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29章 古法炮炙
    “看程老您这手法,还有这药香之气,应该是制川乌吧。”高山完全没有怯场。

    可这么一句话却无法让程焕真和李胜祖有任何的表情变化。既然是程焕真特意挑选出来的精英。如果连这一点常识都没有,那就不配精英二字了。程焕真要的是中医的天才,而不是零基础的培养。

    高山继续道:“现在的炮炙,注重两点,内无干心、内无白心。制川乌,味辛、苦;性热;归心肝肾脾经;用于风寒湿痹、关节疼痛及麻醉止痛等方面。”

    “说重点!”李胜祖有些按捺不住他那急躁的心情了,有句潜台词他没有说出来,这些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需要你这么一个小后生来科普这些知识么?

    川乌是有毒的中药,炮炙不得当,那可是要吃死人的。所谓内干无心和内无白心,这都是炮炙的专业术语。新鲜的川乌选取出来之后,晾干到川乌内里都干燥没有湿润,这就是内干无心。而内无白心则是指水煮的时候,制川乌采用的就是水煮法。沸水烧煮4-6个小时,这时候选大个的出来切开,川乌内部没有白心,这就算是炮炙基本完成了。

    高山此刻却是直接道:“程老,要不我来炮炙一下试试?”

    程老顿时一愣,川乌的炮炙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光是晾干,水煮,再晾干至六成左右……可程老却是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既然高山敢这么说,那应该是有成的方法。

    程老点头道:“行啊。我也很想看看,你是怎么炮炙的。”

    说到这,程老停顿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问道:“有些唐突了,高山同学,我们可以观摩么?”

    高山哈哈一笑:“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我们华夏的医学就是这么一步步没落的。各个流派,甚至是不同的药号都有自己独门秘诀、祖传秘方等等。正因为这种敝帚自珍的想法,才导致了中医的传承逐渐的衰弱。我的医术没有什么不能看的,也没有什么不能学的。”

    “好!”程焕真很是激动,直接竖起了大拇指。人都有些颤抖:“就得如此,有你这样的中医后继人才,何愁中医不兴!”

    高山不再说话,而是直接从旁边拿出来了一些新鲜的川乌。拿在手中,掂量掂量着。高山就现了不同之处。如今的中药材,普遍都是人工种植。可程老这里的却跟外面的有着本质的区别,无论是色泽、质地还是其他方面,一对比就能现这些药材的不凡之处。竟然都是纯天然野生的中药材。

    接下来,高山却是直接开始升起了炭火。将所有的新鲜川乌开始炙烤起来。李胜祖看到这一幕,就直接摇了摇头,脸上闪现出了一丝不屑,表情有些轻视。胆子太大了。没见过这么胡来的。中药炮炙这可是流传至今的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每一种药材的炮炙那都是极有讲究的。虽然炮炙的方法有很多。可从来没听说制川乌是这么制的。这么乱来,那可是要吃死人的。

    高山的手法很快。可以用眼花缭乱来形容。这些新鲜的川乌在炭火的炙烤之下,在高山的翻动之下,犹如是在进行烧烤一般。很快就散出了阵阵的气味。表面也逐渐变得焦黄起来。

    紧接着,高山却是直接将这些川乌用一个容器装着,用保鲜膜密封起来。然后放进了旁边的冷冻冰柜里面,容器四周甚至是保鲜膜上面都放置了许多的冰块。

    “程老,这不是胡闹么?我就没见过这么炮炙制川乌的。这能入药么?”李胜祖终于忍不住低声的埋怨起来。

    程焕真内心也比较震撼。可还是忍住了。抬手道:“胜祖,稍安勿躁。你的心乱了。中医传承五千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谁能说我们的炮炙方法就是唯一?”

    声音虽小,可高山却听得清清楚楚。修炼了太初养生经之后,高山的身体素质也在逐渐的转变。更何况李胜祖压根就没有想着避讳他。也不怕他听到。

    高山心中也有些感慨。程老的这种气度令人佩服。难怪别人能成为南程北周之一的中医大师。

    其实医门传承里面并非是用冷冻的方法。传承里面的炮炙方法,都需要气术来进行配合。高山现在的修为不够,就只能用现代的方法来辅助了。等到川乌降温到了常温水准之后。高山这才拿出来。接下来的炮炙跟程老的就差不多了。都是水煮几个小时。

    一直到了下午,高山这才完成了整个的炮炙,看着眼前的制川乌,色泽上要比一般的制川乌少了一些绿褐色,多了一些金黄的质地。气味上也要比一般的制川乌平和许多。

    程老拿起一块切片,舌尖轻触,微微尝试了一下,皱起了眉头道:“高山同学,我怎么感觉这制川乌的毒性要更强。”

    这话立刻就让李胜祖眼前一亮,直接道:“程老,我就说这么做不行吧。制川乌的目的就是去除川乌的毒性。现在这个制川乌毒性强烈那还怎么用啊。”

    高山却是不急不慢道:“程老,李老师说的其实就是我想要说的。既然是毒药,那就得要以毒攻毒。制川乌的毒性减少我反而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只不过现在的中医在配伍上,在方剂上没有更好的调和办法而已。”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现在的中医都不会用药么?高山你太狂妄了。”李胜祖顿时就怒了。他是一个纯粹的人,对中医充满了敬仰。高山的话语无疑是触及到他的底线了。

    可是,程老此刻却是眼前一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激动的看着高山,哈哈大笑着道:“我明白了。我明白是什么原因了。难怪我们后来从不少考古现场,包括善本孤本里面现的古方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之前我们都认为是药方的问题。现在看来,这是药材的问题。”

    说到这,程焕真突然热切的看着高山,道:“小高,你这是古法炮炙么?你这个能够教给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