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四十八章:家人是需要陪伴的
    最近从平口传来了一个不小的消息,一直在那附近游荡的那一支盗匪被剿灭了。领头人被杀死,大部分的人不能够再用刀,还有一部分人各自逃窜去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让人不能再用刀,这样的手笔让人忍不住想到了那个西行的女剑客西行寺,事实上这件事也确实是她做的。

    不过,盗匪的领头人被杀死,这应该是传闻中西行寺第一次杀人。而且,她杀人的手段极为残忍,盗匪头领是被一刀两断的。字面意思,也就是整个身体被人斩成了两半。

    人的身体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脆弱,要做到这种程度,需要很大的力量,难以想象这会是一个女剑客所为。

    更不要说传闻中那个叫做西行寺的女剑客用的是一把生锈的铁刀,根本就不锋利,说是钝刀也不为过。

    总之随着这样的消息,西行寺的剑术也被人们大为夸大,甚至开始有人说,西行寺的剑术真的是传承于妖魔。

    额,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消息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准确。

    ···

    秋天有一些冷,迎面吹来的风都已经带上了一丝寒意,但秋天,也是郡沪最动人的季节。

    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郡沪那满城的红枫。

    每到秋天的时节,城外的山林,街道的路旁,人家的小院里到处都是红火的枫树,枫叶就像是秋日到来的足迹,落在目光可及的每一个地方。

    这样的郡沪,也无愧于被人们称作红枫之郡。

    初和樱子走进郡沪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不是建筑,也不是人群,而正是那四处落下的枫叶,很难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樱子看到的是美景,初看到的却是一些别的东西。

    落下的枫叶,就像是在流逝着的生命一样。

    有关于生命的流逝,初大多都是在尸体上感觉到的,但是几天前她在另一个地方感觉到了这一点。

    还记得樱子在平口时戴在初头上的白花吗?

    初将它收了起来,保管着,直到有一天,她现了白色的花朵渐渐枯黄,衰败。

    那时她感觉到,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像是她身上的罪恶那样可以一直存在,似乎越美好的东西,就越脆弱。

    为什么呢,她想,难道美好的东西不值得一直存在吗?

    她将白花夹在了她日记中的一页,也许有一天她会找到答案,也许,会有那么有一天。

    “好美啊。”

    樱子仰着头望着这红枫之中的城镇,感叹道。

    她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伸出了一只手,小心地抓住了身边初微凉的手掌。

    少女笑着说道:“初,陪我逛一逛吧。”

    她知道她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无论能不能杀死地藏,她都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初看着少女,在她看来少女同样美好。

    但是她突然有些害怕,害怕少女同样脆弱。

    不过,她没有来得及多想,就已经被红着脸的少女拉着,走进了飞舞着的红叶中。

    街道的角落里,一个人无声地看着两人走远,退身离开。

    除了红枫之外,郡沪也是一座很美的城市,古风古韵的建筑,穿过城市潺潺流动的河流,还有河上的石板小桥。

    樱子挽着初的手,初撑着伞,两人漫步在枫叶里。如果这不是一条复仇的路,想来应该会是安宁祥和的。

    路上樱子和初说了很多的事情,说了她喜欢抽烟的父亲,说了她喜欢笑的母亲,说了她喜欢着的田野,说了她喜欢着的青蛙和蜻蜓。

    她说最开始,她长大以后想要做一个稻草人,这样就可以一直守在家里的田地里,不让飞鸟来偷吃了。哈,那应该是她很小的时候想的事情,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她想以自己的办法保护自己的家。

    后来,她想长大以后做一个住持,就像是老和尚一样,替世人祈福。每天敲响那日暮的晚钟,呼唤人们回家。那应该是她在清心寺的时候所想的,那时的她还想过,不如就平平淡淡的那样度过一生也很好。

    可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樱子和初一直走了很久,应该是绕着郡沪走过了一圈,从午后走到了黄昏。

    那一天,樱子总是在笑,在老和尚死后,初很少见到樱子这么开心了。

    可是对于樱子来说,那真的是开心吗,可能她只是想要做出一个尽量好的告别而已。

    在走过一座小桥的时候,樱子停下了脚步,站在桥边,她看着水面里自己和初的倒影,对初说道。

    “初,一直以来,真的谢谢你。”

    初沉默了一下,在她看来樱子不必道谢。

    “这是我的任务。”

    她说道,因为这是任务,她会完成樱子的所有要求和愿望。

    一片枫叶落在水面上,在水面泛起了阵阵波纹,将两人的倒影扰乱。

    倒影里,樱子的脸上带着微笑。

    “对于你来说或许这只是任务,但是对于我来说,你是我的家人哦。”

    “家人?”初微微地侧过头来。

    “是啊。”桥上,少女对着使者说道。

    “心意相通的家人哦。”

    从某一种角度上来说,在契约的作用下,两人确实算得上是心意相通。

    但是这一次初明白,樱子说的并不是这个意思。

    秋日的天空下,风吹着郡沪的红枫出沙沙的声音。

    “樱子。”风声里初轻声说道:“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道歉呢。”樱子问道,她勉强着自己笑着,颤声说道:“你不用道歉的啊。”

    她明白的,这只是一次任务而已。

    她也明白的,很多事,只是她自己多想了而已。

    可是这时,初却说道。

    “作为家人,不能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对不起。”

    初的声音依旧那样平淡,带着一点沙哑。

    或许这也是樱子的父亲与母亲,曾经想对她说的话吧。

    一滴眼泪从樱子的脸颊滑落。

    她想擦掉,却怎么也擦不干净。在眼泪中,她笑着,笑得很幸福。

    “没关系的,我明白的。”

    少女哭着说道,这样就够了。

    只是所有的家人都不在了的时候,她会觉得有一些孤独而已,真的没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