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05章 前往京城
    “干嘛?”

    随着高山的电话打过去,还没说话呢。程焕真程老爷子那一口带着浓郁定南口音的普通话就传了过来。

    高山直接一愣,老爷子这语气、这架势,没人得罪他吧。更年期也不太像啊。老头都七八十岁了。更年期早就过了吧?

    “呵呵!”高山呵呵一笑,道:“程老,您这心情不是很美丽啊。谁得罪你了?告诉我,我去帮你收拾他。”

    “臭小子!”程老笑骂了一句,道:“唐吉德是到你那里去了吧?说吧,这次找我是什么事情。我可听说了,最近你不务正业啊。还跑去参加什么南药交流会了。龙安民那老货也真是的。这种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安心踏实做好医学研究多好。多出几篇论文也好啊。”

    老头这是有些怨气了。实验班就剩下了李朝康一个孤家寡人,实际已经是形同虚设了。唯一一个他看重的高山却开着一个小诊所,最近还不坐诊了,四处跑,这就让程老有些痛心了。做研究,那就得要耐得住寂寞。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办好的事情。在他看来,高山这是浪费天赋,有些不务正业了。

    “程老,你那有人么?我这边缺人啊。”没有在这个事情上再跟程老多纠结。高山直奔主题。

    不能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了。程老的性格高山现在多少也有些了解了。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老人。嗯,大约就是这么形容。程老一辈子的精力都在中医上面。这个年岁,按理说早就应该要安享天伦了。可程老还在奔波,为的是什么。并非是他个人的享受。而是为了整个中医行业。

    有些东西高山想要拿出来。可并不是那么简单的。领先一步那是天才,领先太多那就是疯子了。更重要的原因是,高山自己还做不到。

    “招人?”程老颇为意外:“就你那小诊所,你还缺人啊?”

    高山诉着苦:“缺啊。唐吉德去做生意去了。龙老的孙女龙半夏也不在我这里做药师了。我这里还缺一个执业药师,还缺两个坐堂的医生。理疗师也缺三四个……”

    没等高山把话说完,程焕真直接道:“人我是没有的。有也只是那种大学毕业的学生,你确定能达到你的要求么?但是,我知道知道哪里有你要的人。”

    “哪里?”高山立刻追问起来。

    程老这话是没说错的。中医,单纯的中医,这不是一天两天,三年五年就能学得会的。一个辨证论治,难倒了多少的学子。高山需要的是来了就能直接上手的。这一类的一般都是有一些年纪的了。

    程老轻笑着道:“据我所知,周元道那边的实验班也快撑不下去了。虽然他也没有做出什么成绩。可我觉得,他挑选的那几个人里面,还是有不少合适的人选。比如那华宇,张学圣还有那个孙海华都很不错嘛。”

    高山沉默了一下,悠悠道:“程老,你这是想让我去挖周老的墙角吧。”

    “什么话!”程焕真提高声调。一副爱去不去的语气:“你这人真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消息就透露给你了。国家中医研究院我相信你也能找到路。去不去那就随便你了。”

    说完,老爷子十分的潇洒,酣畅淋漓的啪一声挂掉了电话。

    “去还是不去呢?”高山也在考虑起来。

    看着空荡荡的诊所。人肯定是不会回来了。唐吉德这小伙子虽然努力,可他的志向不在这里。梁礼和那就是一个富二代,而且也不是学医的。至于龙半夏…说一说,或者以灵药来诱惑一下或许还有可能。算了……还是华宇靠谱。

    高山心中其实已经有了决定了。别的不说,周元道选人的本事还真就要比程焕真高出一筹不止。

    当然了,客观来说,程老和周老两人的选择方向是不同的,程老考虑的还是学院派,从学院的一些天赋卓绝的学生之中挑选一些出来,进行深度的学习。而周老的选择更像是传统派。古法传承、师徒传承这种。孰是孰非,高山不去评价。目前来看,周老的选择似乎更胜一筹。学员的质量也似乎更好。

    可是,客观来说,程老的方法或许更适应时代。只不过有些操之过急了。一个人的精力终归是有限度的。中医想要展,还是要学习西医培养人才的格局。一个顶级的西医医生。从本科开始到博士毕业。没有十年八年是培养不出来的。中医的根源不在于没有学生。而是在于全世界对中医的认知。经脉、腧穴这些都太过虚无缥缈。找不到的东西,在如今的科学认知之中那就是虚的。

    去!

    高山没有考虑太久的时间。直接就做出了决定。然后订票,订酒店。开车直奔高铁站。

    上车的时候,高山就已经联系上了华宇:“华神医,哈哈,好久不见啊。”

    “你这是羞辱我?”华宇的声音冷冷传来。

    高山讪笑了一下,真不懂幽默。玩笑都开不起:“好了,好了。我都能想象到你那一副苦瓜脸了。你山爷我来京城的高铁上了。你不来接驾么?”

    “没时间!”

    尼玛,这是看不清形势啊。高山看着已经挂掉的电话。然后又拨了过去:“华宇,别挂!”

    “我听说你们的实验班也搞不下去了?”

    “高山,你这是准备过来羞辱我们了么?”华宇再次冷哼一声。压抑的声音都能感觉到他的怒气已经压不住了。

    高山讪笑着道:“你这人,真没劲。我哪有这功夫来笑话你。定南的实验班早就已经没有了。你们还有几个人撑着。这已经很了不起了。对了,我晚上十二点多到,记得来接我啊。”

    从定南到京城的高铁。全程六个小时的时间。下午六点上车。当高山走出高铁站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深夜时分。

    一出门,高山就笑了起来,华宇这人,虽然冷冷的,给人一个不好相处的样子。可这情谊还是有的。三月的京城天气还是相当寒冷了。这么晚了,还能过来。是个好人啊。

    不仅仅是华宇,张学圣、孙海华也都来了。一看到三人,高山就哈哈笑着道:“老华,老张,老孙。好久不见啊。”

    张学圣上下打量着高山。然后道:“你确定不是来挑战的?”

    “那倒未必。”孙海华冷哼一声,然后道:“我看是专门过来看笑话的。定南那边虽然其他人都退学了。可他毕业了。咱们这边,也就剩咱们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