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28章 药不是这么做的
    能看得出来,眼前这个江总别看年纪也就三十出头。可绝对是实力强悍,否则也不可能在大富豪这种场所横着走了。

    可他这话却让所有的技师都惊讶得张大了嘴巴。没听错吧。这小子竟然这么厉害。江总这种如此难以说话的人都要包他。这是要财啊。

    刚开始挤兑李朝康的那个技师,脸上露出了尴尬,刚刚还在说这些大学生不行呢,现在就被江总给直接羞辱了。如此苛刻的江总都被折服了。还敢说这些大学生不行么?

    还有些不忿的技师更是低声道:“真是走狗屎运了。”

    江总或许也知道有些唐突了。可他那肥厚的双手还是紧抓着高山不放,笑着道:“兄弟,你这手法厉害。我江大光做过的按摩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我这一身刀伤,那可是折磨得我欲仙欲死啊。你这手法牛逼。我现在感觉浑身都轻松。我就认定你了。”

    说到这,江大光转头看着经理道:“胡经理,赶紧的,给我重新开一个卡,就我这兄弟专属的。先冲三十万吧!单价就按照理疗价格最高的算!”

    三十万!还是单价最高的算。整个技师休息室的技师们都露出了羡慕的眼神。大富豪以纯中医推拿按摩、针灸理疗为主打。高山他们可能不清楚,可技师们都知道。理疗价格最高的单价那可是5ooo一次。三十万也就是6o次而已。

    而且,按照大富豪的规矩,如果是江大光这种指定的,充卡到账就可以直接给技师分成。三十万的话高山就能拿到接近二十万的收入。这……旁边一个技师小姐姐有些感慨:“还是读书好啊。早知道我就该多读书。”

    经理也有些懵了。江大光可是出了名的难搞。关键这人哪怕在整个东河市也都是属于那种有钱有势的。还不能得罪了。没有想到…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么?

    江大光眉头一皱,道:“胡经理。怎么着觉得我江大光出不起钱么?”

    此刻,没等胡经理回复,高山站了出来,道:“江总,不好意思。我也就是做今天这一天。以后我就不在这边了。”

    “不是吧,老大?你这就走了?”唐吉德吃惊的问到。

    不仅仅是唐吉德,李朝康、王德才还有那两个妹纸,也都望着高山。不是说要熟悉穴位和经络么?这就一天?确切的说,就半天时间吧。难道是准备退学了?

    高山点头道:“嗯,不想学了。所以就不做了。”

    这种淡定,这番对话,也让江大光迷茫了,看着高山道:“兄弟,你不是这里的员工啊?那更好。以后我请你当私人理疗师。月薪二十万。”

    “江总……”高山摇着头

    这时候江大光又开口道:“好了,兄弟我懂你的意思了。的确是我江大光唐突了,以兄弟你这种神技。这都是冒昧了。那咱们加个联系方式总行吧。以后我也得知道去哪找你啊。”

    什么情况!什么意思!什么时候江总这么好说话了。眼前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无语了。月薪二十万啊。这小子家里开矿的么?竟然就这么拒绝了。

    联系方式,高山倒是没有再拒绝了。既然已经决心要离开,决心要做自己的中医诊所了。江大光这种人无疑将会是重要顾客。高山虽然不至于见钱眼开,可也不会拒绝。毕竟自己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

    ……

    等高山回到中医研究院的时候,李胜祖已经早早的等候在了大门口。阴沉的脸色,严肃的面容已经证明——他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

    没等高山说话,李胜祖就直接道:“高山同学,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想要退学吗?”

    高山很是平淡,看着李胜祖道:“李老师,我想找程老谈一谈。”

    李胜祖盯着高山,看着高山那淡定从容的样子,半晌都没有说话,他李胜祖自认育人无数。向来以严格和苛刻著称。在中医研究院这么些年。对中医的后续人才培养和中医的研究也颇有心得。可现在,他有些没底了。他有些看不透高山。尤其想到昨天刮痧的事情。李胜祖事后特意去查看了一下,凭心而论他自己都做不到高山那么完美,这小子有些邪门了。

    李胜祖没开口,只是默默的转身走去。从研究院的大门往里,穿过了一个花园之后,在一栋两层的古典小楼前停了下来。

    刚到这里,高山就为之一震。扑面而来的药香之气。这是麝香、大黄、党参、土鳖、蜈蚣、甘草的味道。

    古有闻香识女人,而高山在闻到这些药香之气的时候,脑海里也冒出了一个个中药材的名字。

    推开门,是一个数十平米的宽阔大厅。靠着墙壁是一排排的精致药柜。在大厅的中间,摆放着铡刀、药杵、小石磨等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器具。而此刻程焕真正在蒸煮着什么。

    程焕真仿若是知道高山来了一样,头也不回。直接道:“来了,坐一坐吧。这是第一次见到中药炮炙吧。中医药展数千年到现在。以前的中医药是不分家的。如今却逐渐变成了医是医,药是药了。殊不知,这是中医的一种悲哀。”

    这话,高山却是无比的认可,医药从来都是在一起的。尤其是中医,如果能亲自炮炙药材,无疑能对药材的药效理解更为透彻,在用药方面也能更加的精准和周全。

    程焕真继续道:“如今的中药炮炙大约分了怀药流派,樟帮、建昌帮、京帮、川帮等这些。所用的手段无非就是炮、烯、博、炙、煨、炒、煅、炼、制、度、飞、伏、镑、搬、晒、曝、露十七种方法,即称雷公炮炙十七法。如今的技术都是从这演变而来……”

    程焕真犹如是自说自话一般的侃侃而谈。高山此刻却是上前一步,道:“程老师,这药不是这么炮炙的。”

    “高山!”李胜祖听到高山这话,立刻就呵斥起来。脸上也露出了愤怒的表情,这小子太大胆了,太过分了。李胜祖沉声道:“高山,你懂什么?程老炮炙中药多年。哪怕就是当代的川帮传人都不敢说什么。你知道什么是中药么?”

    反倒是程老反而没有半点激动和反应。甚至连头都没回。无比平淡道:“胜祖你别急躁,我倒是想听听,到底哪里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