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37章 房事不振
    “这…这就睡了?”陈牧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低声询问起来。他是了解江大光的。什么时候看江大光这么安稳的睡过啊。可现在他亲眼看到了。再望向高山的目光就有了变化。这果真是大师啊。

    高山却没有在意陈牧的动静。一旦在治疗的时候,高山就会全身心的投入,都说外科没有几个不是话痨的。可高山不一样。他觉得,这是对患者的不尊重。枯燥、无味这都不是借口。只有全身心才能全投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时候,落点东西在别人身体里,不就是这么来的么?

    无论是刮痧也好,拔罐也好。都是通过一些手法打开人体的毛细孔,将体内的毒气、邪气给释放出来。而这时候最需要注重的就是保暖了。稍有不慎,不但不会有疗效,反而可能让更多的湿气或是邪气渗入身体之内。

    接下来就是针灸了,一根根的银针,仔细的用酒精擦拭消毒。然后根据腧穴和经络的分布,刺入了江大光的身体之中。高山的额头也稍有微汗。这是用气的表现。

    江大光都如此大方的一次支付十万,高山对于这第一个客户,也不吝惜。针灸的作用之下,让江大光自身经络和腧**的气被激发起来。再次的形成一个整体联系。

    做完这一切,江大光连鼾声都没有了。高山给江大光盖上了一条薄被。这才站了起来,用毛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回到诊室坐下,看着跟了过来的陈牧。高山轻笑着道:“陈老板,冒昧问你一句。您在房事方面是否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高山刚才那一手,早已经把陈牧给震住了。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此刻,听着高山这么一问。陈牧顿时脸色一变。房事不振,这可是江大光都不知道的事情。

    大家都是男人,虽然说玩得好。可任谁都不会把自己的这种难言之疾拿出来说。谁还不有一些自己的小秘密啊。

    可高山这一语成箴,直接就把陈牧心中的那种矜持给击碎了。陈牧无比激动的站了起来,双手伸出,紧紧的握住了高山的手,上下摇晃着道:“大师,你这太神了,您是怎么知道的?”

    高山心中一笑,白面无须,气血亏虚,看起来身材匀称,可气息却是急促浮动。这是典型的虚体之症,这还要看么?换一个经验老到一点的算命先生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嘴上,高山却是淡然道:“看出来的。”

    陈牧早已经随着高山的话语,热情如火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竖起了大拇指,一脸敬仰和佩服:“高,实在是高啊。大师厉害。不瞒大师你说。我这人啊,也没有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这方面。从十七八岁开始就进各种会所、洗浴中心这些。以前二十几岁的时候那还算是勉强。可这三十一过,尤其今年就感觉力不从心了。”

    说到这,陈牧也不避讳,直接道:“不瞒大师,我跟我老婆现在一个月都没有一次了。大师你既然一眼就能看出来,一定是有办法的。要不,我们现在就开始按摩?或者也针灸一下?您放心,我也按照老江的走,我先预付十万在您这里吧。”

    赚钱这种事情,高山从一开始就没有担心过。有了梧桐树,不怕引不来金凤凰。自己这一身医术在手,还怕没有钱么?之前那十万,那是因为是实实在在的第一次。而现在高山就完全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了。

    直接抬手拦住了陈牧,高山轻笑着道:“陈老板,稍安勿躁。你这情况跟江总是不同的。江总是外伤导致的气血淤塞。理疗是最好的方法。你这属于内里的病症。理疗是没有作用的。如果陈老板信得过。我给你诊脉一下,然后再给你开几副药,你吃一下,试试效果如何?”

    随着高山的检查深入,陈牧的病症也逐一的显现了出来,小便略黄,舌质红,苔黄,脉象沉细,再加上陈牧畏寒怕冷。现在这才十一月初而已,按说也不算太冷,可陈牧已经穿上了厚实的毛衣,外面还穿着羊绒大衣、围着围巾。这是典型的肾阳不足。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任谁跟陈牧一样十几岁就开始出入大保健的场所。这十几年下来,少说一点也是完成千人斩了。再加上年轻时候不节制。这常年的消耗得不到补充,如果足才是怪事了。那是阳亢!

    陈牧此刻也一脸金针的看着高山:“大师,我这还有救么?”

    “陈老板,如果你再继续这么夜夜笙歌下去,那就是真的没救了。人过三十,按照中医的理论,这就需要开始养生和进补了。你这问题不大,至于效果如何,先吃几副药试试吧。”高山笑着说到。

    对于陈牧这种疾病,高山还是有底气的。知母、黄柏、王不留行,石菖蒲、肉桂,生地、熟地、淮山,淫羊藿、茯苓、琥珀等这些组方。然后,高山再根据陈牧自身的身体状况,对药材进行了适当的加减。

    然后,亲自抓药,一共七剂,打包装好之后,递给了陈牧:“陈老板,一天一剂,水煎服,早晚各一次。早晨第一次水煎的时候,水开为准。晚上的以文火慢煎半个小时,再服用。七天之后,再来复诊吧。”

    中药方剂,一般都是七天为准。也有三天的,九天的。基本都是单数。很少会出现双数的情况。

    陈牧连连点头,脸上带着欣喜,道:“大师,多少钱?”

    看陈牧这架势,已经做好了出一笔大钱的准备了。可高山却是轻笑着道:“不贵,一剂三十二块钱,七剂一共是两百二十四元。”

    别看理疗收费贵,那是因为理疗配合了气术的使用,可现在看病抓药不同,这运用的是医学经验。高山也就不准备天价收费了。当然了,如果在看病上运用到气术,或者在药物上运用了气术,那收费就不同了。

    “啊!”陈牧也愣了。他想过很多价格。可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便宜。随即,陈牧就很是坚定道:“大师,这怎么行。你是不知道啊。我这病,我都用了不下百万了。我也按照老江的价格来!”

    正说着呢,外面传来了汽车轰鸣的声音,一前一后,一台奔驰GLS500,一台无比骚包的红色保时捷帕拉梅拉停在了高山诊所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