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2章 家中出事
    一看名字,高山的脸上立刻就微微一笑,立刻接通道:“妈,怎么了?我这边生活得很好呢。实习也不错……”

    可高山的话语没有说完,他就主动的停了下来,脸上更是露出了焦急和凝重。道:“妈,你哭什么啊?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了吗?别急,你慢慢说。放心吧,一切都有我呢。”

    电话这边,高山母亲黄秀兰哽咽哭泣的声音在高山的安慰之下逐渐的缓和了不少,可还是哽咽着道:“山伢子,你…你还是回来一趟吧。你…你爸被警察抓起来了。说是他撞了人……”

    撞了人?被抓了?这话立刻就让高山紧张了起来,整个脸都绷紧了。父母是高山最为在意的人。此刻一听到黄秀兰的话语,高山也有些不淡定了,来不及细想,直接就说道:“妈,你别急。我马上就回来。”

    对面的黄秀兰听到高山的话语,明显是松了一口气,连连应声道:“好、好、好!儿子,妈在中心医院门口等你啊。”

    家中出事,高山整个人都懵了。刚还在为自己得到了这神秘莫测的医门传承而激动兴奋呢。这一个电话犹如一盆冷水泼下,顿时就让高山整个人冷静了下来。传承不代表什么?这就好比是一个婴儿得到了一个全世界独有的图书馆一样。纵然可以让他有成为人上人的机会。可这却需要自身的努力才行。

    连医院都没去,高山回租住的地方拿了钱包行李就直接赶往了车站,随着大巴车启动,高山的心这才算是平缓了不少。

    高山老家在定南省距离东河市大约一百五十公里左右的庆德市。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当高山刚到庆德市中心医院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年约五旬的妇女蹲守在了医院的大门口。

    这就是高山的母亲黄秀兰,因为长期劳作和辛苦的原因,黄秀兰虽然才四十五六的年纪,可看起来已经如同五十多岁的老年人一样了。

    子欲养而亲不待。以前的时候高山从来没有觉父母老了。直到此刻,看到母亲略显无助的目光,甚至因为这种大事而有些惶恐、茫然的样子,高山顿时就有了一种想哭的感觉。

    “妈!”高山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迎上去,低声喊着。

    黄秀兰立刻就站了起来,一看到高山,原本紧张而胆怯的心情一下就放松了许多,急切道:“山伢子,你总算是回来了。这可怎么得了啊。你爸都被抓了呢?你说能不能去看啊。会不会放出来啊。”

    高山搂着黄秀兰的肩膀,拍着老妈的后背,尽管高山也有些没有着落,也没有底气。可还是安慰着道:“妈,你别担心。我没听说车祸还要扣押人的。那些都是特大车祸。您别着急,跟我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随着母亲黄秀兰的话语娓娓而来,高山的面容也从最开始的担忧逐渐的变成了愤怒。

    他已经听得明白了,这就是一个现实版的扶不起的问题。高山也纳闷了,老爸高庆国平日里也就骑着三轮车去菜市场卖卖菜而已。就那车,就自家老爸那种稳重厚实的性子。不喝酒、不抽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出车祸撞人呢。

    听到这,高山就直接安慰着道:“妈,你别担心了。没事的。不会有事的。爸那是去交警那边协助调查去了。不是被抓了。你放心吧,我现在去交警队,我爸很快就会回来了。”

    黄秀兰点了点头,可脸上还是写着担忧:“山伢子,你自己小心啊。这家人可凶了,我听说这老人的儿子就是当地出了名的混混。这下可怎么得了哦。”

    高山一听就皱起了眉头,难怪会讹人了。原来根子在这里呢。嘴上高山也还是安慰着道:“妈,没事的,我们去看看病人吧。”

    作为整个庆德市最大最好的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庆德市中心医院的生意很好。伴随着消毒水的味道,整个病区的走廊上都摆满了床位。

    饶是如此,这老太太住的却是骨伤科的单人病房。高山看到这就皱起了眉头,作为医生,高山是非常清楚的。像是这种单人病房不论是医保还是商业保险都不报销的。很显然这家人是把这钱放在了自家的头上了。这是属于典型的用别人钱不心疼。

    此刻黄秀兰也低声道:“我听说这单人病房光是房费一天就要一百四呢。再加上什么治疗、检查这些七七八八的费用,一天下来就是一两千,这怎么得了哦。你爸这个缺心眼的。扶什么人啊。这下被人讹上了吧。”

    高山还没回话呢,旁边就传来一个公鸭嗓的声音:“喂,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赖上你,撞了人还不承认是吧!我妈好好的,竟然被你们撞成这个样子,看我不搞死你们全家!”

    顺着声音望去,一个穿着花里胡哨短袖衬衫,隐约还露出身上纹身。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男子一脸不忿的迎了上来,那张牙舞爪的气势,给人一种不好惹,马上就要打人的感觉。

    这要是换在得到传承之前,高山说不定也就怕了。可如今的高山有着传承在手,心中有了一个最为坚实的依仗。所以显得十分的平静,冷眼看着对方:“我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吵架的。你要是敢动手,我就让我妈也躺着。住院的钱我也不出了。至于是不是讹诈,你们心中有数。警方也会有他们的判断。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

    “狗杂种!你胆子不小啊。敢这么跟我说话,知道老子是谁么?”花衬衫愣了一下,立刻咆哮起来。

    高山眉头一皱,此刻他很想从包里拿出回来之前购买的银针,按照那传承之中几个神奇的针灸之法,给眼前这垃圾来上那么几针。治一治这嘴巴臭的毛病。骂人不骂娘、打人不打脸;花衬衫当着高山的面骂这种话,这已经触怒到了高山了,高山毫不示弱直接道:“你以为你是元还是明星?是个人就得认识你么?还有,狗杂种骂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