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三十章:学好基础这很重要
    第二天的清晨,雨停了。

    路面积蓄着水洼,路边的草丛里露水从草叶上滴落。天蓝叶青,一两只昆虫在浅草里鸣叫,春天一切好像都是那么生机勃勃。

    可惜寺庙的门前,有两人却不是那么能够融入这一片环境里。

    初靠坐在墙角,樱子躺在她的怀里,看起来应该是已经睡过去了。

    女孩轻浅地呼吸着,胸口微微起伏。她紧蹙着眉头,可能是做了什么并不好的梦吧,手一直抓着初的衣角不放,就像是担心一醒来初就会不见似的。

    初不想吵醒樱子,所以已经保持着这个姿势一个晚上了,一直没有动,幸好她的身子不会麻,不然到现在恐怕就快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了。

    “吱。”

    寺庙的大门被推开,老和尚走出了门外,他看向门边。

    看到了还坐在那里的初和樱子。

    初横过视线看了他一眼。

    老和尚笑了笑行了一礼,低头下拿起了地上他昨天送来的饭盒。

    看着原本包裹着饭团的青叶被分成了两半,他的眼中露出了一些欣然,向初问道。

    “昨天的这个饭团你们是一人一半的吗?”

    初不知道和尚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淡淡地轻声回答道。

    “嗯。”

    “这样。”老和尚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是流浪来的吧?”

    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万幸的是时间带给他的除了年迈的身躯之外,还有丰富的阅历。

    看初和樱子的样子,他就基本猜到了她们的处境。想来是路过的流浪者,无处定居,才会饥寒交迫地在寺庙前避雨。

    “是。”初没有多做解释,她和樱子两人目前也确实算是流浪者没错。

    老和尚的眼睛里带着一些追忆,拿着饭盒看了一眼寺庙门前牌匾上的字。

    他好像是考虑了一会儿,神情舒展了开来,对初说道。

    “如果你们无处可去的话,这个寺里还缺两个人手打扫,你们可以考虑一下。”

    说罢,他背着手敲了敲自己的背,走回了寺庙中,但是这次他没有关上门。

    初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抱起樱子,走了进去。

    ······

    清心寺是一个不大的寺庙,整间寺庙加在一起也只有六个房间。一间佛堂,一间禅室,一间主居,三间客房。

    再算上厨房、小院、菜圃之类的地方,不算小,但是相比于其他的寺庙就显得相形见绌了。

    这个寺庙里只住着老和尚一个人,他是这里的主持,同时却也是这里的杂事僧。

    听他自己说,他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十年了。

    有关于清心寺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它的佛堂里没有佛像,那里只有一个空空的坐垫,坐垫的前面焚着一支淡淡的香。

    这使得这个寺庙从来都没有什么香客,自然也没有什么香火钱,老和尚每日的饭食都是他自己在菜圃里种的蔬菜。

    初和樱子暂时在寺庙里住了下来,老和尚没有问她们的来历,也没有问她们的身份,只是让她们负责每天寺庙的打扫。

    这并不是一件重活,这间寺庙很少会有什么脏乱,每天要做的事情也只是扫一扫门前的落叶而已。相反的她们却可以得到一个住所,和温暖的食物。

    这里是一个很好的住所,安静宜居,不会被人打扰,老和尚除了照顾菜圃之外,几乎一整天都坐在佛堂里诵经。

    没有什么不好的,唯一缺少的只是一些烟火的味道而已。

    樱子并不会在意自己住在哪里,她只想着练好剑术,亲手杀死自己的仇人。

    除了这个念头,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她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在那天被那一把火烧干干净净了。

    初自然也不会在意自己的住处,对于她这种习惯了躺在尸体旁边休息的人来说,能有一个干燥温暖的居室已经是难得的奢求了。

    第二个早晨,樱子就开始让初教自己剑术。

    早晨的阳光温暖,老和尚早早的起床煮了一壶茶,坐在小院的旁边享受。

    喝茶也许是他一天中唯一享受的时光,他喝茶的时候总是带着沉浸其中的微笑,捧着那温热的绿色茶汤坐在木质的地板上,仿佛他就是一棵老树,享受着天赐的甘露。

    院子里,初和樱子站在一起,手里都拿着一根木棍。

    这是初从柴房里拿出来的,简单地调整了一下,做成了大小同剑差不多的棍子。老和尚倒是没有指责初这种浪费柴火的行为,反正浪费了,现在的木柴也是由初去砍的。

    “樱子,我会先做一次,你看好。”初没有称呼樱子为召唤者,因为樱子说让她直接称呼名字就可以了。

    此时的初正在为樱子演示最简单的剑招,实际上她本身也并不会什么所谓的剑术,但是她很会用剑,剑对于她来说就像是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可以随意的驱使。而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也只是因为她常年不断的使用而已。

    所以她教樱子的办法也很简单,一遍又一遍地练习最基本的东西,直到能够完全掌握为止。

    这是一个很笨的办法,但是如果真的经过无数次练习,它也能够成就一个剑术大师。

    当然,初也不是什么东西都教不了,她能够交给樱子最正确的用剑方式和动作,这能够让樱子少走很多的弯路。

    她会给樱子指明方向,然后后面的路只能靠樱子自己。

    院子里,初握着木棍站在樱子的面前,目光突然变的锐利了起来,看着前方,手中的木棍在一瞬间刺出,带动了风声,带动了尘埃,也带动了气流。

    “呼!”风声一紧,木棍直直地停在了初的身前,一剑刺完,剑带出的风轻吹起樱子的头,卷起初的衣角,地上的尘埃缓缓落下。

    这一剑初已经尽量的放慢了度,为的就是能够让樱子看清,不然以她全力的刺击恐怕这四周的气流都会翻旋不止。

    就算是这样,樱子还是被初的一剑吓到了,那天她见过父亲和那个刀客的剑术,远不及初快也远不及初的锐利。

    如果让初帮自己复仇的话,会很简单吧。

    但是很快樱子就抛弃了这个想法,握紧了手里的木棍,她要亲手报仇。

    坐在院子边喝茶的老和尚也惊讶地看着初,他一生也见过几个剑客,但只凭初的这一剑,就足以过他见过的所有人。即使他不是很懂剑术,也能够看得出初的不凡。

    谁能想到呢,一个雨天来躲雨的流浪者,会有这样的剑术。

    老和尚无奈地笑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默默地低下头喝了一口茶。

    佛曰不惊不扰。

    嗯,今天的茶煮的也很不错呢。

    樱子模仿着初的动作开始练习,她从没有学过剑术,一开始总是很别扭。但是她很刻苦,甚至到了过分刻苦的地步。

    从早晨一直到中午,再一直到傍晚,她几乎没有停下来休息过。

    等到老和尚从佛堂里诵完经书出来的时候,樱子还在院子里刺着一剑又一剑。

    她的手腕已经红肿,握着的剑也在微微颤抖,手掌已经磨破,但是她还是没有停下。

    初坐在一边的院子里,静静地看着,没有阻止。

    或许在她看来,剑术就应该是这样练习的吧。毕竟她练习剑术的时候,失误了就是死了。