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2章 返回东河
    在陈警官的见证之下,随着双方签署了调解协议书。五万的现金也直接给到了高庆国的手中。

    当天中午,庆德市电视台的新闻上就播放了这一则新闻。曹天赐显然把那正义感爆棚的女记者给得罪了。不仅仅是今天的画面,昨天曹天赐母子的那些丑陋嘴脸也都一点不落的播放了出来,可想而知,曹天赐母子两人算是出名了。以后谁敢跟他们玩啊。说不定就被讹上了。

    这些已经跟高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家里老式的八仙桌旁边,看着父母一脸欣喜的看着调解书,看着父亲那如释重负的样子。高山心中也说不出的开心。

    这几天下来,父亲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那种背负了冤屈却还要损及家人孩子的精神压力,更是让高庆国喘不过气。现在好了。不但没有亏钱,反而还得到了赔偿。

    黄秀兰也露出了开心的神情,说:“这家人实在是太可恨了,尤其那老太婆。看着也就普普通通的样子,没有想到竟然是这种人。要我说啊。别说两三万了。五万十万的赔偿给咱们都不算多。”

    高山看着父亲的样子,说:“妈,你看你这话说的,真要那样,咱们不就跟他们一样了么?放心好了,儿子现在学医有成了,你们就别去城里卖菜了。以后就安心在家享清福。”

    黄秀兰听着高山这么一说,也开心的笑着说:“就是,不说了,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全部都丢了。说些开心的事情。老高,我就说还是我家山伢子厉害。这书没有白读。”

    就连一向深沉的高庆国,此刻也是满脸的笑容和满意,点头道:“嗯,小山这学医的路子算是走对了。这次要不是小山,咱们家恐怕就惨了。多少钱都不够赔啊。”

    说到这,高庆国正色道:“小山,这次的事情耽搁你实习了吧,既然事情解决了你就回去吧。以后我也不去城里了,就在镇上卖菜了。这人啊,以后我可是不敢再扶了。”

    看着自己老伴这一脸唏嘘的样子,黄秀兰白了高庆国一眼,笑着道:“你啊,就你这老好人的性格,你能不扶?以后你该怎么还是怎么?不过还是得留个心眼,别像这次这般,再被人讹了连个证人都找不到。”

    父母都开起了玩笑,这说明老两口算是从这档子事情里面恢复过来了。高山也笑了,他的要求不多也没有什么大的志向。家人平安,自己能当个好医生。那就足够了。

    高山随即也笑着道:“爸妈,昨天那按摩怎么样?效果不错吧。趁我还在家里,今天再给你们做一次如何?”

    高庆国看了看天色,犹疑道:“你明天还要赶路呢,要不别做了吧。”

    黄秀兰倒是很看得开,直接道:“你不做我做。咱儿子给我按摩,有啥不能做的。你没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么?以前我这腰,弯下去就直不起来。今天我感觉好很多了。整个人都有精神了。”

    “那不行。”高庆国顿时就不答应了。挤开了黄秀兰。道:“你做我也要做。我早就发现了。我这胳膊今天都能往上抬高了。”

    老小老小,看着父母打趣的样子,高山也开心的笑着,道:“好了,都做。一个个的来。”

    这次的按摩,效果更是比第一次要强一些了。一方面,《太初养生经》的修为略有增长。能引动的真气也多了一丝。另外,经过昨天初次的实验,高山对穴位和经络的拿捏把握更为精准了。

    这使得整个按摩的效果远远的超过了昨天。昨天是在按摩的过程之中逐步的沉睡过去。而今天,刚刚开始不久。父母就沉沉睡了过去了。

    全套的按摩流程做完之后,全身的经络、穴位都散开了。这时候越发要注意保暖才行。要不然邪气入体反而会不好。所以高山更是细心的给父母都盖好了被子这才出门。

    又是在老鹰峡这边,老地方,老位置;一个下午的修炼下来成效也是满满的。高山的气色更好了。神采奕奕的,就连眼神都明亮清澈了许多。体内的真气也积累得更多了。如果现在再对曹天赐母子施展医术的话,高山肯定是不会那么狼狈了。

    “到哪去了,这一下午都没看到你。”高山刚到家门口,站在屋门口的高庆国就关切的问了起来。

    高山边走边道:“没去哪里,就在后面转了转。老爸,咱们这边的环境现在是越来越好了啊。”

    一说到环境,高庆国却是愣了一下:“有什么好不好的,不还是那样么?我看着也没什么变化啊。你就是城里住久了。不过,最近这些年山里的野物倒是多了不少了。”

    说着,高庆国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和高山自动汇流并行:“山伢子,家里的事情既然解决了。没什么事情了。那你就回东河吧。学习要紧。”

    父母对子女的心永远都是一样的。从来都是为孩子在考虑着一切,从来都不会,也不想去麻烦子女。除非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因为他们怕耽误和影响到了孩子的工作、学业和前程。

    听着父亲这一本正经的话语,高山微笑着道:“嗯,我正准备跟你说呢。没什么事情,我明天就回东河去了。我们医院的教授都还挺看重我的。我估计这次留在南雅附二医院的可能性很大。”

    这话高山却是在吹牛逼了。医学院几年下来,他的成绩也就是中等而已。天赋更只能算是一般。说白了,就是诸多医学生之中很普通的一个,何德何能可以让医院另眼相看。真要这样也不会被开除了。只有高山自己清楚,这话的信心来自于自己的医学传承。有了这个,高山相信自己能异军突起。

    这话不仅仅是高庆国听到了,正在摆放碗筷的黄秀兰也听到了,立刻就高兴道:“这就好,这就好。咱们家也能出一个大医生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在父母的希冀目光之中,高山随着开往东河市的大巴车远远而行。高山思绪也飘飞起来:这一次,医院会怎么处理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