,最近有一些不法分子,专门拐卖或者是收购一些残疾婴儿。然后故意去诊所或是医院治疗。一般都是诊所。然后孩子一死就索要巨额赔偿。这是觉得我们这里新开的私人医院。又是中医。草乌入口即化又找不到证据。这才特意来的吧。”

    听到这。明显可以看到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而旁边的几个警察也不着痕迹的挡住了去路。开口道:“高院长,病人家属。这样吧。现在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等孩子病情稳定。等化验结果出来。我们再说。现在都配合一下,跟我去警局坐一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