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59章 我不是医闹
    一看这个场面,高山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是梁礼和故意给自己送的一份礼物啊。看梁礼和那似笑非笑的神情,高山估计梁礼和恐怕连自己和赵瑞晨的恩恩怨怨都查得一清二楚了。

    都说富二代一个个都是脑残玩意,怼天怼地的低能儿。高山现在却是亲眼见识到了,脑残都是那些没有文化和底蕴的暴发户二代。真正的富二代都不是简单的角色。

    就比如此刻梁礼和做的事情,看起来似乎仅仅是为了他自己讨回公道。可梁礼和完全没有必要请高山过来。而且还是特意请高山来看一处好戏。这意味着,讨回公道只是一个目的,另外更深层次的目的就是借此机会给高山高大师出气。

    事情做了,而梁礼和也没有任何的低声下气,如果梁礼和单纯只是以金钱或是物质来感谢高山,那就落到下乘了。现在这般,高山不至于感恩,至少却是拉近了双方的关系。

    高山轻笑着摇了摇头道:“礼和,你这大礼太隆重了,我有些触不及防啊。过犹不及,差不多就行了。”

    这话绝不是装逼。而是高山内心真实的表现。最开始高山是有愤怒。可自从医门传承在手,高山是真的看淡了。说白了,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高山现在看似平凡,可眼界却已经拔高了许多。

    梁礼和顿时就露出了得意的神态,不但没有任何的失望,反而很是开心,因为高山懂了他的心思,那这份功劳就没有浪费。那就值了。

    “呵呵,山哥您放心好了。我做事那绝对是有分寸的。”梁礼和笑着说到。

    就在此刻,一个年轻男子也走到了梁礼和的身边,赔着笑脸,小心翼翼的看着梁礼和道:“梁总,您看我们是不是先去办公室,你有什么需求,我们做下来认真的谈一谈如何?

    说完,梁礼和看着走到他面前的这个人,轻蔑一笑,眼珠子白到天上去了,道:“这位领导,你这话怎么说的。我可不是医闹。我也不是来要钱的。我们谈什么啊?“

    说这话的时候,梁礼和还是笑嘻嘻的,可转眼间就脸色一沉,一种傲然的富二代气质飘起来了:“再说了,你他妈算什么东西啊。我跟你谈的着么?”

    梁礼和直接不给面子的怼了过去,霎时间就让这人脸色一变。整个人都尴尬起来了。

    一没闹、二没堵门。还真谈不上是医闹。至于媒体,出了这么大的医疗事故白白的给人开了一刀。媒体采访这不是应该的么?还有没有采访权,还有没有社会知情权了。

    这边,冯忠华终于是把媒体的记者们给安抚好了,在数个附二院工作人员的带领之下,一行人前往附二院的办公区会议室等候。看样子,附二院是准备召开新闻发布会,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出来了。

    而松了一口气的冯忠华也移步到了梁礼和的面前。看到和梁礼和并排而立的高山,冯忠华脸色有些难看。可还是微笑着道:“梁总,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这一次是我们的诊断失误,让您受委屈了。要不我们一起去坐一坐?”

    梁礼和此刻却是看着高山道:“高大师,一起如何?”

    大师!

    而且梁礼和还如此尊敬的场面顿时就让冯忠华如同吃了苍蝇一般的恶心。什么时候一个老子不要的实习生,堂而皇之成为大师了。

    冯忠华很想喷几句,年轻人要脚踏实地一点。不要太飘了。小心牛皮吹破天摔死。可看到梁礼和对高山的态度,冯忠华很是识趣的忍了下来。无比尴尬的看着高山道:“高山同学,既然这样,那就一起吧。”

    附二院小型的会客室内,约莫二十几个平米的大小,两边摆放着黑色的真皮沙发,一圈围绕。高山等人落座之后,就立刻有人送上了点心和茶水。紧接着,房门打开,附二院的院长林小元已经走了进来。在林小元和冯忠华之后还跟着赵瑞晨。

    一看到高山,赵瑞晨的脸上顿时就有一种火辣的尴尬。然后就闷头坐下再也不抬头了。

    林小元很是大气的坐定下来,看着旁边的梁礼和道:“梁总,首先我代表整个附二院,对你说一声对不起。出了这种事情。这是很不应该的,让你受委屈了。”

    领导就是领导,说话的艺术和方式都不一样。从容淡定,大气自如。尽管错了,可林小元却还是保持着附二院的气度和风范。错了就是错了,他也没有那种推诿的意思。

    不过梁礼和也不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家世显赫的耳濡目染熏陶之下,梁礼和对林小元这种气场很适应,微微一笑,从容不迫道:“林院长客气了。我这可不是委屈啊。我是白挨了一刀。开刀的神医也在啊。幸会了。今天我们认识一下,我是梁礼和。”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轻描淡写的一个委屈二字,怎么能够让梁礼和满意。如果这么简单,梁礼和也不会大动干戈了。媒体是干什么来的,就是来给附二院施加舆论压力的。

    林小元还是那一副淡定的姿态,轻轻一笑,看了冯忠华和赵瑞晨一眼,道:“梁总说的对。这的确是我们的问题,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开了的刀也是无法还回去了。如果能还,赵医生、冯处长和我都愿意挨一刀。可那毕竟只是说笑了。这世间没有后悔药可吃啊。已经是这样了,那我们就协商出一个办法。或者,梁总要是觉得不行,也可以向法院起诉嘛。”

    姜是老的辣,林小元现在就有那么一点软硬兼施的意思了。换成一般脾气暴躁的,那就真的去起诉了。可实际上,这话的意思是,提要求吧,只要不过分,我们就谈。

    梁礼和此刻也严肃了起来。看着林小元。目光炯炯,毫不示弱。直接道:“我的要求很简单。第一,这个人给我开除了!”

    说着,梁礼和毫不客气的指向了赵瑞晨,然后接着道:“第二,一个实习生你们就能授予处方权,谁授予的,处理谁。第三……”

    说到第三的时候,梁礼和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着高山道:“高大师,你看还需要第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