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55章 大师留步!
    好在这是晚上,好在这周围完全没有人。要不然冯忠华这番话可就出名了。当然了。冯忠华自然也是看到周围没人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高山的眉头也紧皱了起来。按照他的脾气,冯忠华这种态度,高山是绝对不会走的。你让我走就走?你算老几啊。可既然已经牵扯到了叶岚,高山也就没有脾气了。

    看着冯忠华,高山冷笑着道:“呵呵,附二院的作风,我算是见识了。牛!真是牛啊。”

    冯忠华的脸色铁青,这么明显的冷嘲热讽他还能听不懂么?可冯忠华却是没有再多说什么了。这时候,处理事故要紧。

    误判误诊导致了一次毫无意义的手术,而且还是在被人提醒了之后。这种性质,谈不上多么严重,可放在附二院的话,那就不同了。作为整个定南省乃至全国都有影响力的知名医院,却出现了这种事情,这是不可饶恕的。要是处理不当,整个附二院的招牌就砸了。

    正说着呢,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男一女打头,一大队的人马蜂拥而至。为首的两位都穿着中长款的呢绒大衣。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想必这就是那什么梁少的家属了。高山随即道:“胖子,回去了。明儿还得上班呢。我们可比不上附二院,家大业大,人多势众!万一要是等下让保安把我们叉出去,那多没面子啊。”

    刚走出大门,里面传来了一阵跑步声,一个声音响起:“兄弟,等一下。”

    话音落下,这声音又响起道:“大师,请留步!”

    紧接着,一个人影拦在了高山等人的前面。这人还是熟人,是刚才跟那个梁少一起吃宵夜的老黑。

    此时的老黑全然没有刚才在夜宵摊时候的那种霸道和粗鲁,反而是带着讨好的笑容看着高山,道:“大师,您稍等一下,梁少的父母请您去一下,另外梁少也有些事情想要咨询您。您看?”

    高山心中顿时就笑了起来,恰好看到了冯忠华那一副阴沉的脸色,高山故作为难道:“不是我不给面子啊。你看我在这里可不怎么样受欢迎。”

    这时候,老黑却是直接抬手道:“大师,您别管其他了。就梁少家里的身份地位,整个定南就不说了。在这东河市,还是有一点面子的。您放心,谁敢把您赶出去。我老黑直接就给他开瓢了。”

    回身再次走进了附二院的急诊大厅。直接就从冯忠华的身边走了过去,看着冯忠华那铁青的脸色。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高山顿时就感觉浑身舒爽。唐吉德这家伙更是低声道:“这是打脸么?我喜欢啊,这感觉太爽了。就喜欢看你看我不惯,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这话一出,几乎都能听到了。这哪里是低声啊,这就是故意的。

    高山已经走进了留观病房。一进门就听到了梁少的母亲皱着眉头道:“这条件也太差了啊。怎么能睡这里呢?必须要换到特护病房去。”

    梁少的父亲也皱着眉头,指着旁边跟梁少一起宵夜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几个,仔细的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梁少也看到了高山,手术之后有些虚弱的脸色还有着掩饰不住的愤怒。梁少开口道:“爸,事情很简单。我突然腹痛昏倒。然后已经有人诊断我是胰腺炎了。可这边一个年轻的医生硬是说我是阑尾炎。结果就把我给开刀了。”

    老黑此刻也开口道:“梁总,徐台,这位就是给梁少诊断正确的医生。具体他肯定比我更清楚。”

    高山此刻却是皱着眉头道:“不好意思,如果是请我来给梁先生治病的。我很乐意。如果是问情况的。那就不好意思了。具体的情况你们可以问梁先生自己。我就不多说了。”

    虽然冯忠华不厚道。虽然赵瑞晨可恶,可有些东西高山还是要遵守的。除非是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

    可一般情况之下,同行都是不会乱说话的。这算是一个不是潜规则的潜规则。真要是说了。那高山就成为众矢之的了。

    “哎!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有什么不敢说的。”梁少的母亲顿时就不满了。

    倒是梁总抬手制止了自己老婆,看着高山道:“谢谢了,高医生。”

    而梁少此刻却是直接道:“我要出院,附二院这里我是一天都住不下去了。指不定什么时候我身上就少一块东西了。”

    说到这,梁少看着高山道:“高医生是吧,我记得听那个给我开刀的傻逼说起过。我就认你了。你看我现在这个情况,适合转到你那里去么?”

    “儿子!”徐总一听,立刻就皱起了眉头。她的眼神里也是充满了怀疑。已经出这么个事情了。这还能信么?附二院都是这个样子,眼前这年轻人能治好?能有这个本事?

    高山没管这个徐总的态度,而是直接说道:“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合适和不合适的区别。重点是,你相信或者不相信。”

    梁少一听,立刻就点头道:“好,高医生我信你了。老黑,立刻给我安排车子,我要出院。”

    冯忠华此刻也迎了上来,脸色有些难看,低声道:“梁总,令公子现在的这种情况是不适合转院的。刚刚做完手术,还没有度过危险期……这要是出去,万一出了事情,我们可是不会负责的。”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到这个,冯忠华这算是把梁家两口子的怒气给直接激发了出来。梁总脸上一沉,冷哼一声道:“好一个附二院,好一个不负责任。我梁玉发在东河市从一个小小的包工头做到现在东河地产业的龙头老大。我不是吓大的。再放在你们这里,到时候我儿子要是再多开两刀我可承受不起。”

    说到这,梁玉发转头看着自家老婆道:“新月,这个事情我觉得你们媒体一定要重点跟踪报道才行。我倒要看看。附二院给我一个什么交待!”

    冯忠华这话说得太不是时候了。刚刚误诊了,要是好好说一下,或许还不会如此。可他偏偏却说不负责任。尽管说得不是一回事。可这无疑是在激发矛盾,挑起怒火。

    徐新月原本还有些担心和顾虑。此刻也直接道:“也别安排什么车了,就家里的商务房车好了。老黑你跟着去。我们等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