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58章 请你看戏
    一听到这声音,高山原本抬起的身子就直接再次躺了下来。继续着打盹的姿态,开口道:“梁礼和,你这时间过的是地下的日子吧?上午才滚蛋。你这就想死我了?要不,你再去附二院割一刀,然后再来我这里住几天?”

    “别,别介啊。山哥。”梁礼和呵呵笑着回应,人已经走到了高山的旁边坐下,然后挥手道:“你们几个,赶紧的给我把牌匾挂起来。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搬进来。”

    高山这下睁开眼睛了,在梁礼和的指挥之下,隐约可以看到,一块古香古色的牌匾已经挂在了药房这边的墙壁上。四个金光大字跃然醒目——杏林圣手。

    这还不算,几个一看就是搬运工人的人已经抬着几个大件进来了。

    梁礼和呵呵笑着,还一脸嘚瑟的样子,道:“山哥,你这太简陋了。电视才40寸,太不行了。我给你换了一个大的,80吋液晶4K高清的互联网电视,冰箱也不行。这是最新款的西门子四开门冰箱。”

    高山有些无语了,白了梁礼和一眼,道:“你买这些干嘛。到时候我懒得搬啊。这里是我租的呢。还有,旧的别丢了。到时候房东可是要找麻烦的。”

    梁礼和立刻就不忿道:“怕啥,买下来不就行了。高河这种城中村,都是小产权房。就这么个院子也不要多少钱。”

    说完梁礼和又拿出了一张支票。笑着道:“山哥,这是我爸让我给你的。他去京城谈项目去了。要不然他要亲自来感谢你呢。”

    这话高山却是相信的。梁玉发能做到这等成就,眼力、才智、情商那都是缺一不可的。梁礼和一个腹部手术,三天时间康复,这等能力,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人都不可能不重视。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不缺钱、不缺权、不缺爱。就缺健康了。如果能跟这样一个医术堪称神奇的医生搞好关系,这就等于多了一条命啊。

    高山也不客套和推诿,接过了支票,这次倒是真的愣了一下。这一次比之前还大方,整整五十万的费用。这已经不是感谢,这是打后续关系了。前面的支票还没有去兑换呢。看来是时候找个机会去银行兑了。这前前后后就是八十万。再加之前江大光的朋友那二十万。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不知不觉自己竟然已经是百万富翁了。一百万,高山也心动起来了。

    有了这一笔钱,那自己就可以去购买药材为自己的修炼做一些辅助了。医门八术,相辅相成。气术是根本。可其他七术之中也有辅助气术的东西。以前高山没有想过,那是没钱。不说别的。十年野生老山参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消费得起的。现在有这么多钱,高山倒是有了这等想法。

    这时候,梁礼和又神神秘秘道:“山哥,下午没事吧。跟我走,我请你去看一场好戏。”

    “不去!我还有事呢。”高山无比的直接,干脆果断利落的拒绝了梁礼和的提议。

    原本一脸嘚瑟、兴奋的梁礼和立刻就萎靡不振了。以前他是一呼百应的存在。可现在却遇到了一个不按照套路出牌的大佬啊。他倒是想显摆一下。可高山的实力他自己也怕啊。更别说自家老爸都这么看重了。

    梁礼和立刻就哭丧着个脸,讪笑着道:“山哥,去呗,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吧。晚上,我给你介绍几个漂亮妹纸。”

    不知道是不是漂亮妹纸的缘故,高山顿了一下,看着梁礼和道:“真是怕了你了。你说你堂堂梁少,能不能矜持一点,傲娇一点。摆出一点六亲不认的步伐。爱谁谁的姿态啊。”

    架不住梁礼和的软磨硬泡,高山还是坐上了梁礼和的车子,一台蓝色的公牛,兰博基尼6.0L排量的引擎轰鸣呼啸着,速度直接就上了八十了。

    走着走着,高山就感觉不对了,疑惑道:“看什么好戏啊。这不是去附二院的路么?”

    梁礼和笑着道:“山哥,你就放心吧。绝对没错。去附二院就对了。今天这场好戏就在附二院开锣!”

    这么一说,高山顿时就明白了:“你去找赵瑞晨的麻烦吧?”

    此时梁礼和的脸色也严肃了不少,冷笑一声:“山哥英明,一猜就中。我梁礼和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白白的割一刀呢。看不准病不说,还让我受罪一次。我要是不找他,那我还在东河怎么混啊。”

    正说着呢,车子已经停在了附二院急诊中心的停车场这边。也没有去找什么车位了。这厮就这么大刺刺的停在道路中央。而且还听得歪七劣八。堵住了道路不说,还至少挡住了三台车子的出入。

    一下车,高山就看到了无比火爆的场面。就在急诊大楼的侧门这边,此时已经聚集了数十家新闻媒体包括纸媒和网媒的记者。

    长枪短炮的各种照相机就不说了。光是摄像机机位就有五六个。分别占据了几个制高点和最佳点位。

    外围是摄影的团队,再往里则是十几个记者和主持人。此刻这些人都已经把冯忠华给拦住了。

    拿着定南卫视台标话筒的一个短发妹纸,此刻直视着冯忠华,无比犀利道:“冯处长,请问你一下,对于附二院的实习医生赵瑞晨在实习期就获得处方权。附二院有什么解释么?另外,对于误诊病情。导致病人白白挨了一刀。你们院方有没有采取什么后续措施?”

    话音落下,又有一家省级卫视的记者开口道:“冯处长,我是岭南卫视的记者方强,请问冯处长,作为定南省知名医院。为何在医务管理上会出现如此漏洞。为什么会出现误诊?既然实习生的水平还有限,为何会授予处方权呢?”

    紧接着,又有记者问道:“冯处长,据说此次事件的实习生赵瑞晨家里在医疗卫生系统拥有很强的背景。赵瑞晨的外公曾经是定南卫生系统的高官。舅舅、母亲、父亲、小姨等亲属目前都还是各个医院的中坚力量。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内情?”

    一个个无比尖锐的提问,直接就让冯忠华有些难以应对了。这可不是私底下,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对付媒体这是他的强项。可面对如此多的媒体,面对这个事件。冯忠华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梁礼和的背景他是知道的。这些人恐怕也是梁家搞过来的。稍有不慎,那就会给附二院带来麻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