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29章 军方来人
    梁礼和看似平静淡定的说出这话,可经过高山身边的时候,梁礼和还是低声道:“山哥,那个司令我那天在你那边倒是见到过,可另外那两人一副谁都欠他们钱的样子,看起来似乎有些不正常啊。要不要我现在给我家里打个电话?”

    高山轻笑着摇了摇头,真要是找麻烦的,别说梁家只是东河富了,哪怕就是定南富估计也没有什么用。到了这个层次。有的东西已经是金钱无法去左右的了。这里是华夏,而不是资本横行的西方。

    迎面而上,高山微笑着道:“杨司令,您是稀客啊。”

    杨振也带着微笑,道:“高医生,恭喜啊。前段时间看报纸的报道,听说你为国争光了。这是值得庆贺的事情。”

    “杨司令!”随着高山和杨振的寒暄,旁边的上校皱了皱眉头,开口说了一句。

    杨振立刻就会意到了。哈哈一笑道:“高医生,这次过来是专门有事情来找你的。你看有时间么?我们去你办公室聊一聊。”

    这话的目的就很明显了,这里人多眼杂不是聊事情的地方。你有没有单独的办公室,我们想跟你私底下谈一谈。

    如此神秘,搞得跟查案一般,顿时就让高山有些多想了。难道自己跟百尔药业的赌注导致国家的某些计划有了变动?这些人是特意来警告我的?

    心中想着,高山脸上还是保持镇定,笑着道:“当然,杨司令,几位军官这边请。”

    看着高山带着这些军人前往旁边的办公室,华宇皱着眉头,低声道:“看小电影?不应该啊,高山不是那种人啊。而且这也不归军队管辖啊。”

    李朝康冷哼一声,脸上充满了鄙夷:“你也就知道小电影了。丢人,华家祖宗十八代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梁礼和此刻却是对着旁边的张学圣扬头示意一下:“学圣,要不你去听听墙角。”

    张学圣白了梁礼和一眼,大傻子,真以为老子是傻的么?去听墙角,万一给老子安插一个窃取国家机密的罪名怎么办?

    “要去你去,我去楼上看看病人去了。”

    看着张学圣离去的身影,梁礼和摇了摇头:“不傻啊,怎么听你们这口气都说他是傻子呢?”

    话音落下,不仅华宇、李朝康和孙海华都一脸看白痴的看着梁礼和。你这富二代知道什么?相对我们他是傻子,相对你来说,那就不是了。

    这边的办公室很多。这么大的地方,就高山他们这么几个人。其实整个医院都是十分空旷的。

    随便找了一个办公室,一个办公桌,一套沙和茶几。分宾主落座之后,高山就给杨司令等人都倒上了一杯冰水。这个时候,天气已经逐渐开始炎热起来了。喝冰水是最好的。

    放下杯子,高山就笑着道:“司令,不知道今天找我是什么事情?”

    杨振看了高山一眼,给了一个宽心的眼神,随即道:“张上校,要不还是你来说吧。”

    随着杨振的话语落下,旁边为的那名上校军官,随即也点头道:“高医生,自我介绍一下,我们是隶属于军部后勤总部的。我叫张浩。这次过来,是特意为了玉露生肌散而来的。”

    “玉露生肌散!”

    高山稍微一转脑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之前治疗梁礼和的时候,虽然没有几个人知道,可梁礼和手术之后三天康复的事情还是通过媒体报道了出去的。如果军部关注到了自己,想要去查这些事情。想要查玉露生肌散。这是十分简单的事情。甚至,说句不客气的,都不需要怎么查。只要去问一下梁礼和的父母就行了。

    而此时,张浩开口道:“高医生,你的医术,包括你连续在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面布的两篇论文,还有柳叶刀肿瘤学对你的专题报道。我们也是有所耳闻的。对于你的医术,我们感到由衷的钦佩。我们也调查了玉露生肌散的事情。这种药膏对于治疗伤口有着极强的作用。所以,这一次过来,我们是代表军部前来采购这个药物的。”

    随着张浩的话语落下,旁边杨司令也缓缓开口道:“高医生,你也别感到诧异。军部对外采购药物其实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彩云省那边的特供白药实际上很早以前开始就是军部特别采购品种了。除此之外,江北省那边有一位祖传的蛇药郎中,他的蛇药也早已经运用在了我们军队里面……”

    张浩旁边的上校军官开口道:“高医生,我是军部后勤总部的陈震,这么说吧。如今的世界看似和平。可这世界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一切都是我们的军人在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负重前行。所以,有时候,有一些伤是在所难免的。白药具有很好的止血作用。而您的玉露生肌散则能加愈合,这对我们军人来说,不压于是救命的东西。”

    张浩继续道:“高医生,我们代表军部,向您提出采购一批玉露生肌散。价格您开口,有什么条件您也可以尽管开口。只要我们能做到的。不违反国家的法律,我们一定尽力保证。”

    其实,高山也是一个热血人物。说白了,也是一个愤青。要不然也不会怼金勇哲和福田俊贤他们了。要不然也不会救刘老了。可是,玉露生肌散是怎么回事。别人不知道高山自己很清楚。这跟治疗癌症的药物都是有着本质区别的。事实上玉露生肌散的制作已经牵扯到了丹术的范畴了。

    沉吟了一下,高山缓缓道:“张上校,陈上校。实话实说。玉露生肌散的确是我制作的。可是,这个的制作工艺跟一般的中药那是截然不同的。就我目前知道的情况来看。玉露生肌散还没有任何现代化的工艺可以量产。而且,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怎么制作。其他任何人都制作不了。所以,这就意味着玉露生肌散的产量注定就不会更高。毕竟我也不可能每天都只制作玉露生肌散吧。”

    这话顿时就让两个军官都皱起了眉头。一个人会,一个人能制作多少?这显然不符合他们的计划。

    沉默了一下,张浩看着高山道:“高医生,能够教会别人制作么?如果可以,我们军部可以安排人手出来。你放心。我们会支付正常的费用给您。并保证不会对外泄露任何技术。”

    一说到着,高山就摇了摇头,苦笑着道:“真要是人人都能学,我也不会这么说了。怎么说呢,玉露生肌散最关键的就是玉露。这不是一种药材,而是两种药材的混合通过特殊方式产生的一种全新药材。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气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